【安卡】非典型灵魂互穿

霜天七实月:

*1500fo点文,安卡互换身体 
*模特安和设计师卡 
*无逻辑爽文,ooc我滴 


*我陈恳的道歉,不小心把点文那一页删掉了,只知道有哪些梗,谁点的找不到了,麻烦自己认领一下,鞠躬道歉【土下座】


*目录






卡米尔伸手拍了安迷修一巴掌。 
安迷修看起来有点委屈,他眨巴眨巴眼睛问卡米尔:“为什么要打我。”言语间还带着点被始乱终弃的凄凉感,而卡米尔很冷静:“你不觉得哪里不太对吗?” 
安迷修歪着头看了卡米尔一会,突然恍然大悟一样的一拍掌:“好像是有点不对,你拍我那一巴掌太自然我都没反应过来。”说完他理了理领子,咳嗽一声:“卡米尔,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还整容成我的样子。” 
他才说完话就被卡米尔再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安迷修捂着脑袋更加委屈了:“所以你…”卡米尔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没发现我们两个互换身体了吗?” 
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打量自己全身上下,突然笑了出来:“卡米尔,你这么矮啊?”卡米尔他觉得他这个时候他应该生气,但安迷修笑得真的毫无芥蒂,好像只是随口一说,并且发自真心的感叹这个事实,让他就算有气也无处可发。 
只能不高兴的微微鼓起腮帮子瞥他一眼,把头转到另一边去了。安迷修似乎没意识到卡米尔为什么生气,他还兴致勃勃的用手揉捏卡米尔的脸颊,笑得一脸纯良:“原来我长得这么好看啊。” 
卡米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在面对这种灵异事件时还能这么冷静,而安迷修却是伸出手揉平了卡米尔眉头的褶皱:“卡米尔你别担心啦,我们也找不到解决办法不是吗?”卡米尔看了他一眼,明明是自己脸,但里面换了个灵魂整体气质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卡米尔的气质是那种清冷的,像是一副用水墨勾勒出来的山水画,一派清远寂静。那么安迷修就是用柔软色彩勾勒出的水粉画,明丽又温软。 
就像现在的卡米尔,安迷修硬生生把清冷硬朗的眉拉出一个柔软的弧度,微微垂下——卡米尔从来没见过这么平易近人的自己,说不惊讶是假的。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半小时他们就该上班了,所幸他们今天好像都没什么事,卡米尔更是只要坐一天办公室就结束。 
于是卡米尔直接把安迷修从床上拉了起来,甩给他一堆衣服,看着安迷修抿着唇一副不满的样子,卡米尔请咳一声:“没办法,我是设计师肯定比你们模特更在意形象。” 
安迷修歪着头想了一会接受了卡米尔的解释,也没多想直接在原地开始脱衣服,却被卡米尔拦住了,安迷修脸上是显而易见的迷茫:“卡米尔这就是你的身体,你为什么还在害羞?”卡米尔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虽说安迷修说的也没错,但卡米尔就是觉得不该这么简单接受这个状态。 
卡米尔转身快步离开房间,把门拉上,声音有些不了察觉的尴尬:“好了,你快点。” 

等到他们两个赶到的办公室的时候,时尚界领头羊——盗海,已经开始了它一天的工作,办公室人来人往,楼道里回荡的都是鞋跟踏在地面的声音。 
安迷修花了好一阵子才找到卡米尔的位置,坐下来就被旁边的安莉洁就敲了敲隔间的玻璃,一个头从顶上探了出来:“卡米尔早上好!”安迷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要露出一个笑容回复,然而只是拉扯开一个弧度,就硬生生的僵在脸上。 
好像卡米尔平时是不爱笑的,那么卡米尔式的打招呼是什么?安迷修想了想,想不出正解。倒是安莉洁先发现了些许不对,她拉起安迷修的领子让他把耳朵凑过来:“你不是卡米尔吧。” 
说完也不管身体瞬间僵硬的安迷修,直接送开领子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才恍然大悟的拍掌:“你是安迷修吧?那种招牌式的傻笑,还有你的穿衣风格。”她又上下打量着,耸了耸肩:“也就你能把性冷淡风穿出一种休闲风的感觉了。”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低下头讪笑着,安莉洁让自己的思维继续发散下去:“所以现在你的身体里呆的应该是卡米尔?唔,灵魂互换这种事情也算是灵异了。”最后表情有点埋怨:“你们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说一声。”安迷修只能打着哈哈试图把这件事情一笔带过。 
安莉洁坐回椅子上,拿着笔随手画了几个图样,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再度凑过来:“对了安迷修,我忘记告诉你了,今天你们有突发任务。”安迷修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当然没忘记现在在他身体里的是谁,相比起他的着急安莉洁却是淡定多了。 
“安迷修你着急什么?”安迷修皱着眉头:“卡米尔是设计师啊,他会吗?就是模特的那些。”安莉洁用像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一眼安迷修:“你别说,他真会,而且今天的主题是简约风,可能卡米尔比你更合适。” 
就算安莉洁这么说了安迷修还是不放心,低垂下眸子可怜兮兮的希望安莉洁带他过去,安莉洁本来就拿卡米尔没辙,安迷修又是这般作态。 
安莉洁只能把那些拒绝的话全部咽回肚子里,乖乖的带安迷修去了现场,当然一路上反复警告要维持卡米尔平时高冷的作风,至于安迷修到底听进去了多少安莉洁就不清楚了。 

事实上,安莉洁说的没错。 
卡米尔不仅知道怎么做模特,他做的还很棒,而他和安迷修也一样,身上具备着一种特质,能够把一切风格的衣服穿成性冷淡风。 
现在也是这样,明明用了圆角的设计,舍去了衬衫中冷感的部分,但穿在卡米尔身上就是有一种清冷的感觉,这种感觉从微微上扬的眼角,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垂下的修长的手指,下意识收紧的双腿等各个细节透出。 
连安迷修霎时都愣住了,而摄影师敏锐的把握到了精彩的瞬间,咔嚓声响起时安迷修回过神来。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卡米尔,盯着他天青色的眼睛,盯着他眼底的些许深蓝——那是卡米尔眼睛的颜色。 
而摄影师走上前去,用手比划着似乎在说些什么,最后就听见卡米尔从鼻腔里挤出一个气音算是回答,就继续低下头伸手去攥衬衫的衣角,把好好的一件衬衫揉得皱巴巴的。 
卡米尔是有点紧张?安迷修歪着头想了想,先是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快步走上去连个眼神都没给摄影师就直接把卡米尔带走了。 
别说摄影师,连卡米尔都愣住了,他现在在安迷修的身体里,手长脚长的大男孩被安迷修拽着手臂连路都走不好,磕磕巴巴的跟在安迷修身后,盯着安迷修的后脑勺发呆。 
直到安迷修转身进了一个房间,进而反锁才算停下。他直接搂住卡米尔的肩膀,又因为身高不足的,不能直接把卡米尔的头摁进怀抱里略微有些不满。 
安迷修放缓声调,顺着卡米尔的脊背从上往下轻轻抚摸:“别怕,你做的很棒。”卡米尔依旧抿着唇一言不发,眼神却是死死的盯着安迷修头顶的发旋,他听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音调被刻意拉得柔软。 
“卡米尔很厉害,你做的超乎我们所有人想象得好,所以没什么需要害怕的没什么需要紧张的。”卡米尔低垂下眸子,他觉得安迷修这个人真的很犯规,别人小心翼翼藏在躯壳深处,从来不愿意暴露在阳光下的东西,他能轻而易举的挖出来,还给这些东西镀上阳光的漆,披上柔软的外袍,让你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被动的接受他的好意。 
安迷修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深蓝色的眼睛拉得狭长,弯弯的像天上的月亮:“而且你用的是被评价为天生的模特的我的身体啊,你不会再被人以身高问题而质疑水平,所以放心好吗?” 
卡米尔这才开始思考安迷修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知道他成为盗海的一名设计师以前那些被人质疑唾弃的日子。但安迷修没给他时间思考,他直接吻了上来,却不是那种想要把卡米尔吞吃入腹的吻。 
只是轻柔的,像是一阵清爽的风,覆盖在卡米尔的唇瓣上,更多的是一种心安。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卡米尔咚咚的心跳声清晰可闻,两个人都沉默着,最后还是安迷修先打破沉默。 
他放开了卡米尔,再拍了拍他的背:“好了,去吧,我在一旁等着你。”卡米尔安静地点点头,随后转身转动门把手,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撇过头伏下身子在安迷修脸颊一侧轻轻一吻。 
“我真幸运,遇见了你。” 
卡米尔离开的脚步轻快,鞋跟踏在地点的脚步声是那么的明朗,而安迷修却是呆愣在原地,半晌把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卡米尔撩了。 
但是难得见到这么主动的卡米尔,哪怕用的是他的身体,哪怕那一瞬间安迷修有点质疑自己身为攻的地位。可这是卡米尔主动的,主动的表达自己的喜欢,和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安迷修想了想,似乎没什么更多需要计较的,比起这些他准备先履行自己的约定——于是他反手锁上门,寻着卡米尔之前离开的踪迹找去。 

就像影子追随着光。 

评论
热度 ( 10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