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我不想听你拯救天下苍生的计划!

霜天七实月:

 *1500fo点文,帮人类实现愿望的星星卡 
*无逻辑爽文,ooc我滴 


*我陈恳的道歉,不小心把点文那一页删掉了,只知道有哪些梗,谁点的找不到了,麻烦自己认领一下,鞠躬道歉【土下座】


*目录






倘若有一天,你正在远望夜空。 
这时候一颗流星划过落,你会许什么愿? 

不管别人许什么愿,反正不会是这种奇奇怪怪的愿望。 
卡米尔忍不住又多看了面前人一眼,尽管卡米尔觉得这个人脑子有病,但他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说不上凌乱的棕发垂在脑后,脸上抹了蜜一样挂着化不开的温和笑容,淡青色的眼睛像是忘不见尽头的苍蔚天空。 
卡米尔想着摇了摇头,多好的一人啊,可惜脑子有病。 
他依旧拽着卡米尔的袖子滔滔不绝,卡米尔觉得有点烦了直接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唇:“我在问你一遍,你的愿望真的是拯救天下苍生?” 
他点了点头,满怀希望的望着卡米尔,卡米尔有些无语,但他是受人的愿望而产生化形的星星,不管这个愿望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惊世骇俗他都需要去帮忙完成。 
不得已,卡米尔点了点头,得到了面前人的一声欢呼一个拥抱,卡米尔僵硬的被面前人搂在怀里——说实话,他当星星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个冷情的人,而且实力也很强大,导致他这么久却没怎么和人有过身体接触。 
现在面前人的手就搭在他的手背,手心的温热透过胸腔一路传达到卡米尔的心窝,他手脚僵硬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只是木木的被抱着,半晌面前人松开了卡米尔,脸上咧出一个更大的笑容握住卡米尔的手。 
“那请多多指教了!我叫安迷修!” 

确实是需要多多指教。 
毕竟拯救天下苍生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就算是卡米尔这种修炼多年法力高强的人也没办法轻易做到,只能和安迷修商商量量的从长计议。 
但安迷修似乎并不着急,也不催促,每天除了自顾自的过自己的生活以外就是盯着卡米尔看,像是要把卡米尔看出一个洞来一样。 
卡米尔着实有点难受,你想象一下一直有个人用近乎实质的粘稠目光盯着你,无论你做什么也好,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都不会消失——卡米尔觉得他快疯了。 
终于他收不了,拉着安迷修坐下,手覆盖在安迷修的手掌上,语重心长的问他:“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安迷修眨了眨眼睛:“嗯…因为你好看?” 
卡米尔沉默了,他不是个自恋的人,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在人间界算的上是好看——所有的星星都有一副好皮囊,这其实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但被安迷修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被当做理由,卡米尔一时之间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驳了,只是思考了许久以后再问安迷修:“除了这个呢?” 
安迷修歪着头想了一会,露出一个可以说是天真无邪的笑容:“我想问问你有计划了吗?”计划?什么计划?卡米尔一头雾水,疑惑的望向安迷修。 
而安迷修把自己的手从卡米尔手中抽出来,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似乎非常兴奋:“就是拯救天下苍生的计划!”卡米尔抿着唇一言不发,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拯救天下苍生这件事,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人类都灭了——天堂也是一个极佳的去处不是,那就不需要卡米尔再考虑怎么拯救了,算是变相完成任务。 
但这样就有些偷换概念,别说对不对得起安迷修,卡米尔自己都认为这是他人生的一大败笔。 
至于难呢也是真的难,拯救天下苍生,千百年来多少人说过,真正做到的又有谁?他卡米尔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惊才绝艳之辈,只能说比旁人稍微强上一点——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命,会使用一些法术。 
但说到拯救天下苍生这个事情,卡米尔还是选择抱拳拔腿就跑,最多大喊一声告辞。 
以上就是卡米尔这些天的思考结果,基本约等于毫无进展,现在这个问题让安迷修这么赤裸裸的剥开放在面前,着实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只是卡米尔也不愿意对一个才7、8岁的小孩子说谎,支支吾吾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带过去了,暗衬反正未来还会有一次改愿望的机会。 
现在安迷修的满腔热血不过是小孩子上头的滑稽表演而已,后世也用了一个更简便的词语来形容这个情况。 
中二病。 
只不过卡米尔算是把安迷修糊弄过去了,这件事却不算完,安迷修知道卡米尔已经有了计划只是不愿意给他说,眨巴眨巴眼睛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乖乖的坐下来,依旧盯着卡米尔。 
卡米尔被看得发毛,不得不硬着头皮再度提问:“还有什么问题吗?”安迷修的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又爬上了沙发努力踮起脚尖,力图和卡米尔一样高,声音因为还没发育完全显得有些稚嫩。 
“那我能不能和你说说我的想法呀?” 
说完还用一双单纯无邪的明亮眼睛望向卡米尔,卡米尔沉默半晌吞咽了一口唾沫,认命的坐了下来,听安迷修的新一轮长篇大论。 
主题是如何拯救天下苍生。 

卡米尔有点头疼。 
好吧,不是有点。 
是非常头疼。 
他原本以为安迷修长大了,那些少不更事的想法就会被他压在心底,顶多偶尔拿出来当做笑料和童年回忆的趣事来追忆一番。 
万万想不到,安迷修这个人,性子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别人撞南墙撞个一次两次,十次百次,知道疼了总会回来。 
安迷修不一样。 
拯救天下苍生这面南墙他撞了起码上千次,撞得头破血流,撞得血肉横飞,那血腥场面连卡米尔都不忍心看下去。他从地上爬起来,挠挠头,笑了笑,又找新的路通向那面南墙,继续去撞,然后再次头破血流。 
安迷修又一份简历石沉大海,卡米尔憋不住了拉住安迷修的袖子,神情严肃:“我说真的,你要不换个愿望吧。” 
安迷修看向他笑了笑,温温和和的,像一杯温水:“那我可以换个什么愿望呢?”卡米尔微微皱了皱眉头,斟酌着语句慢慢道来:“比如…升官发财,或者找个什么都好还对你一心一意的女朋友,又或者成为名人而且永不过气…” 
安迷修打断他,语气依旧是温和的:“这些你都能做到吗?”卡米尔伸出手按住胸口,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法力,然后肯定的点点头:“我都能做到。” 
安迷修嗯了一声,回过头去依旧在键盘上打字,似乎是在准备下一份简历:“那拯救天下苍生呢?”卡米尔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我做不到。”说完垂下眸子,拉住安迷修袖口的双手也不自觉松了些力,满心愧疚不止从何抒发。 
安迷修瞥了卡米尔一眼:“是不是我的愿望没有被实现你就不能离开我?”卡米尔歪着头想了一下,点点头,疑惑的睁着一双眼睛,看见安迷修又笑了,而且是不同于往常只浮于表面的公式化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慢悠悠的开口:“那我就这个愿望,不换。” 
卡米尔有些崩溃,他站起身想要大声质问安迷修到底为什么,正好对上安迷修转过头来,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发言。 
卡米尔一下子就卡壳了,那些刚刚在腹中打好的长篇大论一下子都失去了意义,沦为一堆永远说不出口的破烂字符,像是安迷修投出的简历一般石沉大海。 
他仿佛失了全身的力气一般跌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缩成一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安迷修似乎是看他可怜,凑近他温声劝慰:“你不喜欢我吗?我许这个愿望你就能陪我久一点。” 
卡米尔像是一瞬间抓住了事情重点一样的抬起头:“不对,等等???你的关注点在于你许这个愿望我能够陪你久一点?”安迷修眨了眨眼睛,随后点点头算是确认了卡米尔刚刚说的话,而卡米尔脸上的表情狰狞了不少。 
“所以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一直以为你是真的想拯救天下苍生,每天都在冥思苦想怎么做到才不让你失望。” 
“结果你告诉我你根本不在乎???” 
面对卡米尔难得的怒火,安迷修明显有些瑟缩,他缩了缩脖子小声说:“其实也没这么不在乎…”
卡米尔直接提高音调:“你闭嘴,听我说。”“哦。”安迷修看起来有些委屈,他点了点头,听卡米尔从天光乍破说到夜影沉沦,才让卡米尔抒发完心中的不满,他最后喝了口水重新坐下来。 
“所以你就不能换个愿望吗?比如我一直陪在你身边这类的?”安迷修伸出手去给卡米尔捏肩,声音里有些不可察觉的欣喜:“可以吗?”卡米尔拍开了安迷修的手,耸耸肩:“没有先例,但未尝不可一试。” 
安迷修笑了出来,他的手指摩挲着下巴:“那我就…许一个你喜欢我并且陪伴我的愿望吧。”卡米尔有些惊讶的挑挑眉:“就这么简单?”得到了安迷修肯定的点头之后,卡米尔凑过去在安迷修脸颊上吻了一下。 
“那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 

安迷修搂着卡米尔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轻轻说话。 
他最近终于有一份简历得到了回应,成为了万千公务员中不起眼的一个。 
不过安迷修是特殊的,毕竟世界上没几个人的恋人是一颗星星,只是现在这颗星星苦不堪言,他实在是没想到安迷修哪怕到现在都没有放弃拯救天下苍生这个想法。 
他跳了起来,才思考安迷修当初许愿也许是他真的有这个想法,而不只是为了把他留在身边。 
卡米尔痛苦的捂住耳朵。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拯救天下苍生的计划!!!” 

评论
热度 ( 91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