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总生贺】【雷卡】我怀疑你瞧不起文神

霜天七实月:

*天官赐福AU,不会出现原著角色 
*是雷狮的生贺!无逻辑爽文,ooc我滴 
*武神雷x文神卡,绝境鬼王安x修道者柠 
*老规矩旧设柠檬 
*目录



“我听说你们嫌弃无定殿的速度慢?” 
卡米尔敲了一下桌面,他面前的一众武神被他的气势所压迫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做了这个行动以后才想起来。 
怕什么!他是个文神啊!我们是武神!他又打不过我们! 
有了这样的心理,一众武神又重新挺直腰杆,各个下巴扬起看向卡米尔:“对,你枉为第一文神,你的无定殿办事速度却这么慢,不该是你的错吗?”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卡米尔被他们逗笑了,眉头微微挑起,他用手撑着下巴,眯着眼睛:“既然如此,你们嫌我慢,那你们来做,或者你们找别人做,我也乐得清闲。” 
武神面面相觑,他们没找到会是这个结果——毕竟他们一开始确实只是想让卡米尔提高一些速度,但现在骑虎难下,武神各个又是一顶一的要面子,只能梗着脖子应下来。 
卡米尔很高兴,他一拍手一拂袖转身就走,直到卡米尔的背影消失在无定殿深处,才有资格武神弱弱的开口:“我们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啊…”可惜这帮子武神每一个会回答的,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讨论着怎么接替卡米尔的工作。 

雷狮有点不高兴,他赖在卡米尔的无定殿一连五天,那些武神过来聚众闹事之前也不是没去找过他的雷狮殿,只是雷狮殿上下统一口径雷狮将军不在,你们是找不到的。 
他喝了一口卡米尔倒得茶,神色间有些愤愤难平:“他们欺人太甚,卡米尔你这样不是权力被架空。”卡米尔淡定的瞥了雷狮一眼,伸手握住雷狮的手。 
“没事,他们撑不了几天的,我就当放个假。”于是站起身,手往袖子里一拢,真情实意的向雷狮提出邀请:“大哥,你要不要和我下界玩一阵子?” 

雷狮是个不怎么爱想的人。 
毕竟有卡米尔帮他做参谋,他从一开始还要自己想想卡米尔的做法是否合理,发现卡米尔从未有过失误以后也就渐渐放弃了这一过程,安心的等待卡米尔的指派。 
这也就导致卡米尔叫雷狮往东,雷狮绝不往西,不是说言听计从,只是他相信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卡米尔的决定更合理。 
那为什么不按照卡米尔说的做?省时省力还方便。 
尽管别人说这样有损雷狮第一武神的威严,说他看样子被第一文神压了一头,结果被雷狮一句:“文武神是平等的,哪来压一头的说法。”顶了回去,在武神圈里一传播,卡米尔头上又被扣上一顶大帽子,背后又多了些流言蜚语。 
但这些都不会影响到下界的卡米尔,雷狮也是同样——既然卡米尔叫他不要再担心了,那他就不会再担心,因为卡米尔必然可以自己处理好。 
下界的日子总是很快乐的,毕竟没有这么多烦心事,他们还住在一个修道者的人家里,这人叫安莉洁,是卡米尔第一次被贬时交好的朋友。雷狮见到安莉洁就凑在卡米尔耳边轻声问他:“卡米尔,她为什么还没飞升。” 
诚然,安莉洁天生就是个飞升命,卡米尔都第二次飞升300年了,安莉洁却还没能飞升这怎么看怎么不可能。 
但这就是发生了,卡米尔无所谓的耸耸肩:“她好像不愿意飞升。”所以说奇葩这个东西是群居动物,雷狮是个奇葩,卡米尔是个奇葩,安莉洁也是个奇葩,偶尔会过来做客的安迷修也是个奇葩。 

说实在的,这次下界是雷狮第一次看见安迷修。他虽说是武神,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在镇守仙京,真正出去的时间却不多,知识面连卡米尔的一半都赶不上。 
安迷修其人,是个奇葩,于1500年前从铜炉山晋升鬼王,然后缠了普通修道者安莉洁1000年,直到500年前,他才真的出名。 
出名原因也不是为祸人间,而是因为他救了一个国家的人,天界想把这个人叫过来表彰一下,结果发现是个鬼王,震惊之下才去调查。 
结果资料少的可怜,除了知道名字以外什么都没查到,卡米尔还因此又被质疑了一波行政能力。当然最后这笔账被卡米尔扣在了安迷修头上,通过安莉洁让安迷修帮他办了点事情才算完。 
安迷修看见雷狮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好奇的凑上去上下打量雷狮,然后转过头问卡米尔:“这就是天界第一武神?”卡米尔艰难的从安莉洁的滔滔不绝中抽出点空隙向安迷修点点头。 
安迷修更好奇了,他走上前一步眼珠滴溜溜的转着,然后扬起一个笑容提出问题:“那我能和他打一架吗?”这个问题是向安莉洁发起的,安莉洁把卡米尔从头到脚蹂躏一遍以后,才理会安迷修。 
“你要和他打一架?卡米尔你打过了吗?”安迷修想了想,说:“因为不能闹太大,在我们两个都用5成力量的时候打不过他,不过我的力量是指数增长他是倍数增长,所以如果用全力我应该是能打过卡米尔的,只是不算轻松。” 
安莉洁一挥手:“这不就结了,你连卡米尔都打不过,你还打雷狮?”安迷修看起来有点委屈:“我能打过…”他还想再说什么被安莉洁敲了个爆栗闭上嘴:“卡米尔可是文神,文神!” 
这句话说得卡米尔有些无奈,他笑了一下:“你们怎么都瞧不起文神啊…”安莉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眨了眨眼睛试图混过去:“就…文神的战斗力嘛…嗯。”她又在安迷修头上敲了一个爆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拉着卡米尔的手进入府邸内部。 
雷狮看得新奇,毕竟安迷修在天界一众文武神的吹嘘下,是一个比较奇特的形象,什么霸气外露横行无顾都是基本操作,而现在一见安迷修非但不霸气,反而有点像小媳妇,乖乖的还会撒娇,被安莉洁一凶就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如果不是他能辨别鬼神,雷狮还以为安莉洁才是那个鬼王。 

安莉洁拉着卡米尔坐下,才问出了她想问很久的一个问题:“卡米尔你原本不是武神吗?怎么第二次飞升变文神了?”卡米尔倒是无所谓,他熟门熟路的从安莉洁堆积如山的废品里翻出一套还能用的茶具,随手捏了个诀洗干净就开始泡茶。 
直到安莉洁把这个问题重复了一遍,卡米尔才漫不经心的回答:“就,成文神了啊。”安莉洁嘴角抽搐,一拍桌子站起来:“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不让你当武神!要不要我带着安迷修把上天庭拆了给你泄愤。” 
雷狮倒是没怎么注意安莉洁的动作,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卡米尔,看他泡茶的动作,确实是赏心悦目。卡米尔一拢袖子,把一杯茶递到雷狮面前,再递给安莉洁,坐回座位上。 
“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嫌弃文神呢?其实文神挺好的。”卡米尔越是这么说,安莉洁越是心疼,她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抹了一把不存在的辛酸泪:“你辛苦了。” 
卡米尔沉默了,他确实也该沉默,毕竟安莉洁这番自导自演的大戏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能给雷狮添了一杯茶,和雷狮并排坐着淡定喝茶。 
最后安莉洁真的要拉着安迷修就去上天庭捣乱,安迷修竟然也没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他比雷狮相信卡米尔那样还要一味服从安莉洁。 
雷狮有点头疼,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把他们拦下,卡米尔瞥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伸手覆盖上雷狮的手掌,淡定一句话:“现在上天庭是雷狮在管。” 
安莉洁刚刚迈出的腿就收了回来,还勾着安迷修的领子把安迷修拉了回来,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埋怨的看着卡米尔:“你怎么不早说,差点就给你大哥添麻烦了。” 
卡米尔垂眸不答,安莉洁也早就习惯卡米尔这副做派,见他不答也就随他去了,自己拉着安迷修说话。雷狮也不是个爱说话的性子,不如说如果不是卡米尔主动找他,一年到头他说话的次数可能屈指可数,现在他也就端着茶杯楞楞的盯着卡米尔出神。 

其实卡米尔并不是不想回答安莉洁,只是上天庭似乎面对如山一般多的公文连3天都支撑不下来,现在找了除雷狮和安莉洁以外唯一知道卡米尔通灵口令的金过来联系卡米尔。 
“卡米尔你回来吧…上天庭已经乱套了。”卡米尔看了雷狮一眼,雷狮依旧在望着他出神,卡米尔思索了一番慢悠悠的开口:“还嫌不嫌弃无定殿效率低。” 
金几乎是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满口奉承:“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卡米尔随口哦了一声,凑过去轻声问雷狮:“大哥想不想再玩几天?不呆在这里也行,出去哪里都可以。” 
雷狮却把问题抛回卡米尔:“你想呆就呆,我在你身边就行,无所谓。”卡米尔直接拍板:“那就再玩一个月,让他们那群武神瞧不起文神。” 
雷狮随手附和的点点头,没想到自己也是武神,手揽上卡米尔的肩膀,把头埋在颈窝,发丝蹭着卡米尔的脖子有些痒痒的。 
卡米尔也不管雷狮这种撒娇的行为,自顾自的编了一套理由把金搪塞了回去,然后拍了拍雷狮的手:“大哥?”雷狮眯着眼睛站起身,跟在卡米尔身后,甚至连去哪里都不问。 
反正对他而言都差不多,雷狮把他的生活分为有卡米尔的时候和没卡米尔的时候,再细的分类却是懒得管了。 

上天庭度过了混乱不堪的一个月后,第一武神雷狮和第一文神卡米尔才回来,顺便解决了许多武神都头疼的鬼怪。 
卡米尔眯着眼睛环视一圈,雷狮的手搭在卡米尔的腰上,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一心一意盯着卡米尔的颈脖看。 
在武神的瑟瑟发抖中,卡米尔淡定的问了一句话:“听说你们瞧不起文神?”

评论
热度 ( 126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