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从善如登

霜天七实月:

@日月迢递 千fo点文,卡护雷 
*小英雄AU,早年那篇【雷卡】biu的设定 


*人设是kane的!雷总个性操纵雷电,卡卡个性能让运动的物体瞬间加速 


*最后一篇千fo点文!!然后接下来开始填1500fo点文



卡米尔总觉得自己的个性还能够得到进一步开发。 
他向雷狮提出这一个这个提案时,雷狮挑了挑眉,随后反手搂住了卡米尔的肩膀扯着他向后倒去倒在床上。卡米尔也没有反抗,只是在倒下去以后转过头去看雷狮的眼睛,看见其中仿佛火光般跳动的自己的身影。 
“我觉得你的个性已经开发得足够多了,不需要再开发了。”雷狮说这话的时候撇着嘴,似乎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而不想让卡米尔继续开发,卡米尔眼珠转了一圈,枕着雷狮的手臂翻了个身:“为什么?” 
“你是怕我在英雄排行榜上超过你吗?”雷狮现在的排名第四,而卡米尔因为一步步的开发个性把自己的排名从10名开外硬生生拉进了前十,现在坐7望5,给了前面的人莫大的压力。 
不过雷狮担心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气鼓鼓的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腮帮子微微鼓起一块,看得卡米尔好笑——这样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管不顾发脾气的雷狮着实少见。随即雷狮反手抱住卡米尔,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而脸则是埋在胸口:“你不知道你在最想嫁的英雄排行榜上是多受欢迎…”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就里,雷狮声音闷闷的,从胸口传来:“你已经整整一年在前三了,而且你还不答应我们两个人公开!”雷狮越说越生气,最后更是整个人立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卡米尔的眼睛。 
卡米尔想笑出声,但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笑了雷狮只会更生气,只能让心情稍微蔓延上眼角,伸手去揉雷狮的头发。 
“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我想继续开发个性也是有一个挺重要的原——” 

卡米尔的话没能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卡米尔在雷狮不满的目光中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看见上面原本安莉洁的备注变为了电灯泡着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罪魁祸首雷狮对此供认不讳,双手抱胸头别到另一边去,卡米尔接了电话,安莉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卡米尔你和雷狮是不是在家?这边出了紧急情况,你们两个快来时代广场旁边的植物园。” 
最后连给卡米尔问问发生什么了的时间都没有就挂了电话,卡米尔转过头看见雷狮已经开始穿衣服,还向他甩了一件外套过来。雷狮在出门时比了个祈祷的手势,卡米尔在联系车子的间隙撇到一眼,雷狮满眼悲凄:“纪念我们又一次被迫消失的周末。” 
卡米尔看了看计程车的位置,然后伸手去揽雷狮的腰,直接从窗口翻了出去,用上加速的个性冲向计程车,他的话被风吹得支离破碎轻飘飘的落在雷狮的耳边:“没办法,谁让我们是英雄。” 

卡米尔赶到的时候安莉洁正释放个性把整个植物园包裹起来,距离十几厘米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而安莉洁脸色苍白明显也是体力不支的样子,勉强倚靠在安迷修身上。 
卡米尔也不想去打扰安莉洁休息,他轻轻比了个口型询问安迷修发生了什么,安迷修把安莉洁交给了其他英雄带去休息给他们解释——其实大致来说就是有一个人在饮用水厂下毒,导致一个区域的群众集体中毒,而现在他逃进了这座植物园,需要活捉拿解药。 
雷狮撇撇嘴:“不能自己开发解药?”卡米尔也皱着眉点点头附和雷狮的意见,毕竟除暴安良简单,倘若要活捉难度就大大上升了,而安迷修笑容苦涩:“要是能开发出解药就没那么多事了。” 
“现在英雄分成各个小队进去寻找他,毕竟这座植物园还是很大。”安迷修咳嗽了一声,把话题掰了回来,而雷狮把轻蔑的视线投向地面,嘀咕了一句:“废物。”安迷修权当没听到,继续布置任务:“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个性,希望你们要小心。” 
雷狮翻了个白眼:“这就把我们归入计划内啦?”随后卡米尔扯着雷狮的袖子直接往植物园里拖,雷狮虽有不满但也没怎么反抗,只是嘟嘟囔囔得跟在卡米尔身后。 

“所以这植物园这么大,要找人根本就是天方夜谭。”雷狮在他们两个进入半个小时连根毛都没找到之后终于自暴自弃的站住不动了。而卡米尔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仔细分辨周围的虫鸣里是否有不寻常的声音,而终于在雷狮又一次抱怨出声之前找到了些许线索。 
卡米尔一把捂住雷狮的嘴,摁着他坐在地上,随后扒拉开一片叶子,正对面的小榕树上坐了一个穿着水蓝色衬衫的少年,他还摇晃双脚一派惬意。 
卡米尔用眼神询问雷狮是否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而雷狮顺着卡米尔的目光看去以后肯定的点了点头,于是卡米尔从背后解下狙击枪,以最小的声音拿在手上,捏紧,瞄准。 
但这些细碎的声音还是落入了对方的耳朵里,少年笑嘻嘻的,一伸手一道水流凝成刀的模样,呼啸着从卡米尔的脸颊一侧飞过,在上面留下一道血痕。 
卡米尔向后退去,雷狮却是向前冲,他今天出来的急折叠锤没有带,所幸还有拳套可以使用,拳套卡在手指旁的一圈金属直接覆盖上雷电,卡米尔给了雷狮一个加速让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少年。 
少年不为所动,一道水墙出现在面前抵挡住客雷狮的攻击,迫使雷狮不得不回到地面,雷狮咧开嘴冲少年问话:“喂?你不会是觉得用水就能让我用雷电电自己吧?”少年的声音很好听,脆生生的像早春还没熟透得梨子:“没有啊,你个性是雷电那你身体部位的雷电免疫一定很高。” 
卡米尔脸色一变,一颗子弹没有多加瞄准直接从枪口射出,对准地面上一根不起眼的藤蔓,把刚刚抬头的藤蔓直接打回地面上。少年吹了声口哨:“原来你发现了啊,那你可比你的队友要聪明多了。” 
卡米尔把伤口对准少年的头部,冷声提醒雷狮:“他是复数个性,水和木,而且水也不是普通的水,估计是水毒。”雷狮瞬间反应过来:“所以被下的毒也来自他的个性?”随后开始查看自己刚刚碰过那扇水墙的手,所幸有手套的保护一时半会看上去还没有中毒。 
卡米尔点了点头,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气音算是回答了雷狮的问题,雷狮笑得更灿烂了——他本身就不是那么具有正义感的人,成为英雄最重要的是能和许多的强者打架,能让他无聊的灰色生命散发出短暂的光彩。 
“那我应该认真了。”雷狮重新摆起了架势,和卡米尔对了一眼之后再度冲上去,以正面之势冲向少年,少年一摆手一面水墙在空气中凝结。 
子弹破空的声音分外明显,直直的穿过水墙,将水墙打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刚好够雷狮的手穿过。少年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挥手指挥一旁的树枝斜刺过来,想要直接穿过雷狮的胸口。 
而卡米尔的狙击枪早已上膛,此时子弹又一次射出将树枝直接打断。眼看着少年就要被雷狮一拳打到胸口,卡米尔深吸一口气,又给雷狮施加了一个个性——刚好在他稍微踏了一下树枝身体稍微向左偏的时候。 
雷狮可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反而在面对值得他尊重的对手时,是最可怕最冷静的猎手,哪怕对少年提起兴趣,承认他的实力,也不会忘记他们此行的目的。那一拳打上去,少年肯定会被他们击毙于此,但他们要的不是击毙,而是活捉,那一拳就不能打上去。 
雷狮从左边绕到了少年的左侧,准备用手去勾少年的颈脖,卡米尔透过狙击镜清楚的看见了少年嘴角奇异的笑容,一个不好的预想在他脑中形成,他直接抛下狙击枪向前冲去。 
将将好。 
一切都是将将好。 
雷狮距离少年不足一米的时候,一旁的藤蔓呈利剑之势对着雷狮心脏的位置直刺过来,而卡米尔靠着加速也刚好把雷狮推开,藤蔓刺进他的肩膀。 
疼,像是要把人分成两半的疼,还有丝丝缕缕的刺痛感,从伤口一路蔓延上来。这可能带毒吧?卡米尔迷迷糊糊的想到,而雷狮已经把少年摁在地上,拿出对讲机招呼别的英雄过来,直到周围气温骤降,安莉洁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卡米尔才算彻底晕过去。 

“你知不知道我躲得过去。”雷狮冷着一张脸,手却是再轻柔不过的把一块苹果送进卡米尔的嘴里。 
卡米尔躺在病床上,冲雷狮眨了眨眼,想靠卖乖让雷狮放过自己——这是他这半个小时吃得第四个苹果,实在是吃吃不下了。至于雷狮说的,卡米尔也是之后才意识到的。 
雷狮似乎早就发现了少年的意图,但并没有过于明显的表现出来,左手却是一直捏成拳头雷电萦绕在手边。也就是说哪怕卡米尔不去帮雷狮,雷狮也能全身而退,卡米尔这番行为除了多增加一个无谓的伤亡,没有别的任何意义。 
但哪怕现在卡米尔知道他也不后悔,他那时候没法控制自己,他知道雷狮可能会有危险,只是这个想法在脑子里冒出来就无法让他忽视,身体的行动快过理智的阻拦。 
所以卡米尔只能叹了一口气,伸手把雷狮的手拉到自己的脸颊一侧:“我担心你。”看雷狮还是一副不满的样子,卡米尔忍不住勾起一侧唇角。 
“所以说,做好事真难。” 
————END———— 

Lo主碎碎念, 
有小可爱跟我反应最近我喜欢用成语做标题,但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 
我会在文后添加的。 

从善如登:表示做善事像登山一样困难,指好事很艰难。 

评论
热度 ( 10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