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庸人自扰

霜天七实月:

@鸢卿凉夏 的千fo点文,安雷卡学pa最后安卡结局 


*无逻辑爽文,ooc


*目录






卡米尔总觉得——安迷修喜欢他。 


不管是昨天安迷修送来的高二的笔记;还是每天都会跑一栋教学楼的距离过来和他一起吃饭;亦或是只要自己看向他,他的脸上永远挂着温和的笑容——哪怕他上一秒才经历了一些烦心事。 


种种迹象表明,安迷修喜欢他。 


卡米尔为此有些心烦,说实在的,他从来没有过被男生喜欢的经历,最亲密的人——他的大哥雷狮,是个每天能收到3、4封情书的24k纯直男。 


他还没想过有一天他能被男生喜欢。 


卡米尔愁眉苦脸的瘫在座位上,他有什么好的呢?他长得不算高,脸也不好看,性格冷冰冰的说不上好,语言不风趣,而且为人做事过于一板一眼,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讨人喜欢的点。 


所以我为什么会被安迷修喜欢呢? 


卡米尔想得入神,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已经在他的位置上站了许久,等到卡米尔回过神抬起头时,正好对上安迷修一张放大的脸,浮现的是他熟悉的温柔的笑容。 


惊慌失措之下,很多东西不经过大脑就被说了出来。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 




雷狮总觉得,安迷修那个煞笔喜欢他的白菜。 


哦,他的白菜指的是他弟弟卡米尔。 


确实,卡米尔长得矮,看上去小小的伸长手臂一搂就能拉进怀里,脸长得不算好看,但眉眼间一股清冷的气息自有韵味。 


性格嘛,冷冰冰的却总能感受到他对你无时不刻的关心,语言虽然不风趣做事也一板一眼,但认真细致的样子反而更吸引人,最重要的是那双深蓝色仿佛大海的眸子,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就能够陷进去。 


全身上下都是讨人喜欢的点——但最重要的是,卡米尔的可爱不是只有自己能发现的吗?安迷修那个煞笔是怎么发现的?! 


雷狮去卡米尔教室的时候正好看见安迷修把卡米尔摁在课桌上——当然,这中间有多少滤镜加成我们暂且不谈,整体情况看上去是这样的。 


气氛暧昧,空气里似乎都漂浮着粉红泡泡,两个人的脸贴得极近,好像下一秒就要吻上了一样,雷狮觉得这样不行。 


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扯着安迷修的领子把他往后拉,用力大的把安迷修的脖子都勒出一条红痕。 


不过雷狮不打算管安迷修,把两人分开以后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卡米尔,看卡米尔有没有被安迷修怎么样。 


看起来安迷修只是想做,还没成功。雷狮长舒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他刚刚心跳得飞快,生怕卡米尔被安迷修占便宜——那安迷修就不仅仅是脖子上被勒出红痕,而是直接被扭打进医院了。 


卡米尔看上去只是有些迷茫与慌乱,在雷狮到达 以后像是抓到了主心骨一样的扯着雷狮的袖子,眼睛一眨一眨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轻轻的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然后转过头狞笑着活动指关节,相比起笑容温柔的安迷修,他才像是真正的反派。 


没办法,雷狮现在生气,超级生气,生气的理由也很简单,安迷修动了他的人——至于他的人?很明显,雷狮喜欢卡米尔。 


于是雷狮仗着身高,扯着安迷修的领子往自己这边拉过来,两个人的脸贴得比刚刚安迷修和卡米尔的距离还近,雷狮呼出的气息都会扑到安迷修脸上去。 


雷狮声音低沉:“安迷修,你是不是想死?” 




安迷修总觉得,雷狮喜欢他。 


可惜他们是不可能的,安迷修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他喜欢卡米尔。 


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种喜欢。 


至于为什么会觉得雷狮喜欢自己,原因很简单——只要他稍微接近卡米尔,雷狮就会特别生气。 


而雷狮喜欢的是卡米尔的可能性?安迷修观察卡米尔这么久,知道他对雷狮的依赖性极其之高,雷狮也不是傻子,如果他真的喜欢卡米尔早点下手也就不会有自己的事了。 


综上所述,安迷修得出了一个复杂的关系,自己喜欢卡米尔,卡米尔喜欢雷狮,雷狮喜欢自己。说是复杂其实也没复杂到哪里去,不如说是一个简单明显的三角恋关系。 


就是要把其中一角替换成自己比较糟心。 


他今天只是一如既往的等卡米尔出来一起吃饭,然而卡米尔焉焉的瘫在桌子上,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心,甚至之后直接想事情想入了神。 


安迷修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已经过了12点半,哪怕是现在去食堂都打挤得厉害,更何况再晚点,怕是连饭菜都不剩下些什么了。 


安迷修下定决心要把卡米尔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回来,于是走进教室站在卡米尔的课桌旁,见他还是双眼无神瞳孔涣散,于是安迷修再凑近一点。 


卡米尔的眼睛很好看,安迷修一直有这个认识,但切实有多好看到现在才得出了准确结论——无法用语言形容,摄人心魄的那种美,就连那细密的眼睫毛都好看得过分。 


看得入迷,安迷修也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卡米尔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已经达到足以构成性骚扰的距离,而这时卡米尔忽然回过神来,看见近在咫尺的安迷修眼底有一霎的惊慌,然后一句安迷修从来没想到过的问话就从卡米尔口中蹦出来。 


“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 


安迷修有些惊讶,他以为以卡米尔迟钝的程度要认识到这一点起码也要到几年以后去了——尽管现在看起来,卡米尔本人并不接受这份感情。 


但至少他认识到了,只要他有这个意识就一切都有可能,于是安迷修从善如流双手撑在课桌上,把卡米尔禁锢在他的怀里:“是,我喜欢你。” 


如此直白的告白宣言让卡米尔的瞳孔一瞬间放大,脸上的不可思议愈发明显,他的嘴唇开开合合,明显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又因为另外的原因全部都吞咽回了肚子里,他眨巴着眼睛望着安迷修,两个人之间一时无言。 


安迷修仗着一股冲劲把告白说了出来,而告白以后该怎么样却是没想过,现在只能维持这个尴尬的姿势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直到他被雷狮扯住领子,仿佛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安莉洁总觉得,她的三个朋友都是大傻子,顶多有大傻二傻三傻的细微区别。 


一号傻子,也就是大傻子卡米尔,他的哥哥二号傻子喜欢他喜欢了好多年,那种喜欢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不是对感情太过于迟钝都能发现——毕竟都高中生了,谁还天天早上一个早安吻??? 


大傻子卡米尔就是没发现,还以为这就是简单的兄弟之情,安莉洁都为雷狮感到心疼,真是太可怜了。 


其实雷狮也是个傻子,他的死对头安迷修对卡米尔这么殷勤,又是等吃饭又是送笔记的,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雷狮又不是没看见就是生不起别的一点念头,现在好了,眼看猪就要把白菜拱走才开始慌了起来。 


殊不知初恋这种东西总是占据了与众不同的地位,无论最后是否还在一起,无论当初那个人性格有多糟糕,初恋的形象都会在记忆的洗刷下逐渐成为心底的白月光心尖的朱砂痣,无可替代。 


雷狮居然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大好的机会,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至于安迷修,也是个傻子,居然傻乎乎的以为雷狮喜欢他,还找我过来询问怎么拒绝人比较狠——可以说是死敌本色了。可惜当时我鄙夷的眼神没有落入安迷修的视线里,不然现在这场闹剧可能就不会发展起来。 


是的,闹剧,我觉得我现在看见的只能被称为是闹剧。 




自雷狮把两人分开,杀气腾腾的拽住安迷修的领子,安迷修却是一脸深恶痛绝状态外:“雷狮,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喜欢的是卡米尔。”雷狮愣了一下,随后直接一拳打到安迷修的脸上:“谁喜欢你了?!” 


安迷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指着雷狮:“你啊。”雷狮整个人蒙掉了,把安迷修从地上拉起来,又是一拳准备打上去,安莉洁赶紧趁雷狮懵逼的时间从教室里溜走了。 


废话,两个人都人高马大的,雷狮下手又没轻没重,在旁边看热闹难保不会把自己看得一身伤,现在逃跑是最好的选择——而结局,安莉洁看得很清楚,就卡米尔对于感情那个榆木脑袋,先告白不是起跑线领先的问题,而是人家起跑线原本就在终点边上。 


卡米尔不太会拒绝人,对于这种情况多半都是选择试试,而卡米尔又长情,一般试着试着就成真了。 


果不其然,雷狮一拳还没打下去,卡米尔从长久的沉寂里面回过神,在雷狮一拳落在安迷修脸上的时候,弱弱的提了一个问题。 


“要不,我们试试?” 




说实在的,安迷修痛并快乐着,痛在脸上快乐在心里。 


至于雷狮,到底是庸人自扰,自找麻烦了。 



评论
热度 ( 172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