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中道崩殂

霜天七实月:

@你好,我叫落秋【含蓄暗示】 的千fo点文,恋爱细胞为零的卡 
*摄影师雷x少女纯爱类编辑卡 
*无逻辑爽文,ooc
*简介:安莉洁在又一次和卡米尔深入的交谈以后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他这辈子大概是找不到恋人了。 
*目录







“所以你说雷狮在家里摆了烛光晚餐?” 
安莉洁挑了挑眉,她想过雷狮可能会用一些更直白的方法,但没想到已经到了烛光晚餐这种直白的程度,尤其是这种套路卡米尔在审阅无数的文章里应该很常见。 
卡米尔有神的深蓝色眼睛下方是大大的黑眼圈,他点了点头,继续维持在电脑上打字的动作,:“你管那个叫烛光晚餐?”卡米尔眼珠微微上扬,似乎是想了一下:“如果那个味道难闻的劣质蜡烛也能够算是烛光晚餐的话。” 
安莉洁嘴角有些抽搐,她试探性的抛出一个问题:“你就没想过雷狮为什么要在家里摆烛光晚餐吗?”卡米尔不假思索直接回答:“大哥最近有女朋友了吧,可能是想练习一下怎么摆烛光晚餐讨女朋友欢心。” 
安莉洁不死心:“你就没想过这个是为你摆的吗,再说了你每天要审阅那么多文章,这种套路不是第一次见了吧。”卡米尔耸耸肩,从电脑后探出个头来:“我是见过很多这种套路,但是我们不一样,她们是女孩子,我是男的。” 
“你要说大哥喜欢男的——那也不该是我。”卡米尔微微皱眉,随后把自己的结论说出来,安莉洁感觉自己的额角一阵阵突突的跳:“为什么不可能是你?” 
安莉洁是真的好奇这个理由,因为她感觉她摸索到了雷狮失败这么多次的根本原因,卡米尔按下回车,把修改好的稿子发给总编盖上电脑。 
“哦,因为大哥是个颜控,而我不好看。” 

这场谈话最后以卡米尔被总编叫去核对信息匆匆离开结束,安莉洁把最后一口卡布奇诺喝完,因为杯底过于甜腻的巧克力而皱起眉头,半晌她拿出手机给雷狮发了一条信息。 
“你知道吗,卡米尔今天跟我说你是个颜控,而他不好看,所以才一直没往那方面想。” 

雷狮是真的头疼,他是个颜控不假,但卡米尔绝对不是什么不好看的人,反而在雷狮看来卡米尔的那张脸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好看——当然,不知道是滤镜还是别的什么了。 
至少大学毕业以前,卡米尔还没有踏入社会成为秃头编辑部的一员时,收拾的很整齐,穿着白衬衫带着黑框眼镜是真真好看。 
雷狮也忘记了他从哪一天开始喜欢上的卡米尔,甚至于契机什么的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是知道每次看见卡米尔就会打心底的高兴。 
雷狮知道自己沦陷了,于是开始着手准备看看网上的通用套路追卡米尔。 
而卡米尔作为一个纯爱小说的编辑,看过的各种恋爱套路真是数不胜数,偶尔在电影院档期内实在没有好的电影看时,雷狮也不会拽着卡米尔去看恋爱电影——你想象一下一个人在进去之后十分钟就猜出了后续所有剧情,你因为良好的制作而心底泛上感动卡米尔却面无表情的嘎吱嘎吱吃爆米花,最后出来还就套路点评一番,结尾一定是没有新意。 
恕我直言,这是自虐。 
当然雷狮没有感动过,他只是想借恋爱电影散发出的粉红泡泡气息能够让卡米尔不再那么冷清,让他的表白不会被以为是为未来做练习。 
在第四次看电影计划失败以后,雷狮开始买花。 

买花套路自然也没有迎来好的结局,不然也就不会有安莉洁和卡米尔的那场谈话了,只是中间的过程实在让人血压上升。 
比如有一天,白色情人节, 
雷狮抱着一大束玫瑰站在家门口,卡米尔打开门看见玫瑰连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依旧是一副焉焉的样子——雷狮这才想起来好像昨天卡米尔才连夜赶稿。 
不是个好时机。 
但玫瑰花买都买回来了,他也不好再退缩,于是把玫瑰往卡米尔怀里塞,伏下身子轻轻再卡米尔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一边还说:“卡米尔,我喜欢你。” 
尤其是当天雷狮回来的时候夕阳还没落完,漫天金色霞光被雷抛在身后,影子拉得很长,而雷狮的脸背着光,深紫色眸中闪烁着深深浅浅一片斑驳的光影。 
讲真,一般人当场就从了。 
但卡米尔不是 一般人,他不以为然把玫瑰花接过来还用略显可怜的神情望向雷狮,眼里满是同情:“大哥,不要悲伤,被喜欢的人拒绝了也不要自暴自弃说些胡话,她拒绝了你是她没福气。” 
雷狮:“…” 
我现在就很悲伤,我在雨中拉肖邦。 

雷狮觉得他是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毕竟他真的是用尽所有方法想要让卡米尔有一丁点自己喜欢他的意识,然而他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卡米尔的套路——可以说卡米尔把所有恋爱方面的心思都放在了小说文艺创作上。 
可怕到什么程度?比如安莉洁卡米尔雷狮三个人一起看一部电视剧,雷狮和安莉洁都以为AB是一对,剧情也是这么写的,顶天了不是AB是AC,但卡米尔仅仅看了3集就能说出最后的结局是AD,还把里面每一个小细节分析得头头是道。 
雷狮就很气。 
你明明很敏感,为什么不能想想你自己身上是不是有这种小细节?安莉洁也想到这个问题,她有意引导卡米尔往这个方面想,然而卡米尔面色平静,按了换台键:“因为他们好看,而我,丑。” 
Ok,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雷狮说不出话,半晌伸出手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指尖接触到的皮肤软软的,原本在大学时间养起来的一些赘肉也在工作中逐渐消减,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尖下巴。 
所以哪里不好看了??? 
卡米尔有些奇怪,他眨了眨眼睛,一双眼角微微下垂的深蓝色眸子倒映着头顶暖黄的灯光,就那么望着他,雷狮突然感觉脸上发烧,别过头去就看见放在玄关柜台上的那一大束玫瑰。 
想起来那之后卡米尔穿着围裙,从家里的贮藏室里拿出了一个大花瓶把花全放了进去,拿着剪刀修剪枝丫,束带勾勒出卡米尔纤细的腰身,而头发短短的发梢贴着颈脖微微翘起,反而把卡米尔的颈脖衬得一种病态的苍白。 
雷狮突然发觉,他可能真的是个超级大颜控——卡米尔实在是太好看了,身上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打磨,盯着看旧了只会觉得越来越好看。 
所以喜欢过这样的人,以后就算移情别恋那该要多高的要求啊。 

直白的烛光晚餐也失败了,雷狮决定用一些更露骨的东西来提醒卡米尔。 
于是他大喇喇的把电脑放在茶几上,页面是某宝上最近很火的露背毛衣,他敲了敲茶几玻璃的桌面,卡米尔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用好奇的眼神看着雷狮。 
“卡米尔,你穿什么型号的衣服啊?”雷狮放大声音,将将盖过抽油烟机呼呼的风声,卡米尔想了想回了句:“38吧。” 
雷狮点点头,鼠标动了几下,正好赶上卡米尔端着菜放在桌子上,也就多走了几步凑过来盯着雷狮的电脑看。 
雷狮心里一阵雀跃,这下总该明白了吧,我都用你的尺寸买这种衣服,你看过的那些套路里也不该有这种这么露骨的套路吧,谁知卡米尔只是撇过一眼没有别的任何表现,就回到了厨房继续做菜。 
雷狮一头雾水,过了大概5分钟安莉洁给他发来了消息:“你为什么要作孽。” 
雷狮:“???” 
安莉洁:“转载聊天记录” 

卡米尔:“安莉洁,我大哥他疯了。” 
安莉洁:“???” 
卡米尔:“他自从被他喜欢的人拒绝,已经疯掉了,估计是相思成疾,这种套路我看过。” 
安莉洁:“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大哥刚刚要我的尺寸去买露背毛衣。” 
安莉洁:“…” 
安吉莉:“你就没想过他是喜欢你。” 
卡米尔:“不会的,我猜大哥喜欢的那个人和我身高体型差不多,所以才用我的数据买衣服,之后再让我穿,把我想象成他,以慰自己的相思之情。” 
卡米尔:“所以到时候买来了我到底要不要穿?我觉得不太合适。” 
安莉洁:“替身梗少看点,内心戏少一点,别给自己加戏。” 
卡米尔:“?” 

雷狮心态崩了,崩的不能再崩,他开始怀疑他最根本的错误是不是放任卡米尔去学文学,而不是让他去学英语。 
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内心戏。 
但安莉洁对此嗤之以鼻,她对雷狮说:“你就没想过卡米尔为什么会觉得你不会喜欢他?”她一只手指点在雷狮的鼻尖上:“因为你是个颜控,而他觉得自己不好看。” 
雷狮脸一沉,感觉自己找到了世间的真理,然后直接把安莉洁的手拍下来,发出啪的一声:“所以要怎么办。” 
安莉洁不满的看了雷狮一眼,揉着自己被拍得发红的指尖,鼓起腮帮子嘟囔了一句:“就知道你靠不住,我来吧。” 

安莉洁把卡米尔拽到了服装店。 
不过卡米尔不太高兴,但安莉洁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他有理由相信他拒绝的下一秒,安莉洁就会毫不犹疑一刀捅下去。 
天大地大性命最大。 
卡米尔屈服了。 
来是来了,配不配和就不一定了。无论安莉洁从里面翻出什么衣服,卡米尔都眼观鼻鼻观心,不听不想不念,把安莉洁气的牙痒痒。 
于是她坐了下来,坐在卡米尔身旁,进行第1387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卡米尔,你为什么不肯买衣服打扮自己啊?”卡米尔勉强把眼皮掀开一点,隐隐可以看见他深蓝色仿佛波光粼粼海面的眸子。 
“我长得不好看,打扮又没有用。”安莉洁气得要抓狂,但她还是放缓了声音,依旧循循善诱:“你没打扮过你怎么知道你不好看呢?万一你打扮了一下很好看呢?”语气近乎哄骗小孩的人贩子。 
但卡米尔奇怪的看了安莉洁一眼:“我又没有喜欢的人,也没人喜欢我,打扮也没什么用,不如工作。”说完他局促的将手指绞在一起,可怜兮兮的望着安莉洁:“我能回去了吗?我稿子还没修改完…” 
安莉洁面无表情,心里也毫无波动,她拿出手机给雷狮发了条信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卡米尔的临阵逃脱。 

雷狮躲在柱子后面,看着卡米尔脚步轻快的向车站走去,一阵悲凉向他袭来。 
他想在这柱子上一头把自己撞死,为什么要喜欢上一个毫无恋爱细胞的人。 
他给自己点了一首凉凉,心里没良心的想到,恐怕自己就算是把他上了他也能找一万个理由吧。 
那不如把他上了吧。 
古有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今有雷狮追妻不成而半途撞柱。 
正好安莉洁的消息也发送成功,在雷狮的手机屏幕上跳跃出来。 
安莉洁:你放弃吧,他这个人,没救了。

评论
热度 ( 14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