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罗盘

霜天七实月:

@夕映落翳  刑翳小宝贝的千fo点文!海妖卡x海盗雷,西幻设 


* 海妖概念来自百度百科:从外形上看,海妖与人类除了下半身的鱼尾外并没有多大的差异,只是海妖极为美丽 


*文不对题系列 


*目录




罗盘的指针不住打转,似乎转不出一个确定的方向,雷狮盯着这个罗盘许久,半晌长叹一口气放回了口袋里,又抬起头来眺望远方。 


周围都是朦胧的迷雾,看不清晰,只是从迷雾中传出来一声接着一声的哀嚎,时不时有一块迷雾突然颜色加深,像是某个巨大的动物靠近又离开了一样,着实让人感到不安。 


甲板上传来船员大声呼喊他的声音“船长!我们抓到个东——”话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雷狮心下一跳,收回目光,快步向甲板走去,而甲板上端坐的事物令雷狮瞪大了眼睛。 


一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生物,上半身与人类相似,下半身却是闪着粼粼光芒的鱼尾,他转过头来,深蓝色的眸子像是此刻他们脚下的海水一样,深沉又美丽,黑色的长发被一根宝蓝色的发带束在脑后。 


雷狮抿着唇,他听说过许多关于海里生物描述,在出行前也花了大价钱,从矮妖口中换取不少情报,但都没有一种像他面前这位的。 


他忽然想起来,他曾经认识的一位天神种和他讲过在海洋的最深处有一个种族,他们有着鱼的尾巴和人的上半身,美丽的程度和天神种差不多——他说这话的时候异常骄傲,而雷狮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带着双剑的天神种长得很好看。 


“对了,他们叫海妖。”天神种以这句话作为结尾,结束了他们短暂的谈话,而雷狮之后也把这场谈话抛到脑后,直到今天才被回响起来。 


雷狮向前走了一步,那只海妖微微皱着眉,眼角上扬,深蓝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一副警惕的样子。 


雷狮有些好笑——他不知道海妖到底有多大的力量,但作为龙族,雷狮有完全把握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海妖拿下。 


然后下一秒,湛蓝的水花凝实成霜白的冰晶,从甲板上凭空冒出,围成一个牢笼的形状,把雷狮圈在里面。 


雷狮尝试着拉了一下,惊诧的挑了挑眉,这种冰晶具有大量吸收能量的能力,他看向海妖——看来海妖很强啊,雷狮脸上的笑容越咧越大,虽然很强,但还不足以威胁到他,反而提起了他的兴趣。 


“你们为什么要来这。” 


海妖的声音有些清冷,声调很低,但声线却较为柔和,好像海滩上留下的亮晶晶的海盐。雷狮从口袋里把那个罗盘拿出来,抓住锁链的一端,罗盘垂在空中不住摇晃。 


“罗盘带我们来的。”“罗盘?”海妖无意识的重复雷狮的话,雷狮伸手握住了冰霜的栏杆,手心中冒出刺眼的电流,随即冰霜再也凝不成形状,碎成一片一片的散落在地面上。 


雷狮逐渐靠近海妖,最后把罗盘放在了海妖摊开的手心中间,他看见海妖深蓝色的眸子里深深浅浅露出的浅滩与暗礁。 


“喂,你要看看吗?” 




“所以你当时真的很吓人。”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把水花往自己的鱼尾上淋,鳞片上还挂着没有被阳光完全蒸发掉的水珠,映着浅浅的金色。 


雷狮的手肘放在栏杆上,手掌支撑脸颊,眼睛眯着,偶尔掀开一个缝,深紫色的眸子斜睨卡米尔一眼。 


“我很喜欢跟我反抗的人,毕竟龙族太强了,而且特征又很明显,几乎没有什么人赶找我麻烦。” 


雷狮声调逐渐上扬,似乎很兴奋。“所以我太无聊了,太无聊了,没有人反抗,没有任何新意的生活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吗?” 


“所以你就来当海盗了。”用的是陈述句的语调,卡米尔的手心结出一片冰花,被浅金色的阳光穿过,散发出五彩斑斓的光。 


雷狮转了个身,背靠栏杆耸耸肩。“海盗至少比之前的日子要有趣多了,总是能给人一些意外之喜。”雷狮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卡米尔,似乎是一样他能给出一些反应,而卡米尔不为所动,反而看向身侧的罗盘。 


“罗盘停了。” 


雷狮也没有在追问,从卡米尔身上把目光移开,冲船员大喊:“停船!”又转过头询问卡米尔。“你真的不需要我过去?” 


卡米尔把罗盘交到雷狮手里,直接一跃跳入水中,由于海妖与水本身就是一体的,所以连水花都没溅起一个,就直接潜入了海底,海面上连朦胧的影子都看不见。 


“跑得这么快干嘛?” 


雷狮轻声嘀咕着,还是向后退了几步,借着跑步的冲力,登上瞭望台,凝望不远处的海岛,希望上面能出现一个海妖的人影。 




在水里清醒多了。 


卡米尔这么想着——刚刚他不是不想说话,是没什么办法说话,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喜欢上过一个人,也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么辛苦。 


你要费尽心思才能遏止住即将冲破牙关的倾慕,在此之间你还要回答你喜欢的那个人的问题,看着他的脸,或者因为他一些暧昧的动作而浮想联翩。 


幻想是虚无的,这个事情卡米尔早就知道,那么自己所有的感觉,都只是幻想和错觉而已,是虚假的,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 


所以这种事情,在心口扼杀掉就好了,不能让他影响到现实。 


卡米尔的手划开水波,水接触到他的手心自发变成冰晶,被水流一冲,又变得支离破碎,卡米尔的视线在那些支离破碎的冰晶上面稍作停留,又接着看向前方。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海妖是海洋里接近霸主的一族,然而卡米尔不一样,他的母亲是雪精灵,比起海妖的血统来说,要低贱不少,以至于他从小就被赶出海妖的领地,与雪精灵生活在一起。 


这也是为什么,别的海妖只能使用水的魔法,他却能将水转化为冰晶的原因。而那天——就是雷狮见到卡米尔的那天,卡米尔是出来巡逻的,顺便为他的好友同为雪精灵的安莉洁去海洋下面拿点研究的材料。 


结果就被船员当做普通的鱼捕猎上来,当然也有卡米尔故意纵容的原因,毕竟除了天神种龙族和小泰坦,想要和海妖一战,是无比困难的。 


卡米尔见到了船长,也就是雷狮,他需要确认这艘船是怎么冲破重重环境,一直接近雪精灵的领地的——雪精灵精于幻术,他们的幻术甚至能够让人永远沉浸在幻境里,虚度一生,而雷狮就好像没有受到幻境的阻挡一样冲了进来。 


卡米尔不擅长幻术,而且在不知道对方能力的前提下,他喜欢抓住些筹码在谈判,这也是为了自身安全,所以他在经过思索之后,抓住雷狮松懈的一刻,做出一个牢笼,以为自己能够和他好好“谈谈”。 


没想到直接被雷狮突破,甚至之后像是被攫取了全部心神一样的冲进卡米尔的虹膜里,在那一个瞬间,卡米尔的眼底全是雷狮眼眸中的深紫色,满到快要溢出来的程度。 


那么喜欢上他,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卡米尔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找了个原因,之后仅仅只是雷狮说的一句——“我喜欢去找宝藏,而有些宝藏有你的帮助会好拿许多,要一起上路吗?”卡米尔就凭借着一腔热血,和安莉洁打了个招呼,义无反顾的上了雷狮的船。 


当时的那个决定,卡米尔想起来到现在脸上都发烧。热血上头,感情难得主宰理智,这大概是我这一生做的最不理智的举动了吧,卡米尔这么想着,同时为了预防下一次的热血上头,寒冰的力量像是不要钱一样的覆盖在身上——虽然本身也不会消耗什么,这才导致了卡米尔在面对雷狮时还能保持一个极端冷静的状态。 


至于那个罗盘,是很少见的寻宝罗盘,难得且消耗巨大,能够得到并驾驭的大概也就只有龙族了吧,虽然卡米尔到现在都不理解为什么当时的寻宝罗盘指向了雪精灵的领地,他在那块地方生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宝物。 


而现在,他皱起了眉头,面前的黑暗一步步褪去,逐渐明亮起来,像是一束光终于穿透了深沉的海面一般,卡米尔心里一动,他忽然明了了什么。 


随后尾巴轻轻一摇,在水里划出一条长长的水纹,推动卡米尔的身体快速接近光亮的最深处。 




雷狮在岸上等了很久了,海面呈现出难得的风平浪静的状态,海水清澈透亮,似乎一眼就可以看见其中的暗礁。 


雷狮有些焦急,毕竟那个海岛按照卡米尔的速度来说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而现在,他却还没有回来。 


他可以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就直接向卡米尔求婚的——虽然他并不知道卡米尔是否喜欢他,卡米尔平时的表现太过冷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双平静得过分的眼睛,他实在看不清楚。 


但他想过了,无论要求什么,交往也好,求婚也好,被拒绝的下场都是一样的,而同意了,明显是求婚更快捷更方便,那为什么不选择求婚? 


至于怎么喜欢上卡米尔的,喜欢哪需要这么多理由,可能是自己邀请他时,他眼底闪过的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能是在某个下午,他鱼尾上的鳞片映着太阳反射出来的浅金的光;可能是见到他时,他把自己束缚在牢笼里向自己摊开的手掌。 


无论哪一个瞬间都可能是答案,也可能每一个瞬间都是答案,雷狮只觉得,分分秒秒他都会比上一秒更喜欢卡米尔,怎么看怎么顺眼。 


而现在卡米尔还没…? 




雷狮刚刚回过神,就看见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探出一个头来,黑色的长发在水里摇晃着,雷狮唤来风元素,将卡米尔轻轻的抬了上来,放在甲板的栏杆上。 


卡米尔把一个头冠交给雷狮,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发尾还缀着咸湿的海水,手指也冰凉,与雷狮的手掌接触。 


“阿波罗的头冠,大概这就是宝物了。” 


雷狮点点头,咧出一个笑容,但手旁的罗盘的指针和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时一模一样,不知停歇的转着,转不出一个方向——按理说找到宝物了,罗盘就应该停下才对。 


卡米尔有些疑惑,低头凑近罗盘仔细查看,雷狮盯着卡米尔在阳光照耀下露出的颈脖后面的一小块皮肤,突然就明白了罗盘为什么没有停下的原因。 


他握住卡米尔的手,不容反抗的把一个戒指戴在卡米尔的无名指上,卡米尔愣住了,眨了眨眼睛。 


“喂我说,要不我们结婚吧?” 


“什…?” 


卡米尔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用唇舌堵住了,唇齿间,卡米尔听见了几个模糊的字音,出自雷狮之口——你想好再回答。 


卡米尔有些好笑,这是在害怕自己的拒绝吗?该说我平常真的伪装的太好了还是什么别的。 


卡米尔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的回答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也只会有一个。 


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罗盘终于停下了。 




你才是罗盘所指向的宝藏。 



评论
热度 ( 242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