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绯闻

霜天七实月:

@把酒言欢- 的千fo点文,经纪人安x偶像卡 
*剧情俗套 
*雷总是卡卡所在公司的老板,柠檬也是偶像 


*目录


安迷修尽可能让自己脸上的笑容依旧得体,不让内心的烦躁在脸上表现出一丝一毫,他冲一个记者点了点头,说出公式化的回答:“抱歉,这件事无可奉告。”最后总算是脱出了人群,进入了公司大楼。 
他熟练的按了一个楼层,站在电梯的最角落开始整理自己的衬衫——它们刚刚在人群的推搡中累上层层褶皱,最终电梯在23楼停下,安迷修顿了顿步子缓慢走出去。 
第一间,第二间,第三间,第四间。 
停下。 
被擦得发亮的银制门牌写着大大的卡米尔三个字,安迷修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敲了敲门,半晌才从里面传来一个稍微有些清冷的声线:“进来。”安迷修拉开门把手,贴着掌心的微凉得感觉让安迷修平复下跳动过快的心脏。 
他闪身进门,抬头正好看见卡米尔整个人趴在桌子上,颈脖旁边的发丝微微翘着,以最轻松自然的状态迎接他的到来,卡米尔抬起头似乎是抱怨:“为什么你看见我都这么拘谨。” 
安迷修把手藏到袖子里,趁卡米尔不注意擦掉了渗出的汗水,脸上是用来对付记者的公式化的笑容:“我哪有。”卡米尔盯着他,一直盯着,安迷修感觉自己从灵魂到骨髓都因为卡米尔的注视而微微颤栗,最后卡米尔还是把目光移开了去,盯着角落的一盆植物不言不语。 
又是这样的情形,安迷修抿着唇——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卡米尔情绪的低落,虽然卡米尔有意隐藏这种情绪问题,但以安迷修对卡米尔的了解,看不出来才算比较奇怪。 
安迷修张了张嘴,半晌把憋出一句话:“卡米尔…关于那个绯闻的问题?”卡米尔从鼻腔发出一个气音:“嗯?”“就是你和安莉洁的绯闻。”安迷修尽可能让自己声音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心脏却像是被攥紧了一样绞痛。 
绯闻,卡米尔。 
安迷修怎么都不想把这两个字符联系到一起,尤其是在卡米尔和安迷修是恋人这个大前提下。 

五月的风已经隐隐透着暑期干燥炎热的气息,哪怕有烂漫的百花香做遮挡也让人烦躁不堪。安迷修是一位经纪人,而他负责的艺人在与他见面的第一天迟到了足有30分钟。 
这对一个艺人而言,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安迷修又看了看手边,分针从6向7缓慢移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细碎但清晰的脚步声,从走廊一路过来。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停下。 
安迷修在心底默数着步子,而这位艺人明显脚步幅度偏大,才能用仅仅四步就站在这间办公室门口,而艺人站在门口许久,安迷修甚至听见他深呼吸的声音,才有人推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略微偏长的黑色碎发,尾部服服帖帖的黏在颈脖的皮肤上,细长且平直的眉,颜色浅淡的唇,脸颊两侧有些许无伤大雅的赘肉,尤其是那一双深蓝色仿佛在阳光下倒映着浅礁的海水的眸子,更是能够照射人的灵魂。 
总体来说,作为一个艺人还不错。 
安迷修露出一个笑容,随后向卡米尔鞠了一躬,而此时距离安迷修对卡米尔一见钟情还有一分钟。 
”你好,我是你的经纪人,安迷修。” 

卡米尔不是第一次看见安迷修,早在他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就对安迷修上了心,只是透过门缝隐约可见的一双穿着白色西装裤的修长的腿,和一句听不分明的:“那个身高最矮的孩子还不错。” 
就足以让卡米尔食髓知味——不是喜欢,只是在茫茫多把他推开的手中突然伸出了一双把他往回拉的手,卡米尔到处去打听打听最后终于知道那天路过门口的经纪人叫什么名字。 
他的身为公司总裁的大哥雷狮向他挑了挑眉:“我和他关系不和,我觉得他这个人装模作样的过分,不过他确实只做最优秀的练习生的经纪人。”卡米尔自此开始向一座座高峰发起冲击,因为不慎跌落摔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他想看看那个人长什么样。 
固然安迷修和卡米尔的第一次见面不算愉快,卡米尔也把这块记忆锁进脑海深处,打上重要的标签。 
他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把这块记忆找出来,翻来覆去的看安迷修向他伸出的那双手,手指修长,指甲圆润,手腕也白皙纤细。就是这双手从黑暗中给他撕出一小片光明,卡米尔靠着这一小片光明苟延残喘,才终于从深不可测的泥潭里拖出身来,紧接着——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停下。 
安迷修向他露出一个柔和的、他以后看过很多遍的一个笑容,用温柔的嗓音自我介绍,卡米尔不知道这时为什么,心脏咚咚得像是要跳出来一样,他的指尖嵌进手心里才慌忙的想起来要回应安迷修。 
连忙也鞠了一躬,难得拉扯他总是透露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气息的眉眼,露出一个可以说是和煦的笑容。 
“你好,我叫卡米尔。” 

之后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有了最开始的兴趣,在性格合适的情况下,相互吸引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卡米尔也在安迷修的帮助下,打破所有觉得他不可能成功的谣言,光彩夺目的站在领奖台上,接过奖杯目光却紧紧追随着安迷修,看着他淡青色的眸子,和西装勾勒出腰身的曲线。 
当耳边重重鼓掌的声浪在卡米尔脑海中消退的时候,卡米尔终于意识到了——他喜欢安迷修。 
于是他快速领完奖,下台,在后台碰见过来等他的安迷修,没有多加犹豫的扯过安迷修的领带,直接吻在唇上,直直的注视安迷修,让自己的眼底倒映出安迷修的身影。 
他相信安迷修也看见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加深这个吻,让卡米尔最后分开的时候气喘吁吁脸色红润,但不管怎么样,两个人还是互通心意,心满意足的牵着对方的手,让手指自然的相扣。 

卡米尔是一个过于闪耀的人。 
也许他自己没有这个意识,但在后台一直看着他的安迷修是再清楚不过的了,那种只要站在台上,无论是灯光也好伴舞也好,甚至是身为偶像的同僚,都会被他的光芒所掩盖,所有的目光只会集中在他身上。 
尤其是聚光灯打到他身上的时候,那种噬人心魄的美更是让安迷修一阵阵的发蒙,但卡米尔下台时却会褪去浑身寒冬般的凛冽,尽量避开冰的锋芒,用雪轻柔的盖在冬天沉睡的草木身上。 
他会放低声音,眼角微微下垂,嘴角却是上扬的,用小拇指勾住安迷修的手,一声声的叫:“安迷修。”每当这种时候安迷修才会确认,卡米尔还是属于他的,他也乐于搂住卡米尔的腰,掀开他占满汗水的刘海,在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正如任何一个偶像都脱不开绯闻的束缚一样,卡米尔也被迫绯闻缠身,而安迷修却从来不担心——因为那些绯闻的照片,卡米尔身上依旧笼罩着冬日的暴风雪,这不是卡米尔,只有在台下那个如雪一般轻柔的卡米尔才是真正的,属于安迷修的卡米尔。 
直到他看见了这次的照片,照片中央两个人站在戒指柜台前,两个人凑得很近,只有短短五厘米的距离,两个人虽然裹得都很严实,但偷偷溜出帽子的冰蓝色长发和贴着颈脖微微翘起的发梢还是出卖了两个人的身份。 
就是卡米尔和安莉洁,照片里的卡米尔看上去和平时一样,但安迷修就是知道这这才是真正的卡米尔——那种放松的,会有自己小脾气的,只属于安迷修的卡米尔。 
安迷修霎时有些迷茫,卡米尔真的是喜欢他吗?亦或只是一时的误解与彷徨,促使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然后现在才遇到了真正属于他的真命天女? 
安迷修不知道,但他害怕去询问,害怕卡米尔给出的答案是他不想听见的那一个,他小心翼翼的恪守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近了卡米尔会厌烦,那个回答会提前被说出口,远了安迷修自己又心有不甘,总觉得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关系。 
而这则绯闻也因为安迷修的拖沓而愈演愈烈,他想独断专行的冲出去告诉那些记者:“卡米尔是属于我安迷修的!”但是他不能,他深刻的明白卡米尔或许喜欢的是安莉洁,那他就不能说,也不能让这则绯闻烟消云散。 

这些都不会影响卡米尔的感官,他明明白白的感受到最近的安迷修在因为什么发愁,连带着在他面前都拘谨了起来。 
卡米尔想去问,但是又生气——我们不是情侣吗?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分享,反而自己和自己赌气起来。等到卡米尔想通了其中的弯弯绕绕想要找到安迷修问清楚的时候,他脸上礼貌而疏离的笑容又让卡米尔打起了退堂鼓。 
卡米尔有些怀疑,毕竟这段感情他一直都是主动的那一个,但他太主动了,会不会安迷修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是顺水推舟?卡米尔再想了想,好像也不是。 
那他就不太明白安迷修到底在烦恼什么呢,今天把安迷修叫来也是准备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他需要确认,如果安迷修真的不喜欢他,他就会放手。 
当然卡米尔不希望看见这个结局。 

安迷修提出的问题卡米尔没有回答,他只是抬起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一打开一对银色的戒指躺在深蓝色的绒布里——像卡米尔的眼睛。 
他低垂着眸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安迷修的呆滞中把戒指套在安迷修的无名指上,然后退开几步:“你的尺寸是我目测的…当时和安莉洁一起去买的时候还担心会不会粗了,现在看起来我目测的还是挺准的。” 
安迷修有些不可思议的眨眨眼睛——安莉洁是陪卡米尔去买戒指,而最后戒指的归属者是他安迷修,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一目了然了。 
绯闻不攻自破。 
安迷修摩挲着手指上由卡米尔亲手戴上的戒指,脸上逐渐浮现出傻笑,随后便被卡米尔嫌弃的剐了一眼,他轻轻握住卡米尔的手,小小声的嘟囔着。 
“怎么办我这么喜欢你。” 
卡米尔耳朵动了动,似乎是听见了,转过头来主动反握住安迷修的手。 
“怎么办,我也那么喜欢你。” 

当然了,这次绯闻没有由安迷修出面压下。 
记者不会傻到连是否为同款戒指都不知道。 

评论
热度 ( 12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