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悲怆》拍摄随行记者记事簿

霜天七实月:

*安雷双演员,卡原作小说家,柠檬编剧,凯丽导演 


*上篇 【安雷卡】有人一起去二刷《悲怆》吗!


*目录


简介:我只是一个小记者,被抽到允许与《悲怆》摄制组随行,我本以为需要我处理得是安迷修和雷狮的关系问题,没想到里面大有文章。 


如你们所见,我只是一个小记者,在一个大报社里面浑水摸鱼,拿点工资养活自己。就像那次一样,《悲怆》摄制组在即将开拍时找到了他们报社,说希望找一个随行记者,然后无视了社长的推荐,直接点了我。 
“就他吧。” 
我认得她,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叫凯丽,她在把我带出去的时候往我怀里塞了个红包,冲我挤眉弄眼的:“到时候,有的东西不要乱说。” 
我懂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随行记者这个职位总是很抢手,而且越是大牌的摄制组,就越是抢手,我了然的点点头,把红包放进包里。 
不就那么点事吗,安迷修和雷狮两个人不和的消息可是铺天盖地的在wb传播,自然是不能外添油加醋,再加上卡米尔和安莉洁之间的关系也引得人浮想联翩。 
我越想越发现这个剧组还真是多事,也就知道了为什么凯丽要选择我这样的小记者——比较好处理。 

然后我就接到了我需要处理的第一件事情。 
那是在坐车去拍摄场地的时候,卡米尔和安迷修本来就一直在交谈,上车时雷狮更是直接坐到了卡米尔的左边,然后递过去一杯水,水温刚刚好。 
说实话,我作为一个记者看过报社里那些人这么些年追查跟拍雷狮,第一次知道雷狮对人还能这么贴心温柔,而不是咧着嘴嘲笑戳他人痛处。 
紧接着,安迷修坐在了卡米尔的右边,这让我很疑惑,因为我们报社从来没有接到过说安迷修和卡米尔关系很好的信息,当然卡米尔和雷狮关系很好的信息我们也没有接到。 
只是当年爆出过卡米尔和雷狮住同一栋公寓,还可以理性推测两人关系不错,但安迷修就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了, 
而自从安迷修坐下来,雷狮就一改他刚刚的样子,变成了我们熟悉的张狂的雷狮,把安迷修大大小小的问题全部嘲讽了一遍。安迷修没有理会,拿着一块饼干低下头和卡米尔说话,然后雷狮就一把把卡米尔拉进他的怀里,充满敌意的盯着安迷修。 
这个情况,卡米尔是雷狮的小情人…? 
也不应该啊,卡米尔是知名作家,理应不会因为钱或者名声和雷狮在一起,如果是因为相互喜欢为什么不公开?而且卡米尔被雷狮拉进怀里的时候,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瞳孔缩了一下,应该也是有些惊讶的。说明卡米尔也没想到雷狮会做这个动作,可是之后充满信任的整个人从紧绷到放松,也不是普通朋友能够达到的程度。 
那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引人深思了。 
安迷修依旧是笑眯眯的,但是从我的角度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的手掌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难不成安迷修喜欢卡米尔?不然也不该有这么大的反应。 
所以说安迷修和卡米尔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 
我在心里咆哮,这时候安莉洁也参与了战局,直接把卡米尔从雷狮怀里拉了出来,她自己搂住卡米尔的肩膀,发丝蹭在卡米尔的脸颊上——然后,安迷修就撕开饼干的包装袋,亲手喂进卡米尔嘴里。 
虽然卡米尔神色冷淡身体僵硬,但安迷修能做出这个动作就已经让人受到惊吓了。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困惑,凯丽坐到了我的身旁,指着雷狮跟我解释:“我就是希望你对这些能够保守秘密,钱不够我给你加。我知道你很好奇,我也会给你讲,雷狮是卡米尔的表哥,当年公寓爆料的时候他们正住在一起。” 
然后凯丽的手指向安迷修和安莉洁:“那两个,安莉洁和卡米尔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不过不要指望他们两个有什么绯闻了,下辈子吧。安迷修在雷狮和卡米尔中学一起搬出来的时候,就是他们两个的邻居,也是认识很久了。” 
我狐疑的盯着凯丽,毕竟她说的这些,那么多家报社却一点都没挖出来,想让我信服也有点难,凯丽耸了耸肩似乎不以为意:“你去问他们给你的也是这个答案,而且这批人是卡米尔去处理的。”说到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表情严肃了不少。 
“对了,你千万不要惹卡米尔,他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最恐怖的一个人。”我点点头,算是知道了,并且放在心上,只是下一秒我转过视线继续去看那场闹剧的时候,发现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 
卡米尔一手被雷狮拉着,雷狮抿着嘴唇神色不善的盯着安迷修,安迷修拉着卡米尔另一只手的袖子,眼睛笑得弯弯的,轻言细语和卡米尔聊天,把雷狮完全当成背景板。 
安莉洁已经退出战局,坐在前面侧着身子过来看,还一边掩嘴笑。 
我居然觉得这有点像修罗场,一定是我今天太兴奋了,毕竟雷狮和安迷修都没有公开出柜怎么可能是以卡米尔为中心的修罗场呢。 
我自己都不信。 

哦,最后还是解决问题了,卡米尔似乎是有着晕车,雷狮才会在上车时往他怀里塞了杯温水,而他们这么折腾车还晃悠,卡米尔不负重往的吐了出来。 
吐在了雷狮身上,我也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卡米尔一直没有什么反应,一直都是任他们为所欲为——因为没有精力,估计全部的自控力都用来对付一阵阵涌上来的恶心感了。 
雷狮却没有很生气,直接把衣服脱了下来往另一个位置一甩,我是不是该庆幸做的是大巴车,空位特别多而且车身长,那种奇怪的馊味不至于传到我的位置来。 
然后安迷修把卡米尔怀里一直抱着的水瓶扭开,递到卡米尔的嘴唇边上,卡米尔只是浅浅的啜了一口,就低垂下眸子像是要睡过去。 
安迷修再把水瓶盖好放在自己这边,然后主动把卡米尔按到自己的肩膀上,卡米尔勉强把眼睛掀开一条缝,看见安迷修微微下垂旳眼角,眼皮缓缓覆盖上深蓝色的瞳孔,长长的眼睫毛在眼睑上投影出一片阴翳。 
过了一会儿,卡米尔动了动脑袋,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睡着,而安迷修则是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卡米尔睡得不顺心。 
雷狮换了件衬衫,拿着个小小的毯子盖在卡米尔身上,刚好从白皙的颈脖到纤细的脚踝盖得严严实实,不由得引人猜测是否为专门定制。 
最后雷狮坐了下来,一遍遍的把卡米尔偶尔伸出的手给放回毯子里,也收敛了对安迷修的敌意,三个人加一个安莉洁看上去倒是一派和谐。 
我想了想,按下了快门,并把这张照片放进了我的记事簿里,最后报道时我拟的题目叫“原作和导演修改剧情过后,在椅子上休憩。”至于安迷修和雷狮,我的解释是由卡米尔人为进行阻隔,毕竟他们两人不和。 
我大概是知道凯丽需要我遮掩什么了,同时我也觉得——这差不多是欺诈新闻了。 

当然,我最开始不理解卡米尔为什么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包括特别挑三拣四的凯丽,在面对卡米尔时也会客气不少。直到逐渐加深对卡米尔的了解,我才知道这个名字后面意味着什么。 
9岁才开始上学,一路跳级18岁完成大学学业开始读研究生,童年时期受到家庭暴力,是雷狮带着他一起搬出来自立生活,但在生活中却是卡米尔在照顾雷狮——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甚至一些电器的修理。安莉洁曾经揽着卡米尔肩膀发牢骚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卡米尔做不到的事情。” 
而这样一个人,在文学界受到如此的尊重与追捧看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了,但同样的,卡米尔性格并不骄傲自大眼高于顶,虽说有些冰冷得不近人情,但其实很多东西他都是放在心里的,你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会恰到好处的伸出援手。 
好几次安莉洁在乡村差点走丢,都是卡米尔出去找回来的,包括雷狮、安迷修、凯丽、甚至剧组里面每一个人,都不敢说自己没有受过卡米尔的照顾。 
所以我从最开始的为了钱办事,开始为卡米尔考虑——雷狮和安迷修的女友粉极其可怕,而我们都不想卡米尔受到那些女友粉的轰炸。 
尽管卡米尔本人可能还没有察觉就是了。 

而第二件,几乎耗费了我所有心智都没能处理好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这样的思想转变以后。 
当时我正在暂住地里,整理目前已经拍摄了的照片,看哪些能以刊登出去并且尽量减少卡米尔的曝光度——他似乎不喜欢上报纸。 
这时候有人告诉我,摄制组那边凯丽和雷狮似乎起了争执,我心下好奇,于是前往拍摄场地。一进去就看见雷狮和凯丽争锋相对,而凯丽的身高虽然比雷狮矮一大截,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 
我去问摄影师发生了什么,摄影师告诉我这一段是安迷修和雷狮的对手戏,而雷狮却拒绝拍摄这一段,不然就是疯狂ng。 
安莉洁看见我过来了,向我招一招手示意我过去,然后跟我说:“这一段基本是不能正常拍摄了,之后肯定需要你的帮忙来解释这一段的拍摄失误。”我懂的,观众都不是傻子,如果拍摄失误却没有合理的解释肯定会招致许多无脑黑,尤其是凯丽的名誉将大大受损。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较好,于是我细心的去听雷狮和凯丽争执的内容,大概是因为这一段雷狮有一句对安迷修说的台词:“你明明有很多次机会杀我,居然没下手,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这种都几乎等于调情的台词,卡米尔居然毫无负担的写出来了,而编剧安莉洁和导演凯丽都没有提出要改,令人有些意外。 
安莉洁看向我耸耸肩:“我们本来以为有卡米尔镇场子,雷狮会比较听话。”但是——我转过头,看见卡米尔搬了个小板凳坐着,靠在导演椅上睡着了,呼吸绵长眉目舒缓,一看就睡得正熟。 
不愿意打扰卡米尔吧?雷狮是个很任性的人,这些天来如果不是卡米尔在这他几乎要翻了天,而且还有一些剧本要临时修改,卡米尔一直在和安莉洁凯丽商讨,很是辛苦。 
雷狮那边不愿意松口,安迷修拧着眉毛却是一把捂住了雷狮的嘴,明显满脸的不耐烦:“你能不能轻点声,别吵到卡米尔睡觉。”然后撇撇嘴:“要不就按雷狮说的做吧,这一段给雷狮脸部特写,毕竟这句话他说不出口,就算说出口了我也全身起鸡皮疙瘩翻恶心。” 
凯丽翻了个白眼:“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反对吗?”于是招呼着摄像师去调整摄像机位置重新拍摄,而问题来了。 
这么明显得拍摄失误,不能简单以两人不和来解释了——私人恩怨永远低于演员素养,能影响到演员本质的恩怨,不说出具体原因只会更麻烦。 
正好卡米尔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声音都还带着朦胧的睡意问安莉洁怎么了,两个人凑在一起,我看着两个人相差无几的头顶心里有了个想法。 
————tbc———— 

评论
热度 ( 156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