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下雨天要记得带伞啊

霜天七实月:

*您好,第一次写轰出,有ooc还请多担待 


*原著向,雄英期间 


*无逻辑爽文 






“下雨了…” 


绿谷出久把手伸到空气中,理所应当的感受到了冰凉的雨丝穿过指缝一路滑下,最终滴落在地面上,泛起阵阵涟漪。 


地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水,踩上去就会有水花飞溅在裤脚上留下痕迹的程度,绿谷出久苦恼的望着朦胧的雨幕,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 


“该怎么回去呢?” 


他只是出来买一下日用品,被丽日御茶子和一众女孩子拜托,莫名其妙多了一大堆要买的东西,导致选购的时间加长了不止一倍,才会没能在下雨前赶回去,以至于要在便利店躲雨。 


绿谷出久想起来,他下午好像说好了要和轰焦冻一起做作业——这周的作业有点难,如果和轰君一起会好很多,而现在这个计划明显也泡汤了。 


“要不我冲回去吧…” 


绿谷出久思索着这家便利店和校园的距离,越想越沮丧,虽说不算太远,但如果直接冲回去也会被淋成落汤鸡,清洁吹干的时间可能远比等雨停再回去的时间还长。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啊…” 


绿谷出久长叹一口气,他实在不愿意看见轰焦冻失望的眼神——也许是失望吧?诚然,轰焦冻那一张常年没有变化的脸,确实不太容易看出情绪。 


但绿谷出久喜欢盯着轰焦冻的眼睛看,蓝黑色的眸子咋一看似乎比轰焦冻的脸还平静,但如果仔细去挖掘,就能发现其中隐藏起来的种种情绪,那是掩藏在平静海面下的激荡的暗涌? 


但绿谷出久询问周围,都说看轰焦冻的眼睛完全没有感觉,饭田天哉甚至一本正经的给绿谷出久分析了这件事情有多么荒谬,让绿谷出久一头雾水。 


他又看了眼轰焦冻的眼睛,这次是高兴。 


绿谷出久确认自己在轰焦冻的眼睛里读出了这个情绪,他有些疑惑,但不打算再和丽日御茶子与饭田天哉商量。他突然发现,似乎只有自己能看见轰焦冻的这些情绪,这个发现让他隐隐有惊喜的感觉,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物。 


轰君的情绪只有我一个看得见。 


绿谷出久还记得自己在为这个事实而兴奋。 




等到绿谷出久回过神,外面的雨势稍微小了点,绿谷出久再度把手指伸到空气中。 


冰凉的水汽贴着皮肤,丝丝缕缕的似乎想钻进去侵蚀绿谷出久的指骨,绿谷出久皱着眉头,把手又收了回来,为难的看了一眼自己抱着的口袋,好像女孩子们有很多东西不能淋雨。 


那要不还是再等会? 


绿谷出久转头盯着店里的闹钟,指针已经毫不留情的指向三点,而他和轰焦冻约定的时间是三点半。 


门外的雨霎时又下大了,带着倾盆的气势,似乎是想把整个世界都刷洗一遍一样,在路边上溅起大片的水花,在绿谷出久的裤脚留下深深的印记,冰凉的水贴着绿谷出久的皮肤,凉意从脚踝一路向上攀缘。 


绿谷出久向后退了一步,让自己完全躲在便利店房顶的阴翳下,这才免去了另一片水花的突袭。 


得了,这是完全回不去了。 


绿谷出久长叹一口气,鼓着腮帮子,把怀里抱着的东西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轰焦冻,指尖敲击着键盘,给轰焦冻发去了一条简讯。 


“下次出门…一定要记得带伞。” 


绿谷出久还有些气鼓鼓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目光死死的盯着窗外的雨幕,琢磨着这场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停。 




[from 绿谷出久 


抱歉轰君…我被这场雨堵在校门口外面的便利店里面了,会晚点到,真的很抱歉!] 


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把手机关掉,放在桌子上,然后手撑着脸颊开始盯着窗外的雨发呆。 


他确实期待了很久今天和绿谷出久一起做作业这件事情,尤其这是绿谷主动提出来的,虽然当时轰焦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点点头,但心底的兴奋感到底是隐藏不了的。 


而本来的轰焦冻以为有好几个小时可以相处,然而这一场雨直接把时间缩短了不少,看这雨的架势,每个2小时是不会停的。 


轰焦冻开始掰着手指计算,绿谷大概是7点左右要回去,这是他说过的,3点到7点,4个小时,5点到7点,两个小时。 


轰焦冻一下子就焉了下来,他和绿谷单独相处的时间一下子少了两个小时,这个认知让他无比沮丧,对这场雨也是愈发的不满。 


并不是他平时并不能和绿谷相处,只是单独和群体到底是有区别的。 


平时他看见的绿谷总是和丽日御茶子还有饭田天哉待在一起,这三个人仿佛有奇怪的磁场,让轰焦冻纠结了很久也插不进去。 


这也就导致了轰焦冻大部分时候,只能远远的看着,并不能真的和绿谷说上几句话,幸好轰焦冻有一个挺好的位置,这个地理环境让他可以毫无负担不被任何人发现的观察绿谷。 


轰焦冻常常盯着绿谷出久蓬松的头发出神,想象着自己的手掌放上去,那些头发又将以怎样的状态变化,亦或者手感是否像它看上去那样柔软。大脑长久的被放空,直到绿谷出久有了下一步动作,发出些许声音才会回过神来,然后又盯着绿谷出久出神。 


绿谷出久偶尔会转过头来,目光与轰焦冻相接,先是像小兔子一样惊诧一下,然后便是一个大大的笑容,轰焦冻心里炸开了花,而表面上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依旧是古井无波的样子。 


轰焦冻的笔在纸面上无意识的打转,画出一条条弯曲的线条,聚集在一起,绞不清楚,轰焦冻中断了自己的思想,视线下移,看见了面前乱糟糟的线条。 


有点像绿谷的头发。 


轰焦冻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抬头看了眼钟表,分针才堪堪转到15的位置。刚刚思来想去那么多,似乎都因为个绿谷出久有关,导致时间似乎过得比平常快很多,一回神却发现只过了短短十五分钟,这种巨大的落差让轰焦冻莫名有些烦躁。 


窗外的雨依旧不停歇的下着,而绿谷出久依旧没来,轰焦冻想起下午的时候,确实在教室听见了女孩子们要拜托绿谷买东西的声音。 


似乎这就是绿谷出久不能直接冲进雨里跑过来的原因,轰焦冻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回绿谷短信,手忙脚乱的点开简讯的页面,打了一大段叫他放心的话,却又全部删掉了。 


果然平时比较冷淡,突然说这么多,看起来会很奇怪吧,最后长长的的一段话只剩下几个字。 


[to 绿谷出久 


没事的,别淋湿感冒了。] 


发完短信,轰焦冻如释重负的肩膀松了下来,他盯着外面细细的雨丝出神,略一侧头就看见了背后靠在门口的雨伞。 


轰焦冻眨眨眼睛,直接站起来,拿起门口的雨伞,走出了宿舍。 




绿谷出久总算听见了他等待许久的来自轰焦冻的简讯,这长久的沉默让绿谷出久以为轰焦冻因为自己迟到的事情生气了,连简讯都不回,甚至已经在思考该怎样向轰焦冻赔礼道歉才能让轰焦冻原谅自己。 


“没事就好…” 


绿谷出久捂着胸口长舒一口气,依旧双眼无神盯着门外阴沉的雨,嘴里似乎是喃喃自语。 


“这场雨到底什么时候停啊…我应该记得带伞的…” 


突然间,远远的一抹清亮的白色,像是掀开窗帘透入室内的清晨第一缕阳光一样,撞进这个被乌云和雨丝隐蔽的空间,让绿谷出久深绿色的眸子也染上星星点点的纯白。


轰焦冻撑着一把伞慢慢的走近便利店,最后在绿谷出久面前站定,他把伞稍微倾斜一点,雨水就顺着光滑的伞面倾斜而下,滴落在石制的人行道上,溅起水花,刚好浸染在绿谷出久的裤脚上。


绿谷出久瞪大了一双眼睛,似乎不太相信面前站着的是轰焦冻,确实,刚刚才发过简讯的人,还以为对方会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等着,完全没想到现在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把伞向自己这边倾斜,一副要自己钻进去的样子。


不过是叫自己钻进去吗?绿谷出久不太敢确定,万一对方只是想起来要买什么东西过来了呢?所以他在短暂几秒冷静下来以后只是站在原地和轰焦冻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轰焦冻有些疑惑,开始思考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哪里惹绿谷不快了,不然按照绿谷出久的性格,他们两个人不至于这么尴尬的在原地沉默对视,半晌绿谷出久犹豫的开口。


“轰君···是来接我的?”


轰焦冻点点头。“恩,外面雨下大了,会着凉。”绿谷出久听完轰焦冻的话,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他躲在便利店的房檐下面到底是哪来的可能性会着凉,但还是很感谢轰焦冻过来接自己这个事实的,再者他看见了轰焦冻眼睛里几乎是满溢出来的希冀。


让人无法拒绝呢,绿谷出久转而笑了出来,他抱起放在一旁的东西直接钻进了轰焦冻的雨伞下面。


“轰君谢谢!轰君···真的很温柔呢。”


轰焦冻转过头与绿谷出久的眼睛对视,他能够直接看见绿谷眼底沉淀的浅滩,那种毫无遮拦的,发自内心的感叹让他的喉头缩紧,一个字符在嘴里转悠了几圈最后被挤出来。


“恩。”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积水上溅起水花,水花带出来的水珠又落在旁边的水洼里,混着依旧落下的雨滴,泛起一片涟漪。


绿谷出久偷偷抬眸瞄自己身侧轰焦冻的眼睛,他不理解为什么轰焦冻只对自己完全不做情绪上的设防,以至于他直接看见了近乎于凝实的幸福的情绪,这毫不掩饰的满足让绿谷出久脸颊有些发烧。


他低下头,轻轻嘀咕。


“果然下次出门还是要带伞···”



评论
热度 ( 107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