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女生生理期来了要注意些什么

霜天七实月:

@亦风叶 的千fo点文 
*卡单方面性转,主雷卡,有一些双安 
*ooc,无逻辑爽文 
*学pa
*目录






雷狮目光第三次扫过卡米尔的位置,那里却没有他熟悉的身影,只有空荡的座位,上面放着的书被风吹动书页掀起。 
雷狮忍了许久还是没忍住,站起身走到安莉洁桌子旁,轻轻敲了敲安莉洁的桌子。 
正是大课间的时间,安莉洁趴在桌子上睡得发梢都翘起,被雷狮敲桌面的声音吵醒,眼角下垂,眼睛里隐隐有红血丝,还带着朦胧的睡意看向雷狮,声音都粘稠不清。 
“怎么…了?”雷狮没有犹豫,直接把问题问了出来“卡米尔今天怎么没来?” 
安莉洁像是还不清醒的样子,声音模糊的在喉头转了几圈“你不知道吗?今天卡米尔…” 
话还没说完就整个人倒了下去,雷狮摇了摇安莉洁的身子,对方不为所动依旧沉沉睡着,让雷狮不禁陷入了更深的思考——他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安莉洁才会这么困。 

安莉洁一直到上课才悠悠转醒,老师进来了没几分钟背后感觉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安莉洁低下身子捡起了小纸团,摊开上面是雷狮不羁的字。 
“卡米尔到底怎么了?” 
安莉洁犹豫了一下,提起笔写了几个字“来亲戚。”转过头去想扔给雷狮,被眼尖的老师看见,直接一个粉笔砸在安莉洁头上,好在纸团还是丢了出去,距离雷狮的脚边不足3厘米。 
雷狮找了个老师不在看他的时间,把小纸团打开来看,上面的来亲戚三个字让雷狮一头雾水。且不说他们本身就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家里到底会不会有人来看他们,再说了家里本身也讨厌卡米尔,更不可能越过自己直接去找卡米尔。 
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 
雷狮被这个疑问困扰,这堂课都没仔细听,笔记本上都是些鬼画桃符的涂鸦,一下课就直接冲到安莉洁的桌子前,双手在桌面上一拍,把安莉洁吓了一大跳。 
“怎…怎怎么了?”雷狮的脸一旦板起来就很有压迫力,大概是保留了他以前做小混混时的一些习惯,把安莉洁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坐在安莉洁前桌的安迷修转过身来,在雷狮的手背上拍了一下“雷狮你别吓人。”雷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把安莉洁吓着了。 
他放缓了语气:“卡米尔怎么了?什么叫亲戚来了?”安莉洁愣了一下,然后瞳孔微微放大,显露出惊讶的样子“你不知道?” 
雷狮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安莉洁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应该知道什么?”安莉洁沉默了一会,脸上挂着尴尬又不失礼仪的笑容,堪称安迷修附体。 
“我说,你身为哥哥居然不知道妹妹的经期?大姨妈听说过吗?没听说过?那月经呢?你连你妹妹的经期都不知道,你真的是一个好哥哥吗?亏你平时还自认对卡米尔好,结果连卡米尔的经期都不知道。” 
安莉洁说完这堆话,雷狮已经完全成呆滞状态了,安莉洁撇他一眼,轻飘飘的撂下一句话。 
“唉…看错你了。” 

雷狮思索了良久,好像确实每次到这几天卡米尔就会特别难受——诚然,他没怎么了解过女生的那些东西,包括生理周期,就连月经这个词都只出现在过他初中时的生理课本上,没什么实感。 
如果不是这次安莉洁说起来,这个问题应该还会被继续忽视吧。 
雷狮长叹一口气,暗忖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关心卡米尔,手指已经下意识的打开了手机,调到某度的页面,输入月经期间注意事项几个字。 
等到回过神来,琳琅满目的解答一个一个的在他的眼前跳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恍神的期间做了什么。 
雷狮认命的一个一个的看下去,然后手在一旁写写画画,把一些重要的地方记下来,准备放学之后去申请到卡米尔的宿舍看看她——他是哥哥,关心妹妹是正常的。 
嗯,绝对不是什么别的感情,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安莉洁用余光瞥见雷狮在抄写东西,伸手拍了拍前桌安迷修的肩膀,凑到耳边“怎么样,我演得像吧?” 
安迷修礼貌性的轻轻鼓掌,声音很轻,不足以引起雷狮的注意“世界欠你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安莉洁嘿嘿笑了两声又坐了回去,嘀嘀咕咕的说着些话。 
安迷修懒得听安莉洁的嘀咕,反正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这两个人进度真慢,居然还要我的助攻;什么时候能够光明正大的喊出骨科大法好这三个字啊;照这样下去应该很快就可以戴上墨镜吃狗粮了吧。” 
安迷修敲了敲安莉洁的桌面“你还真为卡米尔着想。”安莉洁翻了个白眼,然后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很骄傲的样子“那当然,卡米尔是我的闺蜜好姐妹!” 

卡米尔其实没有那么难受,有的人的经期就是会特别痛,而有的人的经期却没什么感觉,能蹦能跳能喝冷水,生龙活虎和平时没什么区别,顶多有点烦躁。 
卡米尔就是后者,今天请假的原因其实只是早上睡过头,起晚了借坡下驴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在寝室里呼呼大睡。 
所以当雷狮敲门的时候,卡米尔还是没能反应过来,只当是安莉洁回来拿东西,裤子没穿直接去开了门。 
然后就和雷狮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大概三秒后,卡米尔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穿的什么——好像只有一件雷狮的衬衫,两条大腿露在外面,卡米尔条件反射的想去摸自己的胸口,又苦于在雷狮面前,活生生把这个念头掐死在摇篮里,冥思苦想许久想起来自己应该是穿了bar的。 
卡米尔眨眨眼睛,现在的情况不是一般的尴尬,半晌才无力的挥了挥手,犹豫的开口“大哥?” 
雷狮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明显很不满的样子,卡米尔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哪里没做好——反正事情都大同小异,今天和安迷修多说了几句话,昨天和金勾肩搭背,前天被佩利整个人圈在怀里。 
这些在卡米尔看来没什么的事,都引起了雷狮的不满,究其原因,雷狮总是用一句你是女孩子搪塞过去,就不想想当年雷狮还是个混混的时候卡米尔是不是跟在身后,上能打架下能出谋划策,那个时候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是个女孩子。 
雷狮把手上拿着的保温桶放在地上,把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整个盖在卡米尔的身上,把那双腿遮得严严实实“穿好衣服,别着凉了。” 
卡米尔一头雾水,还是犹豫的点点头,随后被雷狮拉着进门,摁在床上,转身去打开那个保温桶。 
卡米尔微微侧着头,想去看雷狮在捣鼓什么,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让她皱紧了鼻子。 
棕黄色的水在桶里激荡着,因为雷狮的动作隐隐有晃出来的趋势,最后停在卡米尔面前,上空还隐隐飘着白气。 
卡米尔吞咽了一口唾沫,她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毕竟雷狮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她从裹紧的风衣里伸出一只手,指了指保温桶。 
“大哥…这是红糖水?”雷狮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有点尴尬,就算是兄妹关心,关心到经期上,却也太尴尬了。似乎只是热血上头,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手就这么做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似乎一到和卡米尔相关得事情,雷狮就会丧失一切一往无前的勇气,变得踌躇,小心眼,爱计较,会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会因为卡米尔和别人的一些正常交往范围内的接触而吃醋,最后凶巴巴的板着一张脸把卡米尔和那个人分开。 
明明他不该是这样的人,他应该——应该更大大咧咧,或者说有股痞气?这是安莉洁说的,但不管怎么样,都不该是现在这种状态,总的来说,这不雷狮。 

相较于雷狮丰富的内心戏,卡米尔的想法很简单。 
她不能让这个尴尬的气氛维持下去了,从她问出这句话以后,雷狮保持抿唇凹造型的姿态已经长达三分钟。 
这三分钟卡米尔从诗词歌赋想到了人生理想,最后确定以及说的话应该没有触及到雷狮的禁区,甚至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问话。 
那这就不太对了? 
卡米尔不觉得一句普通的问话,可以让雷狮呆滞这么久,但她又不敢提醒,总觉得如果提醒好像会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只能憋着满肚子的疑惑眨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雷狮,希望他能够早点从他的内心戏中解放出来。 
“嗯,是红糖水。”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雷狮总算是回魂憋出几个字,卡米尔却如遭重击,内心被刷屏,面上却是一派古井无波。 
卧槽???真的是红糖水??? 
卡米尔犹豫了许久,用干涩的喉咙吐出几个字“大哥…怎么想起来煮红糖水?”这下满头问号的变成了雷狮“你不是经期吗?安莉洁说你很难受。” 
我就知道是安莉洁! 
卡米尔在心里给某个名为安莉洁的小人扎了一针,还是乖乖的接过雷狮手上的红糖水,一仰而尽,希望靠着红糖水甜腻的味道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些。 
雷狮似乎终于想起了他的人设该是怎么样,咧起一边唇角,勾勒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还难受吗?” 
红糖水什么时候能够和热水同等地位了???热水才是救世神水吧??? 
卡米尔内心很崩溃,还是眨眨眼睛,露出了一个弧度清浅的笑容“嗯,好些了。” 
雷狮长舒一口气,终于放松下来坐在安莉洁的床上,开始搬着指头给卡米尔絮絮叨叨的说她需要注意的事情,简直安迷修附体。 
“要做好经期卫生工作,要多吃新鲜蔬果,不要喝冰水。”说着还把一个巨大的保温杯往卡米尔怀里一塞,一袋水果被雷狮放在卡米尔脚边。 
而他明显还没说完“不要吹冷风,不要着凉,也不要洗头,注意保持心情的愉悦,还要保证充足睡眠,以保持充沛精力。”最后雷狮表情严肃,拿出手机调到日历的界面。 
“所以卡米尔你的月经都是这个时间来吗?” 
卡米尔有些凌乱,她不仅凌乱还懵逼,在雷狮絮絮叨叨的期间她无数次想开口说雷狮说的这些她都知道,属于基本常识,但看雷狮这么认真的样子又把这句话憋回去了,还安慰自己——这是雷狮的一片好心。 
而雷狮现在这副样子,是想以后一直这样???卡米尔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动荡的心情,手指颤抖的在雷狮的屏幕上点了一个日期。 
雷狮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在卡米尔头上揉了一把,推开门离开的时候瞥见了角落的一抹冰蓝色发丝。 
他没有戳穿,只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女生寝室。 

安莉洁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慢慢走出来,不满的鼓起腮帮子。 
“这人怎么这么怂的?这么大好的展示男友力的机会都把握不住,居然真的这么一本正经。”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因为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而在空荡的走廊,声音可以传播得很远。 
那么理所当然的,寝室里也听得见。 
“安 莉 洁!” 
安莉洁这才后知后觉的发展,她可能即将被前不良少女抹杀她作为人的存在,直接一溜烟的跑了——如果她记得不错,安迷修住得地方离学校不远。 
嗯,我这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奇奇怪怪的心思! 






Lo主碎碎念, 
关于哥哥关心妹妹经期的问题,我家里的哥哥确实是记住了我的经期,来之前三天开始断我冷水,月经期间一直都特别照顾我,我觉得他是个好哥哥! 
所以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小私心? 

评论 ( 1 )
热度 ( 297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