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三则

霜天七实月:

爽文,短,段子
今天的预定更新有点短,再附赠3则段子
P1雷卡
P2安卡
P3瑞卡



“卡米尔,我问你,你们拉文克劳会怎么谈恋爱?”
卡米尔头都没有抬,依旧沉浸在他的论文里,似乎面前的羊皮纸就是他的一切,随口回答。
“我不知道,我不是一个典型的拉文克劳,不过也许是按照计划按部就班?也许吧,也许。”
卡米尔随口答完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抬起头来看向已经坐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玩着自己手指的雷狮。
“大哥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他听见了桌子发出的吱呀的悲鸣,微微皱起眉头“或许在你回答我以前,还是下来比较好。”
“哦,好的。”雷狮无所谓的耸耸肩,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到卡米尔身边“你们拉文克劳的恋爱方式真的很无聊啊,什么都是计划计划和计划,还是该说果然是拉文克劳吗?”
卡米尔的眉头皱得更紧“大哥,我都说了我不是典型的拉文克劳,所以我也不会这样——”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打断了,他咧起一边嘴角,呈现出一个高昂的弧度。
“也许你该试试斯莱特林式的恋爱?”
“斯莱特林?”卡米尔下意识的重复雷狮的话,随后放下笔转身正对雷狮“那是怎么样的恋爱?我不太了解。”
“哦,斯莱特林式恋爱,斯莱特林。”雷狮挑了挑眉,他慢慢贴近卡米尔,最后他们的唇几乎没有距离,就算有也就几毫米而已。
“我想应该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吻?”

“卡米尔——”安迷修又叫了卡米尔的名字,他试图挤出点眼泪,软化卡米尔的铁石心肠。
“不去。”事实证明一点用都没有,拉文克劳的严谨科学与对书本认真的态度都完完全全像一个拉文克劳——一点都不像一个要求分院帽把自己分到拉文克劳的格兰芬多小鬼。
安迷修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又眨了眨眼睛“但是,卡米尔你看,我们谈恋爱有三个月了吧?”“嗯哼?”卡米尔斜睨着眸子看向安迷修“但是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出去约会过!”安迷修直接跳了起来,他双手摊开不可置信的盯着卡米尔。
卡米尔笔头抵在唇边,微微仰头想了想,好像是这样,他放下笔,语调放缓了不少“好吧,好吧,我错了,那我们该怎么做?”
安迷修眼珠转了一圈,把问题抛回给卡米尔“你们拉文克劳会怎么做?”卡米尔皱起眉头“拉文克劳?也许是做个计划,然后按着计划按部就班?”
安迷修蹭到卡米尔身边,仗着自己手长脚长的优势把卡米尔整个人搂到怀里,手不安分的揉着卡米尔柔软蓬松的头发。
“那试试格兰芬多的恋爱吧。”
卡米尔眨眨眼睛,安静的等着安迷修的下文“所以我们出去吧,逛街、吃饭、看电影、去爬山或者哪个风景区,都好。”安迷修笑得柔柔的。
卡米尔挑了挑眉“这就是你们格兰芬多的恋爱方式?” 安迷修把卡米尔搂得更紧了些,脸颊贴上卡米尔的侧脸。
“我知道,这很普通,但是我们格兰芬多,只要和我们喜欢的人做一些普通的事就满足了。”


安莉洁在卡米尔的面前晃了晃手,才让他把发散的思维收回来,她焉巴巴趴在桌子上。
“我说卡米尔,你和格瑞啊——”
“嗯?”卡米尔听到安莉洁的话,眼神聚焦在她身上,安莉洁的手指玩着自己的发尾。
“一点都不像情侣,就像两个普通同学,不对,比我和你还要生分。”
卡米尔眉头拧着,手指无意识的转着笔“有吗?我觉得还好?”安莉洁直接一拍桌子“当然有!”
“你们两个都是拉文克劳的人,你知不知道外面受你们两个的影响都把拉文克劳说成什么样了。”安莉洁的脸皱在一起,苦口婆心的劝着卡米尔“性冷淡,性无能。”安莉洁双手摊开,悲叹望天“我都可怜我们分院的男生。”
“哦,是吗?”卡米尔不以为然,手把自己的围巾再往上拉了拉,遮住了自己颈脖处昨晚对方留下的吻痕。

评论
热度 ( 123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