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一场正经的狼人杀游戏 上

霜天七实月:

@竹墨哲 的千fo点文,雷卡玩狼人杀 


*菜逼狼人杀玩家,里面的内容来自前几天打的一局骚板子。天狼玩家,没有尝试过面杀,已打到主播区,守卫胜率78,其他牌胜率50以下。 


*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表达,作为一个只会玩守卫和狼人博心态的菜逼玩家,如果有错误请各位大神不要喷我。 


*除了雷卡以外,其余cp自由心证


*目录








“边角位必开狼!” 


这是安迷修上警之后的第一句话,然后毫不犹豫的遭到了坐他旁边的安莉洁的唾弃,法官丹尼尔反而没什么感觉,微微笑着说了一句:“位置学也是可以的。”安迷修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开始他的第一波发言。


“第一个上警,没什么好盘的,看了下位置,除了7号和9号以外全员上警,那么警上开多狼,警下可能有1狼,或者是个4狼上警的板子,一会预言家可以警下验一推一。另外根据位置学,边角位必开狼,16712请好好发言。”然后直接退水,不多加说话。


4号安莉洁发言,一上来直接打了3号安迷修“我觉得3号玩家不做好,这又不是网杀,哪来的边角位开狼的定理还不如等一下看夹刀位和神的位置呢,不过3号玩家盘出了两个,这个板子要么是4狼上警的板子,要么是警下验一推一,我觉得验一推一的可能性更高。”她和安迷修一样,发完言直接退水,警下的安迷修似乎很委屈,不太明白安莉洁为什么要打自己,拉了拉安莉洁的袖子,安莉洁撇了一眼安迷修往卡米尔身边坐了坐。


“5号发言,我反而觉得3号做好,3号虽然打了位置学,但不得不说确实是在为好人做事,至于4号目前还看不出来,不过好人面偏大。板子的问题3、4号已经盘了,我就不再多说,警下是7号和9号也就是说8号要么开神要么开狼,8号你不跳身份直接推。”


8号帕洛斯撇撇嘴,对5号卡米尔的发言不置可否,卡米尔的眼神和帕洛斯对接,吞咽了一口唾沫,顿顿神继续说”这个板子不上警的应该是民,4狼上警的话,我不信三连民,就算3狼上警,8号你也得给我拍身份。“说完也是退水,眼神转向他的下置位。


6号雷狮回过头冲卡米尔咧着嘴笑,伸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被安迷修看见了直接跳起来对着丹尼尔就说”法官大人!我举报!这个雷狮他打场外!“丹尼尔直接在安迷修头上敲了个爆栗”驳回,6号请发言。“安迷修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受到了区别待遇。


“6号全场唯一真预言家,不是诈身份,退水吃枪吃毒吃一切,昨晚验得我上置位卡米尔,是个金水,验卡米尔的心路历程——”雷狮说到这顿了顿,低下头正好看见卡米尔微微上扬的眼角,直接俯下身子在卡米尔脸颊上亲了一口“我觉得我不用再讲了吧?”雷狮摊开手笑得张狂。


10号位凯丽的表情有点抽搐,她举了举手,好像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把手收了回去。雷狮环视了全场,看见没有质疑的表情,才接着说“警徽流打1,3定格局,虽然我不想赞同安迷修——但不得不说,边角位开狼的几率挺大的,尤其是我作为一张神牌在边角位,那么剩下的边角位应该是要开狼的。我的习惯是先把我这边排干净,再去管对面,警下我不验看票型,不投给我的直接推。再说一遍,6号全场唯一真预言家,守卫记得来守我一天。“


“8号玩家发言,你看5号都这么给我施压了我不跳个身份是不是不太好。”帕洛斯眼睛笑得弯弯的,活像一只狐狸,眼神不住往卡米尔身上瞟,雷狮看见了,身体稍微前倾,替卡米尔挡住了帕洛斯的视线“不好意思,8号一张女巫牌,昨晚银水10号。”安迷修听到这话瞳孔突然放大,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然后卡米尔眼神一瞥,看见了安迷修的表情,眨眨眼睛。


“我来盘一下现在的格局,我们的6号预言家盘得不错,先排干净一边的打法也没问题,只是警下不验真的好吗?你能确定他们不会打倒钩?现在我后面还有5张牌,不太确定后面还有没有预言家,但我觉得6号预言家力度挺大的,尤其是心路历程。”帕洛斯挑了挑眉“不是一般的真实。”


帕洛斯发完言也退水了,10号凯丽似乎很兴奋直接站了起来“10号玩家很高兴,接到一张银水,这无疑增加了我的力度,这里一张预言家牌,昨晚验的下置位11号玩家,是个金水。警徽流打7、3,我还是要往警下去验一下的,打验一推一的板子。6号和我对跳,直接推,那边角位我就放一放,右边开了8号女巫和我10号预言家两张神牌,11号又是我的金水,剩下三个人至少开1狼,我往对面验,定格局。”


凯丽歪着头又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希望警下的人能够认清预言家,投我一票。“11号格瑞清了清嗓子,表情没什么变化,似乎并不因为自己接了金水就高兴”现在只有8号一个人跳女巫,那我们就暂时认他女巫身份,10号预言家给我发了张金水,我不是一个反水的人,暂时站边11号,我是一张民牌,那么这边2神2民的情况下——我不相信警下没有一张民,对面可能是3狼连坐的板子。“


金苦恼的咬着下唇“12号玩家发言——可是我也是民,我们这边3民2神,那剩下那个人定狼?还是对面4狼连坐?不会吧。”他歪着身子,痛苦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半晌像是自暴自弃一样,直接扑进了格瑞的怀里,声音闷闷的”我不管了,我跟着格瑞走,格瑞应该不会骗我。“格瑞嘴角微微抽动一下,然后伸手去揉金的脑袋。


相比起金那种晕晕乎乎的发言,埃米的发言就要清晰很多了“我是一张平民,我选择站边6号预言家,不止是因为他赤裸裸的威胁,而且是因为他的心路历程和验人逻辑,那个给人的震撼太深了——而且我认卡米尔是金水,卡米尔的发言很正,逻辑也很明白,在那种位置上都能盘出这么多东西肯定是一个好身份坐实。雷狮的预言家完全是他的金水给他加了不少分,8号的女巫身份成迷,我并不完全相信他,没别的原因,直觉。“


艾比拧了一下埃米的手臂,埃米嘶的一声,算是住嘴不再说话,艾比这才开开心心的拍拍手“作为归票位,我和埃米的选择不一样,我站边这张10,虽然8号女巫身份成迷,但到现在他确实是全场唯一跳女巫的,怎么也要给面子,那银水预言家全场身份最高,不跟她跟谁?而且我也是一张平民牌,对面3民我们2民,民坑钻了狼,我觉得金那种晕晕乎乎的发言一看就是闭眼民,埃米发言清晰有点像开眼——是不是可以把埃米当冲锋狼打?发言完毕,号票10号。”


埃米叹了口气,似乎早就知道这种情况,自家姐姐哪怕背锅也要和自己唱反调,两个人绝对不可能站在同一边。丹尼尔笑眯眯的让警下两个人投票,两个人都投给了10号,10号顺利拿到警徽。


丹尼尔心情很好的样子,张嘴说出几个字:“昨晚无人死亡。”更是确定了8号女巫的身份,凯丽没什么反应选择了警左发言。




9号玩家佩利愣神了很久才开始说话“啊啊?到我发言了啊,我是一张民,10号有女巫发的银水,我觉得10号预言家面更大,所以我投给了10号,这就是我警上投票的逻辑,应该没投错吧?那就跟着预言家走了啊。”


帕洛斯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伸手去拧佩利的脸颊,佩利一头雾水的任由帕洛斯揉捏,眼神里还有些懵懂“我觉得9号是张倒钩狼牌。”佩利瞬间清醒,呲牙咧嘴的向帕洛斯示威,帕洛斯不以为然,还伸手去捂住佩利的嘴“毕竟那种晕乎乎的发言,和金的发言状态完全不一样,就是心里发虚的状态,加之发言也没什么逻辑,就是狼人派过来拉崩好人团队的一张倒钩狼牌,今天先推对跳的预言家,我晚上去把佩利给毒了。”


佩利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也就不再反抗只是坐直身子,对帕洛斯很不满的拉开距离。帕洛斯无所谓的耸耸肩,7号紫堂幻小心翼翼的缩在一边,看见帕洛斯和佩利似乎不准备再进行互动,这才小小声的开始说自己的看法。


“我单纯是觉得10号预言家全场身份最高…自己是神牌还有女巫发的银水,女巫应该要在警上拍身份的吧?既然前面没有拍的…那8号应该就是真女巫,所以投给10号是没问题的吧…”


雷狮的表情有些阴郁,他没想到自己没有拿到警徽,连语气都不是很好,劈头盖脸就要一堆不好听的话砸到瑟缩的紫堂幻身上。幸好卡米尔察觉到雷狮的状态,反手握住雷狮德手,手指在雷狮手心画着圆圈,雷狮深吸一口气,这才没有爆发。


“再说一遍,6号本场唯一真预言家,昨晚的5号是金水,我觉得8号不是女巫,8号不是那种首夜会捞人的人,真女巫如果在后置位跳出来,不想盘东西,卡米尔归票,过。”


卡米尔有些无奈,雷狮这明摆着自暴自弃的状态,让他不知道从何盘起,但他是雷狮的金水,也是雷狮的弟弟兼恋人,多重身份决定了他就是为雷狮善后的那个人,现在也只能认命的开始从头盘逻辑。


“5号玩家发言,我是守卫,第一天守的3号,平安夜,8号说自己的女巫,但他是在我的压力下跳出来的——而且跳的有些仓促,以至于在警下居然没有盘自己的银水可能是自刀的问题,我谅解女巫有银水情节,但这点必须要由女巫来盘,所以8号狼面很大。”


雷狮因为卡米尔的话似乎打起了点精神,一只手撑脸,歪着头看着卡米尔。


“除此之外,9号在我的视角看来是爆狼,在警下投票,给狼人预言家打冲锋的,不过由于发言太差,被帕洛斯为首的狼人团队抛弃了。这也就是第二点我为什么觉得帕洛斯是狼,既然是面杀,那就要考虑本人的问题,佩利的智商狼人不可能派他打倒钩,最多只可能是冲锋。所以我不认10号预言家,站边6号,你们可以不认6号预言家,继续站边10号,但再留他一天,听听验人,真假女巫夜里自己解决,今天先推9。”


安莉洁整个人挂在了卡米尔身上,她算是找到了队友“4号枪牌,站边6号预言家,本来我还不确定,结果10号的票型有点太恐怖了,再加上5号金水逻辑盘得好,输了就输了,头铁。”


她双手摸到卡米尔的脸颊上,指尖掐住反复揉捏“点狼坑,8.9.10定狼,剩下的11.1.2出容错,12号那个发言一看就是闭眼民,虽然是跟风但是认下了,79至少开一民,既然9号是狼,那么7号一定是民。真女巫我建议不要跳,再藏一天,我知道民们不信6号预言家,所以我们不推,今天推9定狼牌,过。”


说完安莉洁整个人靠在卡米尔身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玩手指甲,安迷修定了定神“我···我是一张···平民牌,站边6号···恩···别的没什么可以盘的了。”卡米尔挑了挑眉,安迷修现在这个状态和他警上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吞吞吐吐的似乎在隐藏些什么,但安迷修就算警下这样,他也不可能是一张狼牌——那么他的身份也就明朗了,大概是一张女巫被安莉洁那句女巫不要跳给吓着了。


“好了好了!2号玩家发言!”艾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高昂,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手指直接指向埃米“我虽然是一张平民牌,但现在的状态很明显了嘛,10号真预言家,45钻狼坑的神牌,8号女巫,9号定狼,3号那个样子也是狼吧?还有1号,应该就是剩下的一匹狼了,1369四狼没有容错,今天推9晚上女巫毒3,再推两天,游戏结束。”


埃米叹了口气,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他知道他的老姐性格比较单纯,从根本上就不适合狼人杀这个尔虞我诈的游戏,但没想到头还这么铁,两神站队的情况下发言还这么大胆“1号真的是平民···站队10,该盘的5号都盘完了,没什么要补充的,今天推9,女巫的事你们夜里自己去解决,过。”


金还是懒洋洋的,不过与其说是懒洋洋,不如说因为局势太过复杂直接放弃思考,整个人窝在格瑞怀里,脑袋放在格瑞的颈脖处“呜哇——好复杂,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弃票,你们继续。”格瑞伸手揉了揉金的头发,声音冰冰冷冷的。


“作为10号预言家的金水,我再跟一天,6号预言家不做好,但是他的金水身份应该比银水都高,预言家不一定是预言家,但金水一定是真金水,这点可以放心了。今天先投9,守卫过来守10号一天,第一天不是出对跳预言家的轮次,过。”


凯丽撇撇嘴,她放松的靠着背后松软的靠背“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出9吗?不过作为预言家,还是要再说一句,我点的狼坑和2号差不多,别的没什么好盘的,11号,12号玩家发言都中规中矩,还是等今晚的刀口出来再说吧,明天结合刀口一起盘。警徽流不变,我希望守卫能够来守我一下——虽然我觉得不可能,过。”




丹尼尔做总结发言。


“好的,第一天发言结束,请投票。”


“除了12号和9号弃票以外,全员投9,9号出局请发表遗言。”


9号佩利站起身,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还有遗言啊?好麻烦,没什么要说的,我就是一张倒钩狼,没想到被抓出来了。”完全无视了在一边紧紧皱着眉头的帕洛斯,直接走到另一间房去。


丹尼尔走到灯旁边,手指放在开关上。


“那么,天黑请闭眼。”












lo主碎碎念,


并不是那种很好玩的狼人杀···过于正经甚至有点枯燥了orz


先跟小可爱们道歉,我知道你们可能想看那种搞笑的狼人杀···但我一想起狼人杀就全是逻辑qwq


这局也是有原型的,这局里面我是5号守卫,因为是一个位置特别神奇的局,所以拿过来写了orz


看不懂的小可爱,不要慌,写完后面有复盘。



评论
热度 ( 91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