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一场正经的狼人杀游戏 下

霜天七实月:

@竹墨哲 的千fo点文,雷卡玩狼人杀 


*菜逼狼人杀玩家,里面的内容来自前几天打的一局骚板子。天狼玩家,没有尝试过面杀,已打到主播区,守卫胜率78,其他牌胜率50以下。 


*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表达,作为一个只会玩守卫和狼人博心态的菜逼玩家,如果有错误请各位大神不要喷我。 


*除了雷卡以外,其余cp自由心证


*看复盘戳主页


*目录








“天亮了。” 


“今天8号死亡,由警长决定发言顺序。” 


第二天醒过来,凯丽依旧选择了警左发言。 




“7号发言…”紫堂幻也蒙了“昨晚这是发生了什么?单死?狼刀了女巫女巫没开毒?不应该啊…”紫堂幻眨眨眼睛“按理说女巫这个轮次再怎么都要开毒了…我不知道,听后面的神牌盘吧。”


紫堂幻挥挥手表示自己的发言已经结束了,而雷狮依旧要死不活的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上下眼皮打架“6号预言家,昨天1号是个金水,12对立,2号可以标狼打了,12号跟风闭眼民,7号也应该是民,1号也是民,游戏结束了,11号真金水,可惜是个假的预言家,今晚我象征性的去验一下11号吧。”他仿佛遭到了巨大的挫折——事实也如此,4民里面有3个都不和他走,这对一个预言家而言是一次失败的游戏。 


卡米尔安抚性的用手抚着雷狮的脊背,从颈后一直到尾椎骨,这是他认命的,他的人生因为雷狮而改变,那么把时间奉献给雷狮也是理所当然的。他需要为雷狮的任性处理后事“守卫,昨晚盾了3,3号应该是女巫,昨晚把8毒了出去,今晚我自己守。依旧站边6,10号是个假银水,身份不一定比6号高,好人们可以再看看选择站边,今天我想归票10,但不知道归不归得出去,好人外置位不要分票,最后1号你来归,在2.10里面归。”


埃米肩膀上突然被卡米尔赋予了重任,浑身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下一个发言的安莉洁。 


“我来分析一下场上的局势。”安莉洁一发言就非常强势,还恨铁不成钢的拧了一把安迷修腰上的软肉“3号应该是女巫,而且现在还有一瓶解药,女巫如果第一天开了药不可能不跳的,而安迷修身为女巫没跳应该只是因为双药女巫要藏一天。那第一天的平安夜,应该是守卫守出来的,那我第一天被首刀,守卫第一天守上置位是公认的吧?” 


“我觉得我们已经过了预言家对跳给强神的阶段,双药女巫第一天不跳是基本操作,只是我们的守卫厉害得有点过分,守出两天平安夜,今天归票10,11吃验。” 


安迷修没了安莉洁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他眨了眨眼睛,细细的琢磨着什么,半晌才开口“我手上确实还有瓶解药,而且今天晚上是开药的轮次,守卫可以空首交给我就行了。昨天8号抢我女巫衣服强势带队,我直接晚上把他毒了,应该是毒出去一匹狼,我作为一个女巫的职责尽到了,后面你在看你们的,归票10,过。” 


“2号发言,我不服!我真的是平民,而且现在也是头铁站边10,有本事就把我出了啊?哪有守卫第一天守中人居然还没有同守同救死了的,这种骚板子我没见过,那肯定是要常规来打的。今天依旧听预言家归票!”艾比深刻的发挥了头铁的特质,不管别人怎么劝都不肯回头,发言依然是气势汹汹,但比起之前明显理亏了不少。只是不知道这份头铁,到底是因为10号真的那么厉害,还是有什么私人恩怨在里面。 


埃米苦着一张脸——毕竟归票的重任在他身上,他得要在2.10里面归,而2号他的姐姐现在正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让他一阵心悸,实在没有勇气归2,纠结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归票10…我是民,不知道说什么好,11和2,验一砸一吧,过。” 


金没有变化,他大概是全场打下来唯一一个不为所动的人了,这次他连言都不想发,比了个手势就直接让格瑞发言,格瑞看金这副样子连连叹气,但除了把金漏得更紧一点,别的什么动作都没有。 


“11号发言,狼人交牌没法打了,今天13456全部都投10,1112102票追不上,7号乐观估计弃票,不乐观估计跟着票10,10号必出局的情况下,我晚上吃验。明天预言家一定是活着的,守卫空守,不刀女巫女巫要开药救人,刀女巫明天我要被查杀,就算今天推2,轮次也不够了,所以狼人直接交牌,891011四连狼。” 


凯丽撇撇嘴跟了一句“鬼知道这个什么神奇的位置,你们是3456四连神吧?幸好民不是连着的,不然这局就厉害了。” 




丹尼尔见狼人交牌,也就去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死掉的帕洛斯和佩利走了出来,帕洛斯因为身高问题搭不到佩利的肩膀,只能斜着眼睛看佩利。 


“我觉得是佩利拉崩的狼队啊,就算把他当弃子也来不及了,只能认栽。” 


艾比处在崩溃的边缘,开场站错预言家的边,后面还因为私人恩怨头铁死跟,这种局——不知道要被埃米怎么嘲笑,她作为姐姐的尊严受到了冲击!没曾想埃米根本就没有想嘲笑她的意味,只是好笑的看艾比抓狂。 


紫堂幻蹲在一边和凯丽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金则是睡着了,呼吸绵长的打在格瑞的颈脖上,格瑞让帕洛斯递了个毯子过来盖在金的身上,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 


帕洛斯坐在椅子上抬头和佩利聊天,佩利的表情不是很高兴,大概是因为帕洛斯又在说一些觉得佩利蠢的话——哪怕这次输真的是因为佩利拉崩团队。 


安莉洁和安迷修这边就明显多了,安莉洁拧着安迷修的耳朵,在他耳边大吼“你能耐了啊!我被首刀你还能不救我的!”安迷修脸上温和的笑容似乎从第一天开始就烟消云散,根本挂不住,这个时候声音更是凄惨,想要躲避又因为安莉洁的力气不小挣脱不开。 


“我以为你是狼人自刀骗药…”安莉洁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好歹是把拧着安迷修耳朵的手放开,转而用指尖捏住他一点点皮,笑呵呵的转动“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啊,狼人,自刀,骗药。” 


安迷修似乎想哭,但又哭不出来,只能胡乱的点头,顺着安莉洁的意思让她稍微消气。卡米尔看得有趣,双腿盘着坐在地上,雷狮看见了凑过来,把下巴搁在卡米尔的肩膀上,说话扑出的气息刚好蹭过卡米尔的脸颊。 


“卡米尔——” 


雷狮没有说什么有意义的话,只是拉成音调叫了卡米尔的名字,卡米尔从安莉洁和安迷修的闹剧上收回注意力,微微偏头看向雷狮,鼻腔挤出一个气音算是回答。 


雷狮拉过卡米尔的下颚,让他转头,唇瓣相接——但也止步于此,随即便就分开,仗着自己手长脚长的优势把卡米尔整个人搂在怀里,胸口紧紧贴着卡米尔的后背。 


“卡米尔——” 


他又叫了一声,这次卡米尔连气音的回答都没有了,似乎也很累——也对,刚刚那场狼人杀可以说是靠他一个人带领好人团队把狼队打崩,尤其是在预言家消极怠工的情况下,这个工作的难度直线上升。 


雷狮也知道自己刚才却是有些过分了,不管不顾把事情和后续工作全部丢给卡米尔,这个时候半讨好的蹭了蹭卡米尔的脸颊。 


“你要是困就睡一会。”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累了的是大哥你吧,你才完结一个大工程就过来陪我们玩狼人杀,我一会要开车,没办法睡的。” 


“嗯。”雷狮的声音里都带着浓厚的困倦,他用他极少数还能活动的脑细胞想了想,安迷修不会开车,自己困,安莉洁平时安安静静的一开车就把汽车当赛车开,唯一靠谱的也就只有卡米尔了。倒也不再劝卡米尔睡觉,自己抱着卡米尔的肩膀沉沉睡去。 


卡米尔再看了一会安莉洁和安迷修,回过神来,身侧的呼吸已经变得平稳走绵长,他知道雷狮睡着了,微微动动肩膀让雷狮睡得更舒服。 


“大哥,睡吧。” 




全场最可怜,甚至是唯一的可怜人丹尼尔。 


环视全场,发现没有一个地方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只能自己找了个角落自抱自泣,琢磨着下一次什么时候再组织活动。 


也多亏了他们以前是同学这么久都没有生分,还能在狼人杀的战场上杀得如火如荼。 


好像就这样看着他们的背影。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也能走得很远。 










Lo主碎碎念, 


其实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似乎想表达什么,但又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就这样吧。 


一个枯燥的狼人杀游戏,没有别的狼人杀文那么有趣,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在此道歉,并且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评论
热度 ( 6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