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该怎么缓解第一次上台前的紧张情绪

霜天七实月:

 *竹子,夜凌的乐队pa


*乐队pa的图


@野岭の龍卷風  @沉迷卡色2竹战士 


*目录






卡米尔他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 
当他按下最后一个键的时候,他的全身几乎都在颤抖,腿肚子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打颤,他已经没有力气走路了,只能保持一个姿势站在原地,胸腔犹如破碎的风箱一般剧烈的开合,随着呼吸起伏。他跟着雷狮的身影向前走了一步,却因为脚步的无力眼看就要倒下去,脑海里完了两个字已经白纸黑字的浮现出来,却被雷狮搂住了后腰,总算是没出什么乱子。 
他们的第一场演出,结束了。 

他们走下场,佩利和帕洛斯快步走在前面——这两个人的体力比他们好很多,雷狮本来该是体力最好的那一个,却为了照顾卡米尔而故意放缓了速度,他摘下耳麦,低伏下身子凑在卡米尔耳边。 
呼出的温热的气息扑在卡米尔的耳垂上,声线因为刚刚的演唱,现在还显得有些沙哑,却格外的低沉具有魅力。 
“还紧张吗?” 
卡米尔眨眨眼睛。 

昨晚的时候下起了雨,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打下来,落在玻璃的窗户上发出咔哒的声音,嘈杂得让人生厌,光线也被雨幕所折射,不知道发散到哪里去了,整个窗外被黑暗所笼罩,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花草也因为连绵不断的阴郁而耷拉着叶子,连点亮眼的东西都没有。 
卡米尔不禁加快了指尖敲击桌面的速度,和着窗外的雨声,在屋内敲击出断奏的音律,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目光穿过给窗户凝望着远方模糊的山的远影,似乎是在沉思,思绪都随着风吹拂雨珠的脚步飘远了。 
“卡米尔,你的节奏乱了。” 
像是被抓住了绳线的风筝一样被扯回地面,卡米尔转过头看见了雷狮,他正倚靠在木制的门框上,耳垂缀着一枚耳钉,明晃晃的,为这个黑暗的夜提供了一丝光明。 
卡米尔垂着眸子一言不发,他的心思很乱,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知道该想什么,只是想放空大脑,目光追逐着窗外乌云的脚步随波逐流。 
卡米尔听见了雷狮逐渐走近的脚步声,一声声的像是扣击在心扉上一样,引得他的心怦怦的跳,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因为雷狮的脚步声而如此紧张,但确实的,他的神经不断紧绷,眼珠不住向下瞟,瞥见了雷狮的裤脚。 
“在为明天紧张吗?” 
紧张?卡米尔眨眨眼睛,可能真的是紧张吧。毕竟当初只是一时激动没有经过太多思考直接和雷狮一起从家里逃了出来。现在看来,除了鬼迷心窍以外卡米尔无法定义自己当初的行为,大概是因为雷狮谈到梦想时那双对着天空伸出的手,从指缝中泄下星光实在是太过明亮,而雷狮的眼睛也仿佛是天上星星中的一颗,一时被晃花了眼,才会答应吧。 
大抵也是因为没有经过充分的思想准备,现在才回陷入这样一个焦灼的境地——我真的够格吗?一定有比我更优秀的键盘手吧。说实话卡米尔是钢琴转的键盘手,虽然两者有许多共同之处,但到底是不一样的,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就是会差一截,甚至在有时候帕洛斯发疯带跑节奏时,都得用浑身解数才能拉回来。 
如果换个人肯定会做的更好吧? 
这样的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随即在脑子里根深蒂固,像是一棵大树一般越长越大,在卡米尔的心里枝繁叶茂的生长着,它的根系深深的扎进了卡米尔的内心深处的平时没怎么动静,但明天就是表演之际难免无法自拔的疯狂抽动起来。 
卡米尔无法冷静,他害怕自己给雷狮拖后腿,让雷狮本来完美无缺的表演有了污点,卡米尔不想这样。他长久的沉默到底还是让雷狮注意到了点什么,雷狮蹲下身子与卡米尔平时,手指攥着卡米尔侧鬓头发的一缕,在指缝间玩着。 
“没必要紧张的,你是我雷狮的弟弟,我有音乐天赋,你就一定有音乐天赋,不要紧张,你平时怎么做的你明天就怎么做,这样就行了。” 
卡米尔木讷的点点头,话是这么说,但对于消除紧张的情绪却没有任何的作用,雷狮似乎也是发觉了这一点,难得的长叹一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缓解卡米尔紧张的情绪——他甚至从来没安慰过人,别的人的情绪与他有什么相关,至于卡米尔?他平时太过于内敛连情绪都不会表现出来,自然从来没有给过雷狮安慰的机会。这就直接导致了现在雷狮想到的安慰的方法除了好乖、没事和大道理以外,就什么都没了。 
雷狮啧了一声,这一声明明是混在背景的雨声里的,却还是被卡米尔敏锐的捕捉到了。他有些不安的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雷狮伸手又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等到明天再说吧,明天自然就会好起来的,现在你先睡觉。” 
说完直接强行抱起卡米尔向他的卧室走去,卡米尔缩在雷狮的臂弯里不知所措,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最后只能抓住雷狮的袖角,被雷狮安顿在床上,雷狮温热的唇与卡米尔的额头相触碰。 
“晚安,明天会好的,雨也会停的。” 
“嗯呢。” 
卡米尔抿着唇点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场雨一直下到了今天下午,直到演唱会开始前不久都还没有停。雨声淅淅沥沥的打在石制的场地上,声音依旧嘈杂不堪,仿佛没有接到电台的收音机所发出的声音一样,让卡米尔十分烦躁。 
他掀开门帘,看见大广场上没什么人——两个原因,一个是还在下雨,一个是距离开场还有些许时间。门外阴郁湿冷的空气从卡米尔掀开的缝隙里钻进来,钻到了温暖的室内,直接把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帕洛斯,一个哆嗦吵醒了,帕洛斯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从桌上爬起来。 
“谁把门帘掀开了?” 
大抵是因为于睡梦中被吵醒,帕洛斯的语气有些冲,他环视了一圈眼看就要向卡米尔发作,却被雷狮一把摁住脑袋,按回了桌子上,额头与桌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雷狮?!” 
“睡你的觉去!” 
帕洛斯撇撇嘴,眼神在雷狮和卡米尔之间晃悠,最后没好气的低下头嘀咕了几句,就又趴回桌子上,睡觉去了。雷狮拉开椅子,向卡米尔缓缓走去,握住卡米尔刚刚掀开帘子的手,伏在卡米尔的耳边。 
“还在紧张?” 
卡米尔没有答话,只是下意识的攥紧自己的衣角,雷狮轻轻笑了起来,声音很轻,却因为离卡米尔极近以至于像是一声惊雷一样在卡米尔耳畔炸开。 
“嗯?” 
卡米尔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了,嘴巴张开,想说的话语在口腔中翻腾,到底是说不出口,吐出来的话语早已变了味“没有,只是雨声太烦了。” 
“雨声?”雷狮听见卡米尔的话,借着卡米尔的手把帘子拉开一个小缝,一小片光撒了进来。天空褪去了昨天那般阴沉,明显要明亮很多,虽然没出太阳,但云层总算挪动开,露出了背景湛蓝的天空。雷狮把帘子盖回去,室内再度只剩下一片昏黄的灯光,他咧开嘴笑了出来。 
“雨声停了啊。” 
室外零零碎碎有人入场的声音,距离他们的表演开场只有短短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卡米尔就要作为乐队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之一,站在台上表演。这个想法让他的心剧烈跳动起来,犹如鼓铭一般,连雷狮的声音都不太能传达到他的耳膜里,反而是门帘外细碎的说话声被无限放大,清晰可闻。 
卡米尔的脸颊上猛的接触到一个温暖的手掌,和外面裹着秋意的凉风不一样,这双手掌心的温度仿佛从他的脸颊顺着血管,一路传递到了心里,那些躁动的声音被压低了许多,他涣散的眼神重新聚集,看见了与他的脸贴得极近的雷狮。 
“没事的卡米尔,不要紧张,我在你身边。”雷狮放慢语速,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声音虽然不算很大,但对于卡米尔而言却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卡米尔无力的张了张嘴,点点头。 
雷狮放开贴在卡米尔脸颊两侧的手,又揉了揉卡米尔柔软的发丝,转身在帕洛斯的脑袋上敲了一个爆栗“起来了,要做准备了。” 
帕洛斯虽然坐了起来但是两眼放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刚刚雷狮所说的话的意思,不满的啧了一声,拉开椅子向准备室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依旧现在门口的卡米尔。 
“卡米尔?还不去准备吗?要上台了。” 
“嗯。” 
卡米尔点点头,总算是挪开脚步,跟在帕洛斯身后向准备室走去。 

本来以为紧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但真正站在舞台上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下面一双双发亮的眼睛,正用期待的目光看向自己。卡米尔的喉头发紧,他不知道他能否承担得起他们的期待,他反而觉得自己只会使他们的期待落空,因为他远不如观众们所想的那般厉害。 
一想到这些,他的手指就僵硬住了,没法按下一个键,但乐团的第一首乐曲是以键盘手开场的。随着卡米尔长久的停滞,舞台上鸦雀无声而观众席上的窃窃私语也越来越大,一声声的传递到卡米尔的耳膜里,他愈发的紧张,紧张到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其他声音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面前空无一物,只有一片明晃晃的白光。 
果然不行的吧。 
卡米尔颓然的想到。 
突然自己垂下的另一只手被人握住了,他的气息开始回暖,他艰难的转动眼珠,看见了站在自己身侧的雷狮——刚刚雷狮顶着佩利帕洛斯和观众席上所有人疑惑的目光,离开自己的原定站位,现在了卡米尔身边。 
雷狮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给卡米尔比着口型,雷狮的速度很慢,让卡米尔可以一个个的辨认出。 
“我在,别怕。” 
这是雷狮传达给卡米尔的话。 
突兀的,卡米尔觉得自己的身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牵着自己的那双温暖的手,他用力回握住雷狮,深吸一口气,脚尖轻点地面,节奏被叩响,同时手指用力,按下了第一个键。 

“嗯,不紧张了。” 
卡米尔的唇角微微上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雷狮摁住了后脑勺,向他那边碰去。 
唇齿粗暴的相接触,卡米尔的牙齿甚至把雷狮的唇瓣磕出一条血口,铁锈味顺着雷狮的舌头传递进卡米尔的口腔里。 
“那就好,你有我,不用害怕。” 
“嗯。” 

评论
热度 ( 144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