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二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以下正文————


卡米尔在脑子里转了几转金所说的情况,再把事情结合自己身上分析了一会,就彻底把可能性排除。


反而为这位难得的友人担忧了起来,连带着昨晚都没睡好,帕洛斯早晨在拉文克劳休息室见到卡米尔的时候都惊讶的挑挑眉。


卡米尔带着歉意的冲帕洛斯笑笑,帕洛斯大概是明白了卡米尔这是不想让自己多问的意思。


也不会自讨没趣,随便叮嘱一句。


“要休息好啊,不要想太多。”


就拿起自己的书本去上课了,卡米尔则是在休息室等安莉洁。


帕洛斯是二年生,卡米尔和安莉洁都是一年生,今早的第一节课是魔药学,在安莉洁的提醒下卡米尔返回去拿忘带的羽毛笔,紧赶慢赶才算赶上魔药课的开课时间。


趁着教授还没进来的时候,安莉洁在旁边有些担忧。


“你没事吧?黑眼圈,很重。”


卡米尔摇摇头,正想再说些什么,教授走进教室,身后还跟着几位学生。


卡米尔拍拍安莉洁的肩膀让她放心,就转头把注意力集中在教授身后的几名学生上。


就看见雷狮和安迷修正在互瞪,而且愈演愈烈,隐隐有把魔杖拿出来的趋势。


教授头疼的锤了锤自己额头,转身不满的一人给了一个爆栗,才算让两人勉强安静下来。


“今天是我挑了几个三年生,这几个三年生似乎对魔药学没什么兴趣,以至于一直不合格,所以专门带过来重补一年生的课程,燃起他们对魔药学的兴趣。”


雷狮撇撇嘴,不屑的把头转向另外一边,安迷修则面色尴尬的低下头,不去看台下一年生的表情。


安莉洁扯扯卡米尔的衣角,卡米尔一转头就看着安莉洁担心的样子,手指还指了指台上的两人。


卡米尔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抚性的捏了捏安莉洁的手指,卡米尔才刚把手指收回去,安莉洁就感受到一道逼人的视线投射在自己身上,一抬头却又消失了。


正松了一口气,就看见雷狮的紫眸带着挑衅紧紧盯着自己。


安莉洁才刚松的气又提了起来,却看见教授的书本敲到了雷狮头上。


“不要恐吓一年生!”


雷狮努了下嘴,也没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低头看向地板。


“好了那么我们今天制作···”




教授看起来是有什么东西没拿而返回办公室,学生们难得放松的小声交谈起来。


卡米尔的背后坐的就是金和嘉德罗斯,金有些兴奋的把头往前凑,凑到卡米尔耳边问他。


“喂喂,那两个好像是雷狮和安迷修吧?他们两个为什么在互瞪,而且他们中间瞪过安莉洁吧?”


卡米尔正盯着小锅的煮沸程度计算时间把药草投进去,对于金的话没有多过在意。


在脑子里想了想,好像安莉洁没有惹过雷狮和卡米尔,就直接把金否决了。


“他们两个不对盘不是常事吗?至于瞪安莉洁,是你的错觉吧?”


金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嘉德罗斯提着领子抓了回去,还恶狠狠的接了一句。


“渣渣!你的魔药要煮沸了!”


金只得把想说的话憋回去专心致志的对付这锅难闻的魔药,一边加草药还一边捂着鼻子一脸难耐的样子。


前座的艾比把身体向后仰,赞成了金刚刚的意见。


“我也看到了,安莉洁好像是被瞪了一下。”


艾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埃米拍了一下。


“老姐!你的魔药翻了!”


艾比这才发现因为刚刚的动作过大,直接把这一小锅魔药打翻了,抓狂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抱着埃米鬼哭狼嚎觉得自己一会肯定逃不出教授的魔爪。


卡米尔觉得多多少少也有自己的原因,就把自己多余的草药递过去,让埃米帮着看看还能不能补救。


只是多多少少还是不放心,一个人就算了,两个人都这么说。


卡米尔皱起眉头,仔细再把时间过一遍,确实没想起来雷狮和安迷修什么时候和安莉洁不对付了。


还是担忧的问了一下安莉洁。


“你刚刚被瞪了吗?”


安莉洁的魔药已经做好了,被主人精心盛好放在桌上,主人正愣愣的对着魔药出神,思考刚刚那渗人的目光到底从何而来。


听到卡米尔这么问,觉得如果说出来卡米尔夹在中间肯定不好办,只是摇摇头也没说什么别的。


卡米尔依旧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声。


“真的有问题一定要和我说。”


“嗯。”


安莉洁点点头,就垂下眸子,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记好的笔记上。




雷狮和安迷修被安排在最后一排,对于前面几排的行动一览无余。


看到安莉洁和卡米尔的互动,雷狮眯起了眼睛,手指在魔杖上摩挲。


安迷修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金凑到卡米尔身边说话才抬起眸子略微扫了几眼。


虽然有些远听不太清晰,但金的声音很大,还是能模模糊糊听到几个词。


“安莉洁···瞪···”


安迷修在心里慢慢整理线索,旁边的雷狮呢喃出声,随后撇了安迷修一眼。


“你的眼神太露骨了。”


安迷修下意识的直接反击。


“也不知道上次还试图替卡米尔换衣服的是谁?”


“呵,那你还总盯着卡米尔出神呢。”


雷狮嗤笑,手上却是按住安迷修的肩膀渐渐用力。


安迷修一巴掌把雷狮放在肩膀上的手拍下来,手指蹭着下巴。


“我觉得他们两个只是单纯的朋友,也有可能关系更上一层,是挚友。”


雷狮下意识的想把脚翘到桌面上,但行动到一半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被遏制,重新放回地面。


“啧,就算知道也不舒服。”


安迷修耸耸肩,垂下的眸子看不清情绪。


“但也不能做什么。”


雷狮更加不耐烦,指关节敲打着桌面。


“我知道我知道,不用你多说。”


安迷修也被雷狮的态度惹得烦躁,想再说些什么,教授却从台阶上一步步走下来,首先把视线投向了最后一排。


安迷修抚平心中的躁动,强按耐下性子放慢语气跟雷狮提醒。


“如果你不想魔药学再挂科,现在最好装的乖一点。”


雷狮轻哼一声,也稍微有所收敛。


教授满意的看了两人一眼,缓步向前排走去,一个一个的检查药剂。


`



评论
热度 ( 161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