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二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十一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雷卡番外-灯火【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雷狮远远的坠在后面,安莉洁多看了雷狮几眼,确定他虽然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注意力牢牢集中在卡米尔身上后总算是放心的紧跟着卡米尔。


“所以卡米尔我们到底进来干什么的?”


卡米尔沉默了许久,才憋出两个字。


“探险。”


安莉洁没能忍住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身后的雷狮原本紧绷的表情也有些松动。


“卡米尔,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探险了?”


卡米尔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把围巾拉了拉,遮住微微发红的耳根。


“恩···最近。”


卡米尔自己也知道这个谎言有多拙劣,本来也就不指望他们两个相信,只是想堵一下他们的嘴不再多问。


安莉洁明白了卡米尔的意思,眨眨眼睛,安静闭上嘴跟在卡米尔身后。


卡米尔循着记忆与周围一点点的线索勉强拼凑出帕洛斯走的道路,最后停在了一片透明的结界前。


雷狮的表情变得严肃,凭着身高的优势快步走上来把卡米尔伸出的正要碰到结界的手拦了下来。


宽大的手掌把卡米尔的手紧紧的包裹在里面,掌心炽热的温度让卡米尔有些怀念。


雷狮瞟了卡米尔一眼,很快就把手放开。


卡米尔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但立马就恢复如常,深吸一口气控制情绪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问雷狮。


“大哥···知道这个?”


卡米尔把大哥两个字说出以后才明白这么些天一直梗在自己胸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或许他还不明白但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靠在雷狮身边,只是他自己把这归结于习惯。


雷狮似乎也有些异样,把头撇向一边。


“这是···拉文克劳的结界,里面封印了一根很危险的不受控制的魔杖。”


安莉洁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个闹别扭的人了,站出来打圆场。


“那为什么我们拉文克劳的人都不知道?”


雷狮似乎有些不屑的勾了勾唇角。


“你们这些好学生,这么会知道?”


雷狮专门在好学生三个字上加了重音,也不知道是在说安莉洁和卡米尔还是说别的什么人。


“大哥,能讲一下吗?这根被封印的魔杖。”


雷狮惊讶的看着卡米尔,卡米尔低着头,今晚他穿了一件黑色有帽子的连帽衫,整张脸都被笼罩在阴影中,现在又是黑夜,周围本来就昏暗,更加看不清卡米尔的表情。


雷狮感觉到卡米尔的情绪不太对,只是他现在没有立场去关心卡米尔,只能尽量简短的把整个事情的原委讲出来。


“就是以前有根被诅咒的魔杖,原主人是个斯莱特林的人,他喜欢的人是拉文克劳,最后那个拉文克劳的人骗了他,死之前就在这根魔杖上注入了大量的怨气,是拉文克劳的人封印掉的,现在想要进入结界必须是有一颗属于斯莱特林的心但属于拉文克劳的人才能打开,据说这根魔杖带有巨大的力量。”


安莉洁撇撇嘴,小声的嘟囔着。


“这都快属于怪谈了吧···”


雷狮撇了安莉洁一眼,脸上想要浮现出一些不一样的表情,但最后只是抽了抽没有多大变化。


“这就是怪谈,但我至少能保证,这个结界肯定不一般。”


说完雷狮捡起一块石头,又强硬的拉着卡米尔的手让他站在自己身后。


“小心。”


声音很小,小到站的不算太远的安莉洁完全听不见,但紧紧贴着雷狮的卡米尔却是听得清晰,眼眸微微动了动,湛蓝的眸子里眷恋一闪而过,就被理智压了下去。


雷狮没有听见卡米尔的回答,说不失落是假的,但还是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没说别的话,只是用力把石子掷向结界。


石头融进结界乳白色的光晕里,伴随着“滋啦滋啦”的声音,一圈圈的缩小最后化为灰烬消失在空气里。


安莉洁的脸色变得煞白,后退几步向着卡米尔身边靠来,卡米尔也知道安莉洁在害怕,微微搂着安莉洁的肩膀,顺着脊梁轻拍安莉洁的后背小声安慰着。


雷狮抿着唇,也不知道也想什么,明显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幸好我刚刚拦下来了。”


卡米尔听到这话,微微向着雷狮鞠躬。


“谢谢大哥。”


雷狮看到卡米尔这幅做派,歪着头咧着嘴笑。


“我可不是你所谓的学长,不需要这么对我。”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和雷狮争辩,只是拉着安莉洁后退几步。


“我先带着安莉洁回寝室了。”


说完就想转身离开,只是脚步刚刚虚晃出一个弧度,手腕就被雷狮钳住。


雷狮的力气很大,大到卡米尔整个人被雷狮完全拉进怀里,雷狮的脸和卡米尔的脸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双方的呼吸都直接扑在对方的脸上。


雷狮嘴角咧开的弧度很大,眼睛微微半眯着。


“你不会觉得你不用说清楚吧?”


卡米尔沉着脸,湛蓝的眸子里孕育着一点点怒意,却又被理智压制着,依旧是古井无波的样子。


“大哥请放开我,我会说清楚的。”


雷狮和卡米尔都很熟悉对方的情绪,这一点点被压抑的怒意被雷狮敏锐的捕捉到了,但雷狮可没打算放过卡米尔,他只想恶劣的在卡米尔最好的朋友面前撕毁他平静的面具。


雷狮凑近卡米尔的耳边。


“你在,生气什么。”


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贴上了一个温润的东西,雷狮的脸在面前放大,卡米尔直接了当,牙齿磕在雷狮的唇瓣上。


雷狮吃痛的退开,就对上卡米尔不太好的脸色,而在一旁的安莉洁终于忍不住了,魔杖出现在手中。


“力松劲泄!”


绿色的光芒击中雷狮的手腕,卡米尔向后倒去被安莉洁接住。


“是我看错了,就不该把卡米尔交到你手上的,这次不会伤到你,下次就说不定了。”


安莉洁示威般的晃了晃手中的魔杖,而卡米尔在安莉洁的帮衬下,勉强站了起来,向大哥鞠了一躬。


“多谢大哥在今晚的照顾,这周我会找时间过来解释的。”


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只是和安莉洁两个人扬长而去。


雷狮一个人留在原地,手指摩挲过染血的唇瓣,铁锈味弥散在空气中。


“这周么···”



评论
热度 ( 133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