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温水

霜天七实月:

繁星夜无责任番外
剧情相对独立,也可以理解为繁星夜剧情补足
全文戳主页。





如果能够回到相遇的那一天,要做些什么呢?
笑得再温柔一点吧。

——日剧《心有所属》主题曲

很多人说过,安迷修的性格就像一杯温水。
温温和和的,却又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温度,在外面看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只有把手指伸进去才能发现他和别人的不同。
有着相当大的可塑性,能够和任何人相处,能够包容任何人。
却在某些问题上会抛却温度凝固成冰,绝不后退一步。

安迷修第一次听到卡米尔这个名字是在新生分院仪式上,雷狮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个小孩子,连自己把鼻涕虫丢进他的长袍里都没发觉,而自己只是稍微问了句,肚子上就挨了一拳。
这个孩子看起来对雷狮很重要啊,安迷修趴在桌上揉着肚子的时候这么想着。
“卡米尔。”
安迷修明显看到雷狮的身体瞬间绷紧,好奇的侧头就看见那个瘦瘦弱弱的小孩子站起身来,向分院帽走去。
仅仅把分院帽带到头上没一会,分院帽就给出了结果——“拉文克劳!”
安迷修强忍着肚子的不适,也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嘲笑雷狮的机会,继续把手扒拉到雷狮肩膀上,微微侧目就能看见雷狮阴沉的脸色。
“怎么?伤心了?”
雷狮没有给出回答,而安迷修也自食恶果——肚子上又挨了一拳。

但真意义上和卡米尔接触却是在古代如尼文研究的课上,安迷修一直是这堂选修课的学生,而这门课相对于神奇动物保护学和天文学来说可以算是冷清了。
所以当安迷修一如既往的来教授这里报道时,本以为看到的还是去年几个熟面孔,却看见了那个瘦小的身影。
卡米尔身边跟着的是那天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有着水蓝色长发的女孩子,两个人正低头说着什么。
教授看到安迷修,朝安迷修招招手要他过来,安迷修刚靠近教授就被塞进一张纸和一支笔。
“安迷修你来记,我有点事。”
教授走的很急,急到安迷修都没有机会说出拒绝的话,只能带着苦笑坐在教授原本坐的位置上,一个个的给学生们登记。
直到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响在耳边。
“卡米尔,拉文克劳一年生。”
安迷修抬起头看见了那张已经有着熟悉的面孔,只是这般近距离的观察还是第一次,并不能算跟好看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庞,没有什么表情眉目间透着一股子清冷的味道,淡色的唇在颈脖间红色的围巾的遮掩下看得不是很清晰,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双蓝色的眸子。
和这一届非常出名的一个新生——金不一样,金的眸子是天空的颜色,正如他这个人的个性也是像晴天一样永远散发着光辉,而卡米尔的眸子却是大海的颜色,是深海的湛蓝,深沉又平静的海面下翻腾着情绪的暗涌。
卡米尔在安迷修长久的不加掩饰的注目下有着不知所措,但他的性格使然让他无法直接拒绝安迷修,只能把围巾再往上拉了拉,遮住他的嘴唇。
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已经盯了太久了,露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温柔的笑容,尽量把声音放轻柔安抚卡米尔的情绪。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走神,能再说一遍吗?”
卡米尔眨眨眼睛,那种清冷瞬间被击破反而显得有着乖巧。
“学长,我叫卡米尔,拉文克劳的一年生。”
安迷修抓着羽毛笔慢慢写下这三个字,又抬起头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意料之中的舒服的触感。
“我叫安迷修,格兰芬多的三年生,我为刚刚无礼的行为道歉。”
卡米尔没有说话,只是反对着安迷修鞠了一躬,就侧过身子把身后的女孩子让出来,那个女孩子刚刚好像在走神没有注意到一场闹剧,走上来声音有着同卡米尔眉眼间一样的那股子清冷劲。
“安莉洁,拉文克劳一年生。”

之后安迷修和卡米尔一直是不咸不淡的关系,两人见到后也能友好的互相点头打招呼,卡米尔有时心情不错还能给安迷修一个浅淡的笑容。
如果卡米尔来找雷狮时,两人遇到还能聊上好几句,但也不会有超出点头之交的感情。

安迷修这样一个像温水一样的人,你只能将他加热,不需要多高的温度,只是需要恰好,恰好加热到这个温度,温水就会变成沸水,相对应的,感情也会发酵,变质。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午后。
相较于雷狮喜欢夜晚,安迷修最喜欢午后。
暖洋洋的阳光斜斜的照射在屋顶上,安迷修刚刚从变换墨汁文具店出来,就看见了斜对角的卡米尔。
卡米尔抱着一摞书,还裹着丽痕书店的包装,而他的身侧站了一个小孩子,脸上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拽着卡米尔的衣角,卡米尔一脸无措,只能将那摞书暂时放在一边,蹲下身子摸着孩子的头,小声的询问情况。
卡米尔的脸上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可能是这副样子恐吓到了小孩,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情绪再度陷入一种要哭出来的状态中,卡米尔更加的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把小孩子搂进怀里,轻轻的拍打他的后背,而卡米尔的脸上也挂上了浅浅的笑容。
那个笑容就像是午后的阳光,温暖但又不会太过炙热,只是那般轻巧的温度,恰好煮沸了温水。

之后的一切都带上了些许刻意的色彩,安迷修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了卡米尔眼中的——对我很好的学长。
但是还不够,还要更近一些才行。
安迷修在丽痕书店碰见苦恼的卡米尔的时候几乎是惊喜的,他成功借着这个事件往前跨步。
安迷修和卡米尔之间几乎没有了距离。
安迷修以为自己是受到上天眷顾的,但到底也就是以为而已。

感情这样的事情一旦认定就极难改变,如果能够轻易变更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求而不得。
安迷修曾经认为自己清楚,至少了解卡米尔的感情。
说到底,只是一场梦而已。
正如温水透过杯子能够看见折射出的美丽景象一般,再美丽也是透过玻璃的梦幻,就算手指接触到了,也只碰到了玻璃并不能触碰到玻璃之下的真实。
安迷修所做的一切,就是透过这个玻璃去看自己所梦想的那种梦幻的景致。
安迷修至始至终都只是玻璃杯中的温水罢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向卡米尔的表白是理所当然的。
温水煮青蛙也总有煮熟的那一天,安迷修觉得自己是那杯温水而卡米尔是他透过玻璃看到的青蛙。
他从来没想过别的可能性。
他习惯的是包容,是保护从来没想过考虑别人的感情,他总觉得自己这杯水能勾勒出卡米尔的形状,自然也就知道卡米尔的心里在想什么。
他以为卡米尔顶多不过是一块寒冰,用温水一直捂着也总能捂化。
却没想到卡米尔是一块玄铁,温水没办法在上面掀起任何波澜,甚至连玄铁心到底是什么样都没有能力得知。
玄铁,只有被烈火焚烧,才能有所变化,才能有所感觉,才有机会探求到其中的心。
温水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永远做不到。
老天爷终究没有站在安迷修这一边。

安迷修和卡米尔经历了一个错肩,两人互相鞠躬道歉,再一起走了一段路最后分道扬镳。
这世间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没有经过时间沉淀的感情就像是脆弱的纸花,只是好看浪漫罢了,经不起一点风雨的打击。
安迷修这杯温水的玻璃杯还是碎了,水落在灼热的玄铁上。
被蒸发殆尽。
安迷修的感情宣布终结。

评论
热度 ( 14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