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三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十二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雷卡番外-灯火【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黑森林里发生的事情哪怕已经过了好几天,安莉洁还是气愤不已。


“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


反而当事人比安莉洁还要冷静,卡米尔揉了揉安莉洁的头发。


“没事,你倒不如想想黑魔法防御课的考试怎么办?“


安莉洁听到黑魔法三个字就焉了下去,不复刚才的气势。


“为什么还会有黑魔法防御课这种课程啊····”


卡米尔又翻过去一页,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咒语和释放手法,复杂程度饶是卡米尔也忍不住眼角一抽。


这个小细节没有逃过一直盯着卡米尔的安莉洁的眼睛,本来趴在桌子上的动作稍微动了动,勉强用手臂撑起下巴。


“对吧对吧,黑魔法防御课是不是可怕到极点的一门课程。”


卡米尔看了一会终究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把书关上,就侧着头去看窗外。


卡米尔不得不佩服前人给拉文克劳休息室装落地窗的举动,拉文克劳休息室在一座塔楼上,从宽大的落地窗能够看见整个霍格沃兹的场景,湛蓝的天空上漂浮着几朵悠悠的白云,天空中没有飞鸟,但这种不被打扰的宁静反倒成了另一种味道的风景,太阳挂在天空一角,但也许是霍格沃兹的特殊地理位置,太阳并不明显,只是一种浅浅淡淡的光线穿云而照,打在霍格沃兹的阁楼上,也只撒上一层黯淡的金辉。


也许是被这天空的颜色掀开了回忆一角,卡米尔想起来金在整个事情伊始跟他的一场谈话。


那时在他看来荒诞不堪的言论现在竟然一语成篾,那天雷狮在黑森林的表现已经很好的展现了他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怎样痛苦的心情,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卡米尔终究是想定,站起身来,把笔记本往安莉洁手上一塞。


“我背的差不多了,安莉洁你背吧。”


安莉洁嘴角抽搐了一下,随手翻开几页,就被里面密密麻麻的笔记打败,几乎是崩溃的。


“这么多??你都背完了???”


卡米尔点点头,随手抓起放在桌面上的围巾,拢在颈脖上,踏出拉文克劳休息室。




已经进入冬天,霍格沃兹还没下雪,但是气温却早已临近冰点,之前在拉文克劳休息室还没感受到,受熊熊火炉的庇护,休息室内还一派春天的景象,一踏出休息室巨大的温差就让卡米尔打了个喷嚏。


卡米尔把脖子上的围巾裹得更紧一些,呼出的气体凝结成白雾又消散在空中,因为仅仅凭着一个念头就出来,什么都没准备,衣服也穿得及其之薄,被初冬的空气冻得直打颤,手指被冷空气包裹渐渐发白,指尖却呈现通红。


卡米尔把围巾在往上拉了些,把脸遮住,就奔下塔楼。


走了半天,最后站定在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前,卡米尔身为一个拉文克劳并不被接纳进入,只能站在门口,等待雷狮回斯莱特林。


走廊里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念头在脑海里翻腾,卡米尔什么都想不到,只是单纯的想在这里等下去,双手合拢拢在嘴边,手指已经冻得通红,全靠呼出的热气还保留几分温度,卡米尔就这么靠着墙,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


雷狮穿过楼梯的时候看到一个有些瘦小的身影,分外的熟悉,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


直到慢慢走近,看到那双熟悉的平静的眸子,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卡米尔的身子似乎比他以前以为的更为瘦小,但在这种天气卡米尔穿得未免也太薄了。


雷狮皱起了眉,完全忽视了他们前几天才经历过那种事情,直接走上去把外套披在卡米尔身上。


毕竟这是他的孩子啊,这是他从小护在身后保护到大的孩子啊。


卡米尔被雷狮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疑惑的抬起眸子正对上雷狮紫色的双瞳。


雷狮几乎是强硬的把卡米尔直接拽进画里,从门外的冰天雪地到了室内的春暖花开。


斯莱特林休息室的风格和拉文克劳完全不一样,相较于拉文克劳简洁的风格,斯莱特林的装潢明显就要华丽得多,到处都点缀着墨绿色的流苏,和暗金色的装饰品。


“说吧,怎么了?”


雷狮自如的拉开一把椅子,坐在椅子上斜睨卡米尔。


卡米尔凭着一股子劲冲过来,难得的没有想过后果会是怎么样,现在却分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接,只是木讷的站在原地,身上依旧披着雷狮的外套,手指绞紧围巾。


雷狮看卡米尔不做声,他也不说话,走到一边茶水间泡了一杯热茶放在卡米尔手边,而他自己却是喝着简单的白开水,目光依旧黏在卡米尔身上。


他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开口,必须有一个人先一步踏上悬崖边的荆棘。


这个先开口的人是卡米尔。


“大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雷狮挑挑眉,放下水杯手指成拳撑着左边的脸颊。


“关于什么的想法?”


卡米尔转过头去看了看背后,就后退几步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围巾被拉得很高,茶水热气腾腾的扑在卡米尔脸上,蓝色的眸子藏在雾气后面看不清晰。


“关于···我的想法。”


雷狮的动作一滞,似乎连时间都停止了,只有熊熊火焰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也许,还是个小孩子吧。”


“大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卡米尔忍不住站起身,这根尖刺在他心上已经扎了太久,他需要一个契机把这根刺拔掉。


”大哥,我一直都在努力,一直都在努力,一直都在···只希望你···能不把我当一个小孩子,我不想藏在你身后,我想站在你身边。“


雷狮张了张嘴,有什么东西想冲破雷狮的咽喉,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力的让嘴唇开开合合,空气里依然静谧。


眼前的卡米尔,已经长大了,他在一点点变化。


然而自己。


还是把这个人,当做曾经的孩子。


到底还是自己错了吗?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这鸿沟是他自己劈下的,中间长满荆棘,卡米尔踏出了第一步,双脚被扎得鲜血淋漓,现在需要雷狮,一步步的把剩下的路程走完。



评论
热度 ( 139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