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五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以下正文————————


雷狮烦躁的在丽痕书店门口踱步。


两小时前,他和卡米尔在书店门口分别,并且约好,之后在书店集合回霍格沃兹。


雷狮自认为留足了时间给卡米尔选书,而且他也进过书店寻找卡米尔。


但没找到,不仅没找到,连个说见到过卡米尔的都没有。


他可能把卡米尔弄丢了。


这个认知让雷狮更加烦躁,但他始终相信卡米尔。


所以才一直待在书店门口等着卡米尔回来,话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担心,在他看来卡米尔一直都是当初那个跟在他身后哭哭啼啼的小孩子。


尽管这个孩子后来学会了抿着嘴把所有的痛苦和烦恼咽回肚子里。


但当初那个形象一直深深的印在雷狮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雷狮等到就差拿魔杖出来说一句“卡米尔飞来”的时候,卡米尔抱着书从左前方的帕特奇坩埚店走来。


看到雷狮卡米尔甚至还高兴的冲雷狮挥挥手,而卡米尔身边的安迷修抱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带着笑容和卡米尔说说笑笑的。


在雷狮眼中分外刺目。


卡米尔走近雷狮,很明显感受到了雷狮身边的低气压。


思索着能有什么事让雷狮这么生气,到底说话也小心翼翼了不少。


“大哥?”


雷狮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至少不要对卡米尔发火,但看到站在卡米尔身后用直白的眼神盯着卡米尔后背的安迷修,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到底是冷哼了一声,说了句。


“突然有事先回去了,卡米尔你在和安迷修逛会吧。”


就自己一个人走掉了,留下卡米尔莫名其妙的看着手上的书,还是不太放心,向安迷修抱歉的鞠了一躬。


“对不起,我还是不太放心。”


安迷修心里不是滋味,但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冲卡米尔点点头,还好心的问。


“还有什么要买的吗?我帮你带回去,算是你今天帮我买合适的坩埚和书本的答谢。”


卡米尔再次向安迷修鞠躬。


“谢谢学长,能帮我带一些变换墨汁文具店的羊皮纸吗?还有两只羽毛笔和一瓶墨水。”


安迷修点点头,看着卡米尔抱着书向前跑去在人群中寻找雷狮的身影,眼眸愈发阴暗低沉。




雷狮很早就明白了自己对卡米尔的感情。


这份早已超出简单的兄弟之情的感情在心中慢慢沉淀,现在已经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而雷狮从来不担心,因为卡米尔就是他的所有物,他有这个自信,没了他,卡米尔一个人没法活下去。


他们两个之间的关心就是一心同体。


他们两个是一起的。


雷狮也发现了安迷修对卡米尔的感情,虽然不知道起因,但那和自己一模一样充满了占有欲的眼眸雷狮可不会认错。


然而一直都能容忍安迷修的原因,就是雷狮知道。


安迷修抢不过自己。


直到今天,雷狮看到和安迷修并排站在一起的卡米尔开始恐慌。


自己,真的那么有自信吗?


卡米尔虽然不算很受欢迎,但也有挚友,比如安莉洁,而他和安迷修也能很好的成为朋友,甚至更进一步成为恋人。


但自己呢?


离开了卡米尔。


他还剩什么。


没来由的恐慌把雷狮淹没,使他不再能冷静,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


正如他原本以为的卡米尔。




最后卡米尔还是在桃金娘的盥洗室找到了雷狮。


雷狮一个人背靠门板,而桃金娘现在似乎不在,四周静悄悄的卡米尔脚步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大哥?”


卡米尔试探性的出声,雷狮抬起眼眸瞄了卡米尔一眼就重新低下头去。


卡米尔再走近几步,直到站在雷狮面前。


“大哥?你怎么了?”


雷狮冲卡米尔摆摆手。


“没事,你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卡米尔皱起眉头,他很久没看到雷狮这种状态了。


灰色的沮丧的气息几乎成实质性的黏在雷狮身上,绝望的感觉四散蔓延开来,卡米尔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将雷狮变成这样,他记忆里的雷狮永远都是意气风发的,似乎么有什么能难倒他。


事实也是如此,没有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是雷狮。


“大哥,我希望你有什么问题能够跟我说。”


卡米尔没有挪动脚步,声音反而变得更加坚定。


雷狮却心下苦涩。


说。


该怎么说?


该从何说起?


只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没问题,只是想一些事情罢了。”


“大哥,你这个可不是没问题的样子。”


卡米尔难得的强硬,不像以往那般听从雷狮的话语,反而让雷狮更加的恐慌。


他没法确认卡米尔是否还是他的所有物。


卡米尔见雷狮不答话,自顾自的在那边分析雷狮可能出现的问题,并且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提出解决方案,原本的目的只是让雷狮安心。


却没想到让雷狮彻底的陷入绝望。


他的弟弟,变成了一个比他想象中更为优秀的人。


卡米尔,可以完全不需要雷狮这个人也能够独自生活下去 。


恐慌将雷狮彻底淹没,使他完全丧失理智,以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姿态爆发。


“够了。”


卡米尔闭上嘴,沉默的听着雷狮怒气冲冲的语句。


“你知不知道下午我有多担心?万一你被别的什么人带走了怎么办?这里和黑魔法街不远,万一你被什么人伤害了怎么办?你甚至连魔杖都没有带!”


卡米尔也难得丧失了他的好脾气,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他没想过会是这种情况。


原来他在大哥心里还是小孩子吗?


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吗?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打磨自己,让自己有资格跟在大哥身边,不会被当做碍事的石头,能够帮到大哥,这就是卡米尔所想所做的一切的源头。


结果···


一切···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卡米尔心情苦涩,不想再听雷狮数落自己,让自己的自尊心一点一点的垮塌,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掉了。


留雷狮一个人捂住自己的脸。


“又··搞砸了。”




卡米尔凭借着一股冲劲走上长廊,心里的苦涩堆积,堆积的让他忍不住要落下泪来,但他死死的咬着嘴唇遏制这种想法。


直到在拉文克劳休息室的门口看见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身影。


安迷修也听见了卡米尔的脚步声,一转头就看见卡米尔死咬着下唇的样子。


颇为担忧的走上前,摘下卡米尔的帽子一把把卡米尔拉进怀里。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是不好的,而且你不方便说的事情。“


卡米尔的头埋在安迷修的怀里,周身环绕着安迷修意外的令人安心的气息。


“不过没事,如果你有不高兴的事情,告诉我就行了。”


安迷修伸出手揉揉卡米尔的脑袋,又把卡米尔放开,拿起刚刚放在地上的一个纸袋放到卡米尔手中。


“你的羊皮纸,羽毛笔和墨水,然后我还去弗洛林冷饮店买了个冰淇淋,用了点魔法让它保存,一会记得吃。”


冲卡米尔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又眨眨眼。


“有什么不高兴的,吃甜品就能被调和融化。”


“好了,你自己去休息吧我也不打扰你了,就先走了。”


安迷修缓步走下楼,台阶再度移动,轰鸣的声音印在卡米尔耳边,卡米尔盯着自己手上的纸袋愣愣出神。


安迷修温和的笑容在卡米尔心中慢慢刻画。



评论
热度 ( 150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