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八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以下正文————————


安迷修正在上魔药课,教授是一个可爱的中年女性,看着卡米尔在门口徘徊好几次之后,好心的招呼卡米尔,牵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卡米尔的手走进教室。


“是哪个学生的弟弟或者小男朋友?别把人家在外面晾太久了。”


学生们哄堂大笑,不管和雷狮熟不熟都把目光投向雷狮,毕竟雷狮常常夸口自己有个聪明又优秀的弟弟在拉完克劳可不是一个秘密,就在学生们要把雷狮推出去的时候,安迷修率先站起身,向老师抱歉的鞠了一躬。


“抱歉打扰到您上课了,这是我的朋友。”


快步穿过课桌,手搭在卡米尔的肩膀上,稍微用了点力半强制的把卡米尔拖了出去,卡米尔想要回头看看雷狮,刚刚起了个头理智就把他拉了回来。


大哥在因自己的事烦恼,不能再给大哥心里添堵的。


于是硬生生的打住自己的动作,以一个僵硬的姿态被安迷修拖出教室,就在走出教室前到底是接着一个转身的瞬间,卡米尔把目光投到了雷狮的身上。


雷狮低着头,没有了往常神采飞扬的气息。


视线被墙壁遮挡。




“怎么,蛋糕吃完了?还是不好吃没吃?”


卡米尔踌躇着,手指死死的扣着纸袋,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尽量不伤害这位一直很关照自己的前辈的心。


卡米尔的不语,和用力得发白的手指到底没有逃出安迷修的目光。


“不好吃吗?蛋糕。”


安迷修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这却增加了卡米尔的负罪感,死死的咬着下唇,从唇缝里漏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不,很···好吃。”


安迷修的手触碰上卡米尔发白的手指,把已经被捏的变形的纸袋抢救下来,放在地上,再把卡米尔的手指放在手心里轻轻吹气。


“这么好看的手别这么不负责任的对待。”


卡米尔垂下眼眸,刚刚他的帽子遗落在了格兰芬多休息室,倒也不是担心丢失,安莉洁会替他带回来,只是有些不习惯,没了帽檐的遮挡,自己的情绪会一览无余的暴露在别人眼中。


比如,安迷修。


“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有的话直接说就好了。”


“不是···”


安迷修放下卡米尔的手指,拿起纸袋,感受到纸袋的重量,他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脸上的笑容平添几分苦涩。


“怎么一口没吃呢?是不喜欢吗?”


卡米尔摇摇头,两鬓的发丝垂下来,黏在卡米尔的脸颊上。


“很喜欢,很感谢学长,只是···”


“只是什么?


卡米尔愈发犹豫,说话也磕磕巴巴的。


“只是不能白白接受学长这么多照顾,明明之前也被帮助过很多次了,如果只是偿还的话那些就够了,这个蛋糕也很难拿到吧,不如学长把这个送给学长喜欢的人更好吧,所以我是来还学长蛋糕。”


卡米尔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契机促使他说完这段话,明明白白的拒绝别人的好意这对卡米尔而言是个难事,尤其是这么一个他相当有好感的温柔的学长,他更是不知道该从何去拒绝,这样的拒绝对于被拒绝那方是一种残忍,但他必须说出口,他没有办法白白接受别人没来由的好意。


但安迷修听完卡米尔的话居然轻笑了一声,卡米尔抬起头就撞进安迷修脸上无比温柔的笑容。


“那就照卡米尔说的吧,我把这个蛋糕送给喜欢的人。”


安迷修牵起卡米尔的手,慢慢的把卡米尔的手指掰开将纸袋放在卡米尔的手上。


卡米尔呆滞在原地。


“学··学长?”


安迷修状似不解的歪了歪头,眼底是满满的笑意。


“我按照卡米尔说的做了呀?还有什么问题吗?”


卡米尔机械的摇摇头,连声音也失了一贯的清冷。


“我···我不能理解。”


安迷修轻叹一声,俯下身子,嘴唇贴着卡米尔的耳廓,温润的气息扑在卡米尔的耳垂上。


“那我说得再清楚一点把,卡米尔我喜欢你。”


卡米尔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动作,任由安迷修捧着自己的脸颊,嘴唇贴上唇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只是一瞬间就分开,卡米尔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那双轻绿色的眸子里除了满溢的温柔和爱意以外别无他物。


“这样够清楚了吗?那么这个蛋糕还请收下。”


卡米尔呆呆愣愣的点点头,安迷修似乎被卡米尔难得的这种呆滞的状态逗笑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


“好了,回去吧,我也回去上课了,希望你能给我这个追求你的机会,还有下周的魁地奇还希望你能来看。”


就转身走回教室,卡米尔还能听见安迷修温和的嗓音。


“老师对不起,处理问题花了些时间。”


还能听见安迷修的鞋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嗒嗒的响着,响在卡米尔的心里。


手上的纸袋再也没了支撑掉落在地上。




“所以卡米尔到底怎么了,这么失魂落魄的?都快一个星期了。”


金把身体前凑,小声的问着安莉洁,他身旁的嘉德罗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调整手上坩埚架低下火焰的温度。


安莉洁摇摇头,滴了几滴苦艾汁进面前散发着诡异气息的坩埚里。


金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嘉德罗斯扯住领子直接向后用力一拉,金的背撞上了木质的椅背,疼的呲牙咧嘴,站起身来正要吵嘉德罗斯抱怨,就看见嘉德罗斯轻蔑的翻起唇角,下巴冲着金坩埚的位置一扬。


“渣渣,过热了。”


“啊啊啊啊啊啊!!!!”


金手忙脚乱的操作着,看能不能抢救回来一些,至少不会失败的这么惨烈被教授批评得狗血淋头。


安莉洁长抒一口气,坩埚里的药剂呈现透明的状态,这是成功的标志,把药剂放进一个小瓶子,放在桌面一脚,安莉洁就凑到卡米尔那边去。


卡米尔早就做完了药剂,正撑着下巴出神,安莉洁扯了扯卡米尔的衣角。


“金说得对,你没事吧?”


卡米尔一惊,全身紧绷,一转头发现是安莉洁又放松下来。


“啊···没事。”


安莉洁皱着眉头。


“你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卡米尔恹恹的趴在桌面上,紧紧露出一只眼睛眼神涣散。


“只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安莉洁转身回去收拾自己桌上乱糟糟的各种药材和器材。


“马上要魁地奇了···”


安莉洁正在清理苦艾汁,听见卡米尔的话接了一句。


“担心雷狮?”


“恩····”


安莉洁抬起头,瞄了卡米尔一眼,还是那副样子。


“唉···没事,我陪你去看,别担心了。”


“恩···”



评论
热度 ( 151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