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九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十八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雷卡番外-灯火【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安迷修真的很守信用。


校方到最后都没找到帕洛斯,只能对外宣称帕洛斯潜逃,让社会各界多注意一些,并且用加粗的大字体标明了帕洛斯高度危险。


这则通告让卡米尔有些恍惚,当初只是一念之差,他想要还这个恩情罢了。


难得的没有更多的思考后果,只是随着心意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还真是有雷狮的作风。


卡米尔自嘲的想到,安莉洁似乎因为最近发生的太多变故而受到打击,面前卡米尔明显相比起平常要黯淡的多的情绪,竟然没有发觉,只当是卡米尔累了。


最后安莉洁在回来陪了卡米尔三四天以后,就再度以散心的理由和凯丽离开了。


没有了帕洛斯,卡米尔的生活仿佛恢复了正常,恢复到他还没有和安迷修之间纠纠缠缠时的日子。


直到卡米尔在走廊里撞到了安迷修,手上抱着的一摞书全掉在地上,安迷修蹲着身子一本本捡起来递给他时,卡米尔撇过安迷修的眸子,在其中看到了复杂到难以说清的情绪,他才终于击破美好的镜子,看到了现实——还没结束,他还欠安迷修一个解释。


或者说,他还欠安迷修一个拒绝。


给这个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立的恋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安迷修没有拒绝卡米尔的邀请。


两人约在了拉文克劳休息室,拉文克劳的人本身就比较少,而在这个假期在出了这样的事的情况下,那些本来还打算在图书馆窝两个月的拉文克劳学生,也都纷纷离开霍格沃兹,在自己家里和家人度过假期。


以至于整个拉文克劳寝室,只剩下了卡米尔一个人。


这样就意味着,拉文克劳休息室是个绝对私密的地方,而他和安迷修的谈话也不会传出去。


安迷修很平静,意外的很平静,甚至平静得过了头。


卡米尔坐在安迷修对面,贝齿咬着下唇轻轻摩挲,而手指却是交叉绞紧,用力到指尖发白。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现在到底是心中的怜悯占了大多数情感,剩下的一部分则是后悔——后悔自己怎么没能早一些看清,如果不贪恋这种温暖的感觉,只是早一点说清楚,安迷修是不是不会这么痛苦。


倒是安迷修先开口,仿佛是两人之间从来没发生过这么多事一般,低垂着眸子越过桌面,修长的手指把卡米尔绞紧的手一点一点用力掰开,捏着卡米尔发白的指尖轻轻按揉。


“这么好看的手别这么不负责任的对待。”


卡米尔抿着唇,他还记得这句话,是在安迷修向他表白的时候,说的这句话。


安迷修看到指尖恢复血色后才重新坐回去,卡米尔惴惴不安的表情落入他的眼底,安迷修轻轻勾唇,露出一个可以说是让人安心的笑容。


“好了,该宣布我的死刑了吧。”


安迷修双手放松的放在桌面上,眼睛笑得弯弯的。


“确实是我的错,一直以来都只看到你的一面,甚至在表白时没能照顾到你的感情,只是一味的想着自己。”


卡米尔猛得抬起头,对上安迷修青色的双眸,澄澈,比天空比海水还要澄澈的青。


“或者说,我这场爱恋从一开始就被宣判了死刑对吗?”


安迷修说着站起身来,离开座位,站在卡米尔面前,俯下身子,手指点在卡米尔的胸口。


“你从一开始就喜欢雷狮,你的大哥对吗?”


卡米尔抿着唇一言不发,眼眸里似乎有大海在掀起波浪,忽明忽暗。


“我猜你肯定很好奇我是怎么想通的,其实我回去想了很多,悔恨这些情绪当然也会存在,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和你的理念完全不一样。”


安迷修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


“你更多的是只考虑自己相关的恩情,而我还存在着一份大义,就算你答应了我我们也不会走得长远,终究要分开的。”


卡米尔手指捏成拳,指甲卡进肉里。


“但是···”


“但是并不是说我不喜欢你了,我还是喜欢你,我可没那么容易放弃啊,我会去努力看能不能在我们两个根深蒂固的思想里找到一个平衡点。”


安迷修接上了卡米尔的话,还冲卡米尔眨眨眼。


“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说什么放手才是成全,我还是相信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只是现在我给你的痛苦是暂时的,如果我找到了两全的方法我会回来的。”


卡米尔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安迷修突然的凑近打断,安迷修轻轻的吻了吻卡米尔的唇角。


“该放下闸刀了。”


“我···”


“对不起。”


安迷修后退几步,歪着头,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温柔。


“卡米尔,再会啦。”


说完毫无留恋的转身走出了拉文克劳休息室。


卡米尔盯着安迷修消失的地方愣愣的出神,他不是不明白安迷修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啊,他呀。


从一开始就喜欢雷狮。




正是因为喜欢雷狮,所以才会在雷狮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时那么的愤怒。


因为跟在身后,是永远不会在一起的。


只有并肩,才有完整表达自己感情的可能,而雷狮的那种态度正是完全杜绝了卡米尔和雷狮并肩的可能性。


正是潜意识里的这些分析,才促使卡米尔的心情达到一个绝望的临界值。


至于之后下意识的逃避。


也仅仅只是逃避而已,害怕再度看见雷狮会令自己心更加绞痛,所以逃避。


因为害怕雷狮的所作所为再度扰乱本来下定的决心,才会放出狠话让雷狮绝望。


就算是所谓的狠话,其真实目的也只是让自己绝望,告诉自己——没有退路了,关系已经···破碎了。


安迷修说得没错,这场看似公平的三角之争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性可言。


一个早就在心里扎根,一个只是略过海面的微风。


毫无可比性。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有一方就被宣告了死刑的战斗。


但是这一方即使知道自己被判了死刑,也没放弃。


仿佛一杯温水一般,滴落在被灯火烧得炙热的玄铁上。


蒸发殆尽。



评论
热度 ( 124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