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七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十六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雷卡番外-灯火【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移形幻影!”


是帕洛斯的声音,卡米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挤压,最终落到另一个地方,跟自己一起被传送过来的是雷狮。


自己被帕洛斯救了一命啊。


这个认知让卡米尔有些迷茫,在他的记忆里,帕洛斯是一个被定义为敌人的人物,但现在这个人又救了他。


卡米尔不知道帕洛斯究竟想做些什么。


“他只是想给自己添加筹码而已,还真是聪明。”


卡米尔闻言好奇的看向雷狮,他不知道雷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雷狮也看见了卡米尔疑惑的双眸,伸出手指在卡米尔鼻梁上一勾。


“你真当我傻啊?你对帕洛斯的敌意是很明显的,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但你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敌视帕洛斯,我就一直在注意了。”


卡米尔眨眨眼睛,原来大哥一直在观察我吗?这个想法又让卡米尔心里莫名有些欣喜,为了掩盖这种欣喜卡米尔把围巾再往上拉了些,遮住自己有些绯红的耳根。


“而刚刚他所做的事情,只是在为自己增加筹码罢了,估计他最近要做什么大动作。”


“大···动作?”


卡米尔低下头沉思,而重复雷狮的话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而已,雷狮也了解卡米尔这些行动代表了什么,卡米尔的帽子在移形换影的途中不知道掉到了哪去,现在凌乱的有些过长的黑发松松散散的披在肩上,雷狮的手直接捏着卡米尔的发尖搓散又聚拢。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等着他就好了,你就是想太多。”


卡米尔的思路被雷狮的话打断,虽然有些不满的出言反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雷狮身后打量周围的环境。


“那像大哥你那样什么事情都随性就好吗?”


雷狮闻言笑了出来,紫色的眸子弯弯的不复之前那般阴冷黯淡,反而有种别样的明丽闪耀,伸出手指在卡米尔脑门上弹了一下。


“好好好,都听你的行了吧?”


卡米尔鼓着一边腮帮子,但也没多少生气的心情,只是用这种方式表达不满而已,相较于雷狮糟糕的草药课成绩,卡米尔的草药课成绩还算不错,已经辨认出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并且在脑海里绘制出了地图,该怎么回到有较多食尸鬼的地方——卡米尔还不想期末考试挂科。


一转头看见雷狮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随意的靠在树干上,幸亏霍格沃兹的长袍都是以黑色为主体,不然现在雷狮的长袍上一定会染上厚厚的一层灰,卡米尔主动走过去拉着雷狮的手指向一个方向。


“走那边。”


雷狮不疑有他,反客为主拽着因为雷狮突然发力而有些跌跌撞撞的卡米尔向卡米尔刚刚所指的方向走去。


卡米尔跌跌撞撞好几步才算把步伐稳住,而雷狮和卡米尔之间的身高差也直接决定了雷狮走一步卡米尔需要走好几步,卡米尔加快步伐跟在雷狮身侧,抬起头看向雷狮。


“大哥你都不问为什么走这边吗?”


雷狮却是嗤笑一声,仿佛卡米尔问了个愚蠢的问题,不过对于雷狮而言卡米尔这个问题确实有够愚蠢的。


“为什么要问?我相信你的判断。”


卡米尔闭上了嘴,不仅是因为雷狮的话,同时也是因为他差劲的体力,才没走多远卡米尔已经有些气喘吁吁,雷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自觉的把脚步放慢,配合卡米尔的步速慢悠悠的往前赶路。




事实证明,一个人如果倒霉到了极致,那么他接下来的日子就不会再那么倒霉。


相较于安迷修被直接传送出镜中世界,和安莉洁在与卡米尔分开后遇上媚娃被迫传送出镜中世界,和雷狮暂时组成一个小队的卡米尔在里面磨到了考试时间最后一刻,虽然因为前面花费的时间太多,没能取得特别好的成绩,但至少不到挂科重修那么惨兮兮。


至少对比起抱着卡米尔哭天喊地的金要好得多。


他们放假前的最后一次会面就在金的嚎哭声和嘉德罗斯对金不断的嘲讽声中画上了句号。


安莉洁表示要和凯丽一起去霍格莫德村旅游,并小住半个月,而金和格瑞连带着银爵都被迫重修课程,与黑魔法防御课搏斗一个假期。


佩利也因为一些原因要回家去,最终留下的。


只有早就不被家里接受的卡米尔,陪着卡米尔留下的雷狮,以及希望在假期好好学习魔药课的安迷修,和不知道为什么要留下来的帕洛斯几个人而已。


雷狮和卡米尔也计划好了在假期中旬去一趟霍格莫德村,好好品尝那里那家蜂蜜公爵的甜品,算是对卡米尔的一点补偿。


安迷修则是借着学习魔药学的借口,没事就过来找卡米尔。


也不考虑一下一个三年生问一年生问题丢不丢人,把雷狮气的龇牙咧嘴却也拿安迷修没有办法。


似乎生活就重新归于平静,所谓的帕洛斯的大动作也被卡米尔抛在脑后。




夜里,一阵白光打扰了卡米尔的睡眠。


这阵白光刺眼到卡米尔完全无法睡着,从旁边的椅子上抓起拉文克劳的长袍披在身上。


卡米尔的房间有个窗户正好能够看见黑森林,这阵耀眼的白光正是从黑森林里发出的,卡米尔抬头看向夜空。


今天月亮没有出来,被厚厚的云层完全盖住,但夜晚照样被繁星的光耀照亮,星星不像是往常一样稀稀拉拉的,反而都聚在一起,一整个夜空上全是明亮的繁星。


卡米尔想起,那天他去往黑森林,也是一个繁星夜。


雷狮说的话又重现在脑海里。


“魔杖···”


卡米尔的瞳孔缩紧,一转头看见白光已经渐渐黯淡,但勉强可以分辨出这阵白光的来源。


大概就是他们那天看见防护罩的位置。


卡米尔完全失了睡意,匆匆忙忙的套上长袍,就冲出门。


走出去几步又转悠回来,把魔杖别在腰上,还顺手拿走了挂在墙上的围巾,卷在颈脖上。


所幸拉文克劳的塔楼距离黑森林很近,卡米尔很快就赶到现场。



评论
热度 ( 116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