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一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ps:emmm再多说几句,繁星夜这边的话存稿是已经码完总章节数是20章,接下来将会以两天一更的速度以定时发送的方式慢慢更新,休息几天,从国庆开始将会以雷卡的春雾晓为主要更新,春雾晓将摆脱随机掉落的形式以两天一更的速度和繁星夜错开发布,同时开始随机掉落一个新坑,安雷卡的传统日本阴阳师设,名字叫近秋灯,好了就这些,祝大家吃粮愉快www










——————以下正文————————


卡米尔从床上惊醒,平白惊出一身冷汗。


在黑暗中摸索到床头柜的位置,打开了灯,明亮又温暖的灯光驱散了寒夜里的恐惧与不安,卡米尔不自觉颤抖的身子也因此稍许安定。


赤着脚坐在床弦上,窗外是点点繁星点缀着的夜晚,卡米尔失了睡意想着既然睡不着不如看书,于是走下床走到书柜旁,手指划过一本本书粗糙的封面,最后停在了【古代如尼文单词推导】这本书上。


这本···好像是当时拜托安迷修拿下来的那本。


自从拿下这本书之后,自己就和大哥吵架到现在都没有和好,又有别的各种事情耽搁,导致这本书一直没有翻开过。


卡米尔的手指在上面点了许久,还是勾着书的轮廓把书拿了下来,再走回到床上。


脚底接触冰凉的木质地板,丝丝清凉的气息透上来,穿透大脑,让大脑更加的清醒,将脚放在暖烘烘的被子里,感受从上至下温暖的气息,手指拂过书面烫金的标题,最后还是翻开来。


从医务室里回到拉文克劳恢复上课已经过了两周,也因为如此,他错过了全部的魁地奇比赛,不过多亏了安迷修和安莉洁还有金时常跑到卡米尔的病房就赛事滔滔不绝,他也没落下什么。


而从那天雷狮说的。


“我希望你能过来找我谈谈,但至少···你让我冷静下来想想,再过段时间吧,再过段···时间吧,我们好好···谈谈。”


也过了两周,这两周卡米尔不但没看到雷狮,甚至连雷狮的消息都没听到什么,雷狮这个人仿佛完全从卡米尔的生活里消失。


卡米尔垂下眸子。


大哥不希望自己去找他,他也就不会主动过去,他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大哥主动过来找他谈谈的那一天。


卡米尔算是知道自己这书是看不进去了,长叹一口气把书关上,就趴在床上看星星。


霍格沃兹,尤其是从拉文克劳宿舍看出去的星星很漂亮。


点点星光点缀在黑夜这张幕布上,美丽又浩瀚无穷,卡米尔伸出手透过手指的指缝看星星。


静谧,无声。


卡米尔的目光从星星上收回,转投在自己张开的五指上。


白皙又修长的五指。


“这么好看的手别这么不负责任的对待。”


安迷修的话突兀的在脑海里炸开,把卡米尔炸得晕乎乎的,把手收回,继续看着浩瀚的星空。


这星空似乎能保罗万物,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能被包容。


突然星空下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因为在黑夜中本来就不甚清晰,真正引起卡米尔注意的是——黑色袍子下隐隐露出的白色发丝。


帕洛斯。


这个名字闪现在卡米尔脑中,卡米尔一下子没有伤春悲秋的心情,精神紧绷死死的盯着那个身影。


目送着身影最后走进了黑森林。


卡米尔像是全身脱力一般跌坐在床上,稍微翻了个身,仰躺着,手指捂着自己的眼睛。


明天,去看看吧。




“你要进黑森林?”


安莉洁小声惊呼,转而发现她们是在谈论不该说的事情,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里却还是满满的惊讶。


卡米尔点点头,安莉洁就按着卡米尔的脑袋又往下按了一截。


“怎么突然想要进黑森林?”


卡米尔抿着唇,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安莉洁也看得明白,自己嘟嘟囔囔了好一阵子,才一拍卡米尔的肩膀。


“好吧好吧我不问了,但是我得陪你去。”


卡米尔有些着急了,按着安莉洁的肩膀。


“你没必要去的。”


安莉洁哼了一声,头转到另一边去。


“我是再也不会信你说的什么你有分寸这种鬼话了。”


卡米尔张张嘴,算是明白了安莉洁担心的是什么,脸上泛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却也没办法反驳什么,只能揉揉安莉洁的头发。


“好吧好吧,拦不住你。“


所幸今天魔药课的教授似乎在处理什么别的问题,一整节魔药课没有过来,就放他们自习。


安莉洁用书本挡着自己的脸,小声的凑在卡米尔耳边同他商量。


“就我们两个去?不好吧。”


卡米尔面容沉静。


“我本来是打算一个人去的。”


安莉洁撇撇嘴,他们后面金和嘉德罗斯吵架的声音分外明显,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起因似乎只是格瑞送了金一个戒指。


虽然有些吵,不过也算是给他们的交谈打了很好的掩护。


“我们可以去找安迷修啊。”


卡米尔摇摇头。


“他不会去的。”


“为什么?”


安莉洁这话问出来就闭上了嘴,他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对哦···安迷修根本不会跟我们过来。”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


“所以说只有我们两个。”




计划到底是赶不上变化。


比如在黑森林外围遇到雷狮这件事就是在计划外的。


雷狮看到他们两个下意识想挑挑眉,但理智还是让雷狮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安莉洁虽然知道雷狮和卡米尔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一向相信这对兄弟之间深厚的感情,并不把这些当回事,瞟了一眼卡米尔,对方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干脆实话实话。


“卡米尔进黑森林有些事,我不放心跟过来的。”


雷狮眯起眼睛,双手抱胸。


“哦?是吗?卡米尔。“


卡米尔总算是抬起头,直接对上雷狮紫色的眸子。


“嗯。”


雷狮眯着的眼睛里闪耀着些许危险的情绪,半晌还是露出一个笑容,上翻的嘴唇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好,我跟着你去,毕竟我是你大哥。”


这个情况明显不在卡米尔的设想内,卡米尔眨眨眼睛,到底还是没有拒绝,只是沉默的把围巾往上拉了些,算是默认了雷狮的行动,就直接往黑森林里走。


安莉洁还在打量和猜想这对兄弟之间发生的事情,就被卡米尔突兀的行动打断,急急忙忙的紧跟其后,还转过头看了眼雷狮。


雷狮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神情放松的远远坠在后面。


安莉洁皱起眉头。


应该···没问题吧?





评论
热度 ( 124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