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九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以下正文————————


魁地奇如期召开,顺利的让卡米尔震惊。


原本以为今年的魁地奇会和往年一样,因为各种事情而耽搁,一再推迟,这样他就有机会想清楚一些事情。


时间不等人,今年的魁地奇没能如卡米尔的愿,如期召开了。


卡米尔恹恹的躺在床上,今年拉文克劳的学生很少,少到能让他们一个人一间寝室的程度,这样就更有利于卡米尔思考。


安迷修的告白还在卡米尔的脑子里翻腾,那天的事情仿佛是一场诡异却又瑰丽的梦,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令人匪夷所思。


卡米尔翻了个身,把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缺氧的感觉促使大脑高速运转,思绪晃晃悠悠的在脑海中旋转,最后转出了安迷修温和的笑脸。


卡米尔猛得抬起头,因为缺氧脸颊还红扑扑的,他实在是理解不了,他的大脑一向是理性的,从来没尝试过思考如此感性的事情,这仿佛是让一条海水鱼突然生活到淡水里去一般的不合理。


他找过金,金虽然不知道卡米尔发生了什么事,但为了让卡米尔从消沉中恢复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卡米尔还记得自己提的问题是。


“有一个我没想过他会喜欢我的人跟我表白了该怎么办?”


当时他们正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那天很意外的,休息室里没有一个人,金用手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很简单啊,给他追求你的机会,你能喜欢上他你就和他在一起,不能就拒绝咯。”


“但这样···不会不负责任吗,他给予了我这么多的感情,我却也许永远都不能回应。”


金撇撇嘴,一个爆栗弹在卡米尔的额头上。


“你的智商都去哪里了啊,亏我之前那么纠结的时候还问你,结果现在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处理不好。”


金站起来,双手叉腰,力图制造出一个有力的形象。


“我跟你说啊,照你说的人家都给你表白了,你直接拒绝不会更残忍吗?还有感情这种事不是光凭你理性的分析利弊就能解决的。”


金的手指点上卡米尔的心口。


“要跟着心走啊。”




扣扣的敲门声打乱了卡米尔的思绪,他难得的选择了逃避,不再去思考清楚这件事情,翻身下床打开门。


帕洛斯站在门口,挑挑眉看着卡米尔乱糟糟的头发和还有些红的脸颊。


“你之前在干嘛?”


“恩···”


卡米尔眨眨眼睛,不去回答。


帕洛斯耸耸肩。


“安莉洁叫我上来叫你,魁地奇快开始了,今天是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的第一场。”


卡米尔机械的点点头,他在记忆里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安莉洁确实答应了他陪他一起去看魁地奇比赛,看着帕洛斯转身要走的样子,卡米尔一把拉住了帕洛斯的小臂。


“你呢?你不去看吗?”


帕洛斯耸耸肩,白色的瞳仁盯着卡米尔。


“有点事情,去不了。”


卡米尔心下犯疑,他可记得帕洛斯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佩利在格兰芬多魁地奇队,还是击球手。


但帕洛斯这么说,卡米尔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点点头松开了手,目送帕洛斯一步步的走下楼梯,黑色的袍子在透过来的几缕阳光的照耀下有种别样的美感,衣角一块斑驳的红色也被阳光映出来。


“红色?格兰芬多哪里有红色的汁液吗?”




卡米尔收拾好到拉文克劳休息室的时候,安莉洁正翻看着几张预言家日报。


看见卡米尔到了,就合上报纸,脸上是化不去的阴霾。


卡米尔看得有些惊讶,他充分了解她这个友人的个性。


“怎么了?”


安莉洁抿着唇。


“我们学校有学生死了,中了钻心咒。”


卡米尔更加惊讶,脑子里却是转悠起来,不管怎么样刚刚帕洛斯衣角的红色都挥之不去。


“什么时候?”


“两天前。”


安莉洁似乎因为心情不好,说话也都是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眼角是说不出的低落。


卡米尔长叹一声,一只手紧握安莉洁的手,另一只手揉上了安莉洁的后脑。


“没事的,没事的。”


希望能藉此给友人一些慰藉,消磨掉一些安莉洁身上悲伤的气息,却到底是把帕洛斯划入了重点观察对象之一。




卡米尔坐在观众台上,拉文克劳人少的特点贯穿到了每一个角落,比如现在别的学院的看台都挤满了人,甚至有的学生就站在所有座位的后面,反观拉文克劳这边,甚至连看台都没坐满,稀稀拉拉的坐了一半的座位,也就使得拉文克劳的学生更容易被注意到。


周围高涨的气氛也没能让卡米尔稍微兴奋一点,双眼放空凝视着远方天空飞过的几只飞鸟


“卡米尔?你不高兴吗?”


卡米尔摇摇头,正想回答时,学生们震天的欢呼声把卡米尔的声音湮没。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选手们骑着扫把飞到半空中,双方敬礼,然后各自找好位置,休息三分钟就即将开始。


安迷修的身影在其中格外明显,他很快的把视线投到拉文克劳的看台,看到卡米尔的身影,冲卡米尔露出一个堪称明亮的笑容。


卡米尔也正好将视线投在安迷修身上,自然也看到了安迷修的动作,紧接着他看见安迷修夸张的在空中给他比口型。


“怎 么 办 我 更 喜 欢 你 了。”


卡米尔耳根一红低下头去,安迷修看到笑容更加灿烂,就看见对面的雷狮冰冷的目光,安迷修也不说什么,只是冲雷狮露出一个浅浅的温柔的笑容,在雷狮眼中分外刺目。


安莉洁不大能明白卡米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卡米尔盯着安迷修看了一阵突然就低下头去,也不知道想了什么就再度抬起头,不过这次是看的雷狮。


可能连卡米尔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充满了眷恋,这和他看安迷修的目光完全不一样。


安莉洁咬着下唇,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卡米尔。


直到双方开始比赛,卡米尔收回目光转投在安莉洁身上,却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出神,疑惑的“恩?”了一声。


安莉洁垂下眸子。


还是不说了吧,让卡米尔,自己去做决定。


“恩恩,没事。”





评论
热度 ( 13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