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一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以下正文————————


卡米尔抱着书本走进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同样是拉文克劳的帕洛斯正靠在椅子上睡觉。


也许是睡觉吧?


卡米尔凑近帕洛斯,感受到对方平稳的呼吸,盯了一会确认对方不会醒之后才放松的把书本放下来。


毕竟一个人呆习惯了,身边有别人卡米尔还真不一定能全身心的投入书本中,再怎么说都要分一分心在旁人身上。


昨天魔药学的作业尽管卡米尔完成了,但因为身旁人的胡搅蛮缠,卡米尔对自己的作业并不满意。


身为拉文克劳的学生,卡米尔不允许自己犯一些低级错误,于是今天去图书室借了书本打算再检查一遍作业。


至于地点为什么会选在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因为昨天胡搅蛮缠的两个人都不是拉文克劳学院的。


想要安心完成作业,还是要到两个人找不到的地方。




卡米尔沉浸在一件东西中时,是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的。


完成时,卡米尔伸了个懒腰,身后的落地窗被斜阳晕染上一层红色,把卡米尔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再转头,沙发上的帕洛斯正撑着脸看着他,脸上是无法言说的笑意。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注意到我醒了。”


卡米尔把自己的围巾往上拉了拉,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眼神撇向一边。


这确实是他的失误···


居然忽视了一个人这么久。


卡米尔有些懊恼,还好帕洛斯没想计较,只是把深蓝色的长袍披起,站定在卡米尔面前。


卡米尔盯着帕洛斯身上象征着拉文克劳学院的深蓝色长袍出神,脑子里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又再度出现。


帕洛斯应该会被分到斯莱特林吧,怎么会是拉文克劳?


帕洛斯看着卡米尔出神的样子,双手摊开耸耸肩。


“我猜你肯定在想我怎么会不是斯莱特林,首先我要说我也不知道,再说了万一我没你想的那么危险呢?”


卡米尔眸子一暗,就垂下眼帘。


“没有。”


帕洛斯眼珠一转,头偏向一边,而手指指向放在一边的巨大挂钟。


“好了,先不说这个,你看现在的时间,你真的不考虑去吃饭?”


卡米尔顺着帕洛斯手指的方向,看向挂钟,这才发现已经将近7点,差不多是霍格沃兹开饭的时间点了。


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长袍,再从桌上拿起帽子戴上。


帕洛斯无所谓的瞟了眼桌面,手指微微敲了敲。


“书?”


“没事。”


既然正主都这么说了,帕洛斯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跟着卡米尔一起穿过房门,走到走廊上,向餐厅走去。




这一届拉文克劳的人数不多,所以干脆与别的学院拼在一起,卡米尔是最后一个,旁边就是斯莱特林第一个,而这位已经三年级的斯莱特林学长看到卡米尔过来,冲他打了个招呼。


“卡米尔,这边。”


卡米尔顺从的坐在雷狮的身边,雷狮紫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卡米尔,把卡米尔盯得莫名有些心慌。


“大哥,怎么了?”


雷狮仿佛是才回过神一般,扯出一个笑容。


“你帽子歪了。”


卡米尔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刚可能因为被帕洛斯看破心里想的什么而导致分心。


以至于这些小问题都没发现,把帽子重新扶正,便低下头自顾自的吃东西。


雷狮大概是发觉了卡米尔今天的不对劲,也没多说什么,把注意力集中在那边快要打架的格瑞和嘉德罗斯身上。


倒是背后的安迷修察觉到了不对,身体向后仰头一歪就能看见卡米尔。


“你怎么了?”


卡米尔摇摇头,让安迷修安心。


那边的雷狮把注意力从格瑞和嘉德罗斯身上收回,手在安迷修肩膀上狠狠一捏,虽然笑着但怎么都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我弟弟的事,还轮不到格兰芬多的人操心。”


安迷修也不甘示弱,手直接在雷狮腰间一拧,就看到雷狮的表情狰狞了几分。


“我们狮院一向都是这么热情待人,不像你们蛇院自私自利。”


雷狮看捏肩膀似乎没什么用,也反手想在安迷修腰间拧一下,却提前被安迷修察觉到了意图,反手制住雷狮。


“你这地图炮过分了,再说了我们这叫追逐力量,你们狮院不是一直出圣母和笨蛋嘛。”


两人脸上都是笑呵呵的,不过这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卡米尔在旁边盯了一会,左边的安莉洁用手肘碰了碰卡米尔,下巴冲着门口扬了扬。


卡米尔想了一会,觉得安迷修是那种知道分寸的人,这两个人应该不会打到用魔法的地步,也就放心的冲安莉洁点点头。


两个人一起从门口出去了。


至于那边已经打起来的雷狮和安迷修,以及斯莱特林那边的格瑞和嘉德罗斯。


交给校长丹尼尔收拾吧。




令卡米尔惊讶的是,他在图书室看见了金。


借来的书到底是要还回去,按照他们打的程度,一时半会还不过来,干脆趁这个时候去把书还了。


一进图书室就看见金焉巴巴的趴在桌上,平时总是一起出现的凯丽和紫堂幻也不在。


金听见有人进来,头扬起一个弧度,看到是卡米尔就又重新埋了下去。


卡米尔找到借书的地方,把书放了回去,在借书表上把自己的名字划掉,本来想出去。


但看到金这个样子还是不太放心,叹了口气拉开金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怎么了?”


金把头埋在手臂里,声音瓮声瓮气的。


“还不是格瑞和嘉德罗斯···”


卡米尔从口袋里翻出几块包装好的饼干,撕开包装。


“恩,然后呢?”


“格瑞前天跟我说喜欢我···昨天嘉德罗斯把我拦下来,也跟我说喜欢我···”


卡米尔把一块饼干送进嘴里,不太甜的味道使卡米尔皱起了眉头。


“你喜欢谁就答应谁啊。”


“问题是我谁都不喜欢···他们就当是我不好拒绝其实是喜欢另一个···”


卡米尔撕开了另一块的包装,看着深绿的颜色思索着是什么口味。


“那你就和他们好好说清楚。”


金似乎特别激动直接坐直身子一把拍在桌面上。


“但他们不听啊!”


卡米尔眨眨眼睛,耸耸肩,把饼干还是塞回了包装里。


“这我帮不了你了,还是要看你自己怎么说。”


金整个人又重新趴回桌面上,似乎欲哭无泪。


“天呐,我要疯了···不过卡米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卡米尔翻翻找找再也找不到别的饼干,只得重新把深绿色的饼干又重新拿了出来。


“怎么说?”


金似乎精神了一些,冲着卡米尔挤眉弄眼。


“雷狮和安迷修。”


卡米尔闭上眼长叹一口气。


“雷狮是我大哥,安迷修只是一个对我很好的学长。”


“你这么想他们不一定这么想!”


金有些激动的按住卡米尔的肩膀,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帕洛斯却突然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安莉洁。


“果然在这里。”


帕洛斯玩味的看了金一眼,金讪笑着把手收了回去。


安莉洁也跟了一句。


“快到门禁了。”


卡米尔点点头,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金的肩膀。


“祝你好运吧。”


就跟着安莉洁和帕洛斯向拉文克劳的休息室走去。



评论
热度 ( 240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