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八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十七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雷卡番外-灯火【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教授们聚集在黑森林外围,在商量着什么,除了卡米尔同样赶到现场的有银爵,格瑞,雷狮和安迷修。


金似乎是被格瑞强制关押在宿舍,不让他趟这趟浑水。


教授窃窃私语许久,才过来请求学生们帮忙寻找一个人,没有讲清楚原因只是让他们拦下一个学生。


“我想请你们帮忙拦一下一个名叫帕洛斯的学生,是白色的头发,在黑森林里应该很明显。”


雷狮和卡米尔对视一眼,对于这个名字毫不意外,而最后的分组是银爵和格瑞一组,安迷修雷狮卡米尔三人一组,再加上几个教授一起进去搜查。


雷狮走在最前面,卡米尔走在中间,安迷修断后,以这样的行动方式步入黑森林。




今晚的黑森林格外安静,不知道是因为那阵白光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原本许多住在黑森林里的动物,今天一个冒头的都没有。


这种异常迫使三人提高警惕,而越往里走,森林的覆盖面积越大,甚至走到深处,一点星光都看不见,全靠魔杖上的荧光闪烁,还能勉强看清身边的东西。


在这种高度紧绷的情况下,一个模糊的身影闪过自然逃不出三人的视线。


反应最快的是安迷修。


“速速禁锢。”


人影似乎没料到会被发现,当即中招被禁锢在原地,安迷修拿着魔杖慢慢靠近人影,最先看见的是白色的长发和黑色的眼白。


帕洛斯熟悉的面容浮现在荧光下,哪怕是受制的情况,帕洛斯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你到底干了什么?”


安迷修面色沉静,手上的魔杖直直的对着帕洛斯的心口,做胁迫状。


帕洛斯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反而把目光投向站在后面的雷狮和卡米尔。


“卡米尔,你准备怎么办?”


安迷修皱着眉头看向卡米尔,而卡米尔听见帕洛斯的话也低下头沉思。


他今天没带帽子,所以面容上的纠结直白的暴露在安迷修的目光下,安迷修不理解卡米尔在犹豫什么,直接质问出声。


“你在犹豫什么?”


卡米尔踌躇了一会,还是把自己犹豫的内容说了出来。


“帕洛斯···他之前救过我。”


安迷修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犹豫的,他一直所信奉的骑士道在这种情况下掌控了他的行动。


“所以呢?你准备放了他?”


卡米尔垂下眸子,他和安迷修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他始终有一种报恩的心理在,没有办法对这个救过自己命的人下手,但现在帕洛斯确实做了不可饶恕,违反规矩的错误。


安迷修的声音再度提高。


“卡米尔,我想听你的意见。”


卡米尔抿着唇,没有作声,低垂的眸子已经表达了他的意见,安迷修也理解到这点,直接转身。


“昏昏倒地。”


“除你武器。”


雷狮的动作比安迷修快了一步,安迷修的昏昏倒地命中地上的一块石头,而魔杖也掉落到地上,安迷修正准备捡起来的时候,雷狮再念了一句咒语。


“速速禁锢。”


安迷修捡魔杖的动作没能完成就被禁锢起来,而雷狮则是把魔杖捡起来别在腰间,歪着头脸上是咧开的笑容。


“喂喂,安迷修,不好意思我和卡米尔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在安迷修阴冷到凝固的目光的注视下,雷狮用一个“云咒撤回”把帕洛斯的禁锢解除,帕洛斯被解除禁锢后也没做什么伤害雷狮和卡米尔的行动,只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嘴角上扬。


“看来我之前赌的筹码赌对了。”


雷狮挑挑眉,动作放松但精神依旧紧绷,魔杖指着帕洛斯的心口。


“你的筹码确实赌得很好。”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夸奖啊,说起来你们都不好奇我到底拿了什么才会被追杀吗?”


卡米尔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帕洛斯。


“那根被诅咒的魔杖是吗?”


帕洛斯脸上的笑容更大,轻轻一拍掌。


“卡米尔你还真是超乎我想象的聪明啊,我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我也才知道,原来你知道了这么多啊。”


雷狮眼睛眯起来,魔杖上隐隐发出红色的光芒,帕洛斯见状连忙摆摆手。


“好了好了,我错了,把钻心刺骨收起来,我给你们一个解释?”


雷狮魔杖上的红色光芒没有退缩的意味。


“你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帕洛斯叹了一口气,主动把两根魔杖放在地上。


“现在呢?”


雷狮嘴角向上扬了扬,红色的光芒略有减弱,但没有散去,等待着帕洛斯的解释。


帕洛斯双手抱胸,手指摩挲着下巴。


“我想想,这要从哪里说起。”


“复仇。”


卡米尔再度出声,他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只是把所有的线索串在一起,得出的这个结论。


帕洛斯打了个响指。


“bingo,猜的很准嘛,我的父亲是当初那个斯莱特林,不知道你理解了吗?”


雷狮脑子一转就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卡米尔更是印证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想再多问什么。


“呼神护卫。”


雷狮一个咒语出声,把卡米尔护在身后,还好心的把安迷修也覆盖在了呼神护卫的范围里,这个举动就是表明——帕洛斯可以走了。


帕洛斯捡起魔杖向雷狮鞠躬道谢,转身飞快的消失在了黑森林里面,而雷狮笑嘻嘻的走到安迷修面前。


“你先答应我,不会气的直接给我一个魔咒,而且不会把这些说出去。”


安迷修沉着一张脸不作回答,而雷狮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


“诶,你不答应我我只能给你一个阿瓦达索命了,然后再告诉教授你是被帕洛斯所伤,反正帕洛斯已经逃走了,这顶帽子扣他头上算是给我和卡米尔的一点补偿。”


安迷修梗着脖子不肯回答,雷狮也不打算再多废话。


“阿瓦达···”


“学长。”


卡米尔上前一步,手覆在雷狮的手上终止了这个咒语,湛蓝的眸子冷静异常。


“我相信学长,不会说出去的对吗?”


安迷修抿着唇眼神撇向一边,半晌还是点点头。


“云咒撤回。”


安迷修的禁锢被解除,而身体因为被束缚太久已经麻木到使不上力而跌坐在地上,脸色依旧不好看。


“我知道学长和我的理念不同,我也不想勉强学长太多,只希望学长不要说出去,学长也答应了不是吗?”


“嗯。”


安迷修勉强挤出一个字。


卡米尔冲安迷修鞠了一躬。


“多谢学长了。”





评论
热度 ( 11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