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卡】繁星夜 十

霜天七实月:

安→卡←雷


hp设


具体分院看文章里的交代。


私心把帕帕和小柠檬分到鹰院陪卡卡。


有嘉→金←瑞成分



安卡番外-温水【剧情补充】








——————以下正文————————




卡米尔看到一半就走了,与其说是走了不如说是逃掉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比分的差距很大,斯莱特林被狠狠甩在后面,似乎得胜的就该是格兰芬多,卡米尔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胜利的安迷修和失败的雷狮。


在他的记忆里,雷狮不该失败,他该是一个威风凛凛没有败绩的王,卡米尔很明显的感觉得到雷狮的状态不对,而这个状态不对的原因,卡米尔将其归咎在自己身上,这加重了卡米尔的负罪感。


因为自己的事情,不仅拖累了大哥还让大哥输掉了比赛让大哥的生命中蒙上了败绩。


我果然是拖油瓶啊,只会给大哥添麻烦的拖油瓶。


大哥想的没错,我还是那个小孩子。




安莉洁跟在卡米尔身边有些不知所措,她明显的感受得到卡米尔身上缠绕着的全是昏暗的绝望,但她不知道从何去安慰,她甚至不知道这种绝望是从何而起的。


“卡米尔···”


卡米尔听见安莉洁的声音,抬起头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我没事···我没事的···”


安莉洁紧皱着眉头,走上前把卡米尔的帽子摘下来,有些冰冷的手就抚上卡米尔的额头。


卡米尔没有动作任由安莉洁探测体温,安莉洁似乎是嫌弃手的温度太低摸不清楚,直接按着卡米尔的后脑额头抵上额头。


“卡米尔,你发烧了。”


卡米尔低垂着眼帘,如大海般深沉的眼眸里点缀着清浅的倦意。


“啊···是吗···原来是发烧了啊。”


身影向一边倒去。




卡米尔再醒来的时候,目光所见是白色盘有花纹的天花板,身侧是枕着床边缘睡觉的安迷修。


大概是察觉到床有震动,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醒过来,还带着朦胧睡意的轻绿色眸子在看到卡米尔的一瞬间清醒,下一秒卡米尔就被搂进怀里,安迷修的手死死的扣着卡米尔的背部,扣得他发疼。


“还好···”


卡米尔也知道安迷修一定为自己担心了,安抚性的拍着安迷修的后背。


“没事的,没事的,我很好,不用担心了。”


安迷修似乎被卡米尔一副妈妈安慰孩子一样的动作逗笑了,稍微扯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在卡米尔的脸颊轻轻一吻。


“医生说你是想太多把自己折腾发烧了,如果是因为我的告白而让你这样的话,我向你道歉,我不希望因为我的问题反而伤害到你。”


卡米尔听到安迷修的话低垂下眼眸,摇摇头。


“不···全是,主要的问题不在于你,还是多谢学长对我的照顾了。”


安迷修听到卡米尔的话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又转身从床头柜上端了杯水放在卡米尔的手心。


“没事,你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拘谨,还有下次别叫学长了。”


卡米尔喝了一口安迷修递过来的水,不太明白安迷修的话冲安迷修眨眨眼,就看见安迷修凑过来捏了捏卡米尔的脸。


“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


“恩···安迷修?”


安迷修又捏了捏卡米尔的脸,从卡米尔手里接过水杯再度放在床头柜上。


“真乖。”


卡米尔的脸上有些烧腾,眼神不自然的撇向另一边,安迷修自如的帮卡米尔掖好被角,再给卡米尔披上一件外套。


“安莉洁和金一直很担心你,本来之前一直是安莉洁在照看你,她实在是撑不住了才回去休息换的我。”


卡米尔双手握拳,更加感谢这个友人,打定主意给她买点什么东西作为补偿。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


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一声巨响打断了,卡米尔也把目光投向门口。


雷狮今天没有穿斯莱特林的长袍,而是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站在门口颇有种黑社会的气质。


雷狮歪着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安迷修,勾起一边的嘴角。


“我还不知道,我的弟弟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学长来照顾了?”


安迷修脸上仍然是温和的微笑,只是手指摸上腰间的魔杖。


“不好意思,我是以卡米尔的追求者的身份来照顾卡米尔的。”


雷狮的瞳孔放大,飞快几步冲上来直接抓住安迷修的领子顶到墙上


“你他妈!”


安迷修的后脑结结实实的撞上坚硬的墙壁,再也绷不住平时温和的笑容,神色也变得冷峻,但毫不示弱的瞪着雷狮。


“我并不认为的我的行为有错。”


雷狮冲着安迷修的耳朵大吼。


“他还是个孩子!”


安迷修的声音不及雷狮大,但字字句句都带着股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坚定。


“他不小了,雷狮,他不是那个从前只能被你护在背后的孩子了!”


雷狮还想在说什么,却听见从刚才开始就被忽视的卡米尔突然说出一句。


“够了,大哥。”


雷狮呆滞的转身,看见卡米尔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把卡米尔的脸颊完全遮住,只能看见微微颤抖的肩膀。


“大哥···够了,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但我希望我们之间的问题能我们自己解决,不去干扰到其他人。”


在安静的房间里,卡米尔吞咽口水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他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把剩下的话说完。


“尤其是这么一位···一直照顾我的学长,现在他还是··我的追求者,大哥我···”


“好。”


雷狮突兀的打断卡米尔的话,嘴唇开开合合反复几次说不出来,最后深吸一口气,脸上连点表情都没有。


“我明白了,你确实长大了,成长到···完全不需要我的地步。”


“我希望你能过来找我谈谈,但至少···你让我冷静下来想想,再过段时间吧,再过段···时间吧,我们好好···谈谈。”


说出这些话仿佛榨干了雷狮身体里每一个细胞的力量,他突然感觉很累,累到他就想现在躺在地板上,不想再去思考,不想再去思考任何事。


脚步虚浮的走出房门,“吱呀”一声,木板门关上了,雷狮靠着墙壁慢慢滑落跌坐在地板上。


“让我··再想想。”


安迷修的脑后还是一阵阵的钝痛,但他还是艰难的支撑起身子,一步步走到卡米尔身边,把卡米尔整个人搂进怀里,把这副颤抖的身躯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卡米尔整个头都埋在安迷修的怀里,死死的咬着下唇,直到被咬出血,也没有滴落一滴眼泪。


安迷修的下巴搁在卡米尔的头顶,轻轻的拍着卡米尔的后背,顺着脊梁轻抚着。


卡米尔从安迷修的怀里挣脱出来,勉强勾起唇角扯出一个有些清冷苦涩的笑容。


“我没事的,我···没事的。”



评论
热度 ( 147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