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爱丽丝的茶话会

霜天七实月:

*   @雨落、听晨曦·酒 @过期橙子🍊 500fo点文
*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童话风,私设多 ,爱丽丝卡x疯帽子雷 
@野岭の龍卷風 夜凌画了爱丽丝卡和疯帽子雷!小可爱们可以去看
*对原童话有大量改编,为了迎合童话有角色性格某方面夸张化【只有一个角色】,请注意 


*目录







————以下正文————
“爱丽丝,爱丽丝!” 
白兔小姐——安莉洁的语气永远是那么急切,安莉洁抓着卡米尔衬衫的下摆。 
“茶话会快赶不上了!” 
卡米尔不为所动,依旧看着他的书,他小时候来过一次仙境,后来又因为一些事情再回来了一次,直到现在——卡米尔把仙境当做一个度假休息的地方,当然是建立在他能随意来往这个前提下。 
安莉洁又拿出了怀中的怀表,打开来看时间,指针滴答滴答的往前走,安莉洁又拽住了卡米尔的衬衫。 
“真的!卡米尔!快赶不上了!” 
卡米尔被安莉洁吵得受不了,用力合上书本,手掌撑着下巴看向安莉洁。 
“那你自己去啊。” 
安莉洁吞吞吐吐的看向另一边。 
“但是凯丽要我跟着你。”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凯丽他是知道的,一只总是带着笑脸突然出现在仙境里的猫,用她迷惑人心的诱人的话语来魅惑每个仙境里的人,让他们为她所捉弄,只是把卡米尔列为头号敌人——自从卡米尔上次面无表情的指出了凯丽话里的逻辑错误,凯丽就不愿意再来招惹卡米尔。 
“我们的小爱丽丝满脑子都是他的逻辑,根本不懂情调。” 
凯丽说这句话的时候卡米尔正喝着一杯茶,平静的把杯子放回去,不温不火的回了一句。 
“承蒙夸奖。” 
凯丽像是泄了气一样的趴在桌子上,面有不甘的嘀咕了一句。 
“谁喜欢上你可真是可怜。” 
安莉洁又拽了拽卡米尔的衬衫下摆。 
“卡米尔,你就去嘛。” 
卡米尔有些好笑的看着安莉洁的动作。 
“我就很好奇,那个偏执狂开的茶话会有什么好去的?” 
卡米尔口中的偏执狂是一只名叫安迷修的兔子,自称三月兔是来自三月让人如沐春风得骑士,看起来温文尔雅且具有绅士风度,但实际上是一个症状十分恐怖的偏执症,对于一切不绅士,不符合骑士道的事情,而他又无力改变是,就开始绞着自己的耳朵——那场面看起来着实有些恐怖。 
“因为…因为凯丽也会去。” 
安莉洁完全泄了气,焉巴巴的趴在卡米尔的肩膀上,卡米尔有些好笑的揉了揉安莉洁的头发,她拿出来的怀表还没有收回去,仍然滴答作响,卡米尔看了怀表一眼,故意放慢语气。 
“安莉洁,如果我们现在在不出发就真的赶不上茶话会了哦。” 
“真的吗!你答应了!” 
安莉洁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表现得像一只兔子——一蹦三尺高,直接抓住了卡米尔的肩膀摇晃起来,后来发现自己表现得实在有些太过兴奋,松开了卡米尔假装正经的咳嗽几声。 
“好了,我们走吧!” 
语气里仍然是掩饰不去的愉快,卡米尔拿起一本书,从桌上顺手把红色的围巾给拿了起来就准备要出去,安莉洁走到门口的时候又顿住了脚步,飞快的跑回去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顶紫色的帽子,上面点缀着一颗白色的星星。 
“帽子帽子!卡米尔你的帽子!” 
“嗯。” 
卡米尔接过帽子,对着有些灰尘的帽顶吹了口气,就带上大步向前走。 
安莉洁急急忙忙的追上卡米尔。 
“诶!等等我!” 

安迷修看见了远处慢慢走近的一抹紫色,又开始绞动他的耳朵。 
“不好了不好了,那个不知礼数的疯帽子又来了。” 
坐在另一边的凯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对安迷修这种行为十分的不耻。 
“好了!你别念叨了,你与其在这里念叨不如去想想办法怎么给他改正啊。” 
安迷修的碎碎念停了一下,就又开始了。 
“我知道我知道啊,但是没办法啊,我那么多次尝试你又不是没看见。” 
说着就继续碎碎念,甚至愈演愈烈,凯丽终于受不了捂住了耳朵,眼睛却再度瞟向那边那抹紫色。 
“好像身形有些不对…” 
凯丽眯起眼睛,细细分辨那边的身影,突然捂住了安迷修的嘴。 
“好了你别吵了!不是疯帽子!” 
安迷修眨了眨眼睛。 
“那是谁?” 
凯丽的表情有些雀跃,她可是很久都没看见她的白兔小姐了。 
“是爱丽丝和白兔。” 

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以后,卡米尔和安莉洁到的时候自然是受到了安迷修的热烈欢迎——对他而言只要不是疯帽子谁都是应该欢迎的人。 
安迷修不满的看向卡米尔紫色的帽子,但这种不满很快就被收敛,换上更温和的表情。 
“卡米尔你为什么会戴着紫色的帽子。” 
卡米尔用余光瞟向另一边,安莉洁早就和凯丽到一边去亲热了,那么这边的安迷修,只能由他来应付。 
“因为这是雷狮做给我的。” 
安迷修脸色一遍,向后退了好几步用嫌恶的表情看着卡米尔脑袋顶上的帽子,与之不符的用温柔的语气轻轻劝说。 
“卡米尔,不,尊敬的爱丽丝先生,您不该带那样的帽子,不符合您的身份,那是一个真正的恶人,真正的疯子!” 
卡米尔面无表情,正准备说些什么来为雷狮辩解,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 
“我的帽子,怎么就不符合卡米尔的身份了?卡米尔还认了我做大哥,那不是更不符合你所谓的骑士道?” 
说着雷狮摘下他头上的帽子,放在手里把玩。 
“但是卡米尔,你知道的他是符合你的骑士道的,这又怎么解释?” 
安迷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指甲在耳朵上留划着绞紧,自己嘀嘀咕咕的站在那里自言自语,而雷狮则是直接带着卡米尔走到了安莉洁这边。 
凯丽在一旁看戏良久,看见始作俑者走了过来,耸了耸肩。 
“你这样会把他逼疯的。” 
说完又看了一眼安迷修,安迷修依旧站在原地,耳朵上已经隐隐有了血痕,而雷狮明显更不在意,撇撇嘴。 
“到时候打晕就行了,大不了找毛虫要一点安眠药。” 
凯丽眼珠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捉弄人的新点子。 
“到时候拿安眠药的时候我去就好了。” 
凯丽的视线和雷狮的视线对上,两人都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看得旁边的安莉洁一阵瑟缩,手指勾住卡米尔的衬衫下摆,眼神也瞟向了那边的安迷修。 
“我突然有点心疼安迷修。” 
卡米尔眨眨眼睛。 
“赞同。” 

雷狮和凯丽交换了一个笑容以后,雷狮直接拽着卡米尔就往茶话会的正中间走,大大的餐桌上摆放着让人琳琅满目的甜点,有的十分简洁,有的则装饰着大大的花边,雷狮熟门熟路的从里面找出一个蛋糕放在卡米尔面前。 
“这个蛋糕很好吃,是安迷修才新实验出来的。” 
卡米尔狐疑的看向雷狮,甚至还没问出口,雷狮就已经回答了。 
“毛虫说的,你知道那个性格跳脱的毛虫,只要用一些小道消息就能换到大量有用没有的信息。” 
艾比啊… 
卡米尔脑海里勾勒出一个性格跳脱,总是蹦蹦跳跳的毛虫形象,艾比不仅爱玩爱闹,甚至还大嘴巴,把一些小道消息当做真相一样的到处乱说。 
“说起来你拿什么换的?” 
“哦,我和你交往的信息。” 
卡米尔被正在吃的蛋糕哽住,看向雷狮,雷狮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仅如此甚至还引以为豪。 
“怎么?反正迟早也要说的。” 
卡米尔沉默了良久,叉子叉在蛋糕上。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然后又想起了艾比那穿小道消息时总是添油加醋的语气,又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而且没想到,是从艾比的口中扩散出去。” 
卡米尔露出一个苦笑。 
“这个时候怕是有七八个版本在仙境里流传了。” 
雷狮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坐到卡米尔身边伸手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 
“不用管他们,七八个版本就七八个版本吧。” 
雷狮的话音刚落,金就扇着翅膀飞了过来,看见雷狮和卡米尔在一起直接抱住了卡米尔,神色戒备的看向雷狮。 
凯丽明显也注意到了这边,拽着不想掺和这些事情的安莉洁过来看戏。 
“雷狮你居然是这种人!” 
雷狮莫名其妙的看着金,不知道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居然,把卡米尔的肚子搞大了,还不负责任的想要甩掉他,现在跟他在一起都只是玩玩!” 
雷狮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反倒是卡米尔仗着地利敲了金一个爆栗。 
“我可能怀孕吗?” 
金被卡米尔敲得额头红了一大块,委屈的鼓起腮帮子揉着额头,眼神也不自觉的向下瞟。 
“好像也是诶——” 
“唉…”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他和金的身高差不多,直接摘下金的帽子揉了揉金灿烂的金发。 
“所以说下次不要再听艾比的小道消息了。” 
金先是点点头,然后又发现了不对,歪着头问卡米尔。 
“不过卡米尔你怎么知道是艾比跟我说的?” 
卡米尔的眼角微微下垂,点染出些许无奈的意味。 
“这种不靠谱的言论,猜也猜得出来是艾比说的吧。” 
说完卡米尔直接把帽子给金戴了回去,又推了推金。 
“好了,金快回去吧,格瑞要担心了。” 
金乖巧的点点头,顺着他来时的方向离开了,而卡米尔则转身冲雷狮耸耸肩。 
“没关系?” 
雷狮的嘴角抽搐。 
“看来得找艾比谈谈了。” 
雷狮画风一转,把自己手上一直在把玩的帽子带回去,转而取下了卡米尔头上的帽子。 
“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我想给你做一款新帽子。” 
卡米尔有些错愕,不太明白雷狮的画风为什么转的这么快。 
“为什么?” 
雷狮的手指顶着卡米尔帽子的一边,帽子在指尖旋转。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的吗?” 
雷狮轻轻松松的帽子重新盖回卡米尔头上,对着卡米尔的额头吹了一口气。 
“我可是疯帽子,送帽子是我表达爱意的重要方式。” 

卡米尔就这样被雷狮带回了他的工作间,对着卡米尔的头就写写画画的,偶尔抬起头对上卡米尔认真凝视的双眸还能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卡米尔被这个笑容也不知道刺激到哪根神经,耳根微红的低下头去,却又被雷狮用手指固定住脸颊两侧,强硬的抬起头来。 
“别动,我在画图呢。” 
卡米尔只得梗着脖子正对雷狮,眼神却是飘飘忽忽的飘到别的地方去了,思绪也尽量不在这个地方打转,反而不住想着过来前和凯丽安莉洁的对话。 
“哦——疯帽子要做新帽子送给我们的小爱丽丝啊。” 
凯丽的脸上全是促狭的笑容,手指在空中摇晃。 
“不知道是什么样式的呢?” 
雷狮淡淡瞟了凯丽一眼。 
“我以为你猜到了。” 
凯丽双手合拢在胸前。 
“原来真是我猜的那样啊,那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说完又转过头来对着卡米尔,长长的黑发从她的肩膀披下。 
“卡米尔我带着安莉洁到处去转悠,最后会送回来的。” 
凯丽把食指竖在嘴唇前,做出一个静声的手势,眨了眨眼。 
“相信柴郡猫。” 
“柴郡猫一点都不可信啊…” 
卡米尔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呢喃出声,不过倒也不是担心安莉洁,只是单纯的针对这句话有些不满而已,雷狮却是不悦的说。 
“卡米尔你刚刚在走神?” 
卡米尔这才自觉好像做了错事,头撇向一边不去看雷狮,雷狮也不再追究卡米尔走神这个事情,反而放下手上的铅笔把图纸递到卡米尔面前。 
“好看吗?和我带的帽子是同一个款式。” 
卡米尔眨眨眼睛,点了点头,手上却仿佛是对他蛋糕状的纽扣起了兴趣不住玩弄。 
“那卡米尔,我这个帽子做出来,我们就结婚?” 
卡米尔却是呆住了,他实在是不明白做帽子是怎么个结婚联系在一起的,雷狮凑过来在卡米尔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我是疯帽子,做帽子既是表达爱意的工具,也是求婚的讯号,包括你头上的帽子。” 
说着雷狮指了指卡米尔头上的帽子。 
“我在问一遍,卡米尔你愿意吗?” 

“卡米尔?卡米尔!” 
安莉洁使劲掐了掐卡米尔的脸颊,他们两个站在门口,安莉洁正等着卡米尔拿钥匙,卡米尔却神游天际去了。 
“所以卡米尔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卡米尔的动作有些慌乱,一把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冲进家里,安莉洁的动作却更快直接拦住了卡米尔。 
“不行!卡米尔你一定要跟我说!” 
卡米尔眼神瞟向一边。 
“我…我在想帽子。” 
“帽子?” 
安莉洁疑惑的歪了歪头,头上的兔耳朵也因此垂了下来。 
“嗯,对,疯帽子先生送给我的新帽子。”

评论
热度 ( 18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