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褰衣

霜天七实月:

*剑三AU,霸刀雷x惊羽卡 


*没玩过剑三的可以近似理解为,侠客雷x刺客卡 


*有原创角色,瞩目 


*目录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诗经·褰裳 






卡米尔倒在血泊之中。 


走过了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没有一个发现卡米尔。 


诚然,血液已经近乎凝固,暗红色的血液附着在地面上,夜色沉沉,连月亮都只露出一小截,被云层遮得朦胧。 


卡米尔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唐门制服,身上一道道的划痕流血鲜血,隐隐有结痂的趋势,但血如果止不住那肯定是卡米尔先失血过多而死。 


卡米尔已经几乎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眯成的一条缝,深蓝色的眸子被血色和黑夜所填充,失血过多的空虚感一波一波的向卡米尔袭来,在卡米尔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卡米尔看见了一双白色的靴子停留在自己面前。 




卡米尔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躺在柔软的床垫里,触目的是不算精致但大气的装饰,眸子微微上移看见桌子上放着的一柄长刀,做工精巧。 


自己在藏剑山庄? 


这是卡米尔的第一反应,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是不在江南地区,而在北方行刺的,虽然人被杀掉了自己也受了重伤,才会倒在血泊里,无人发现。 


那么自己这是在霸刀? 


才刚刚想出答案,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以卡米尔的视线被床板所遮挡看不见人影,只能感受到一片影子投在自己身上,投下一篇阴翳。 


紧接着那人再走近了一些,深紫色的眸子,貂裘绕在那人的颈脖处,接着向下是一身紫色的劲装。 


“醒了?” 


卡米尔沉默不言,却心下警惕,大抵是为了给自己包扎的缘故,卡米尔身上的衣物都被除去,就连各种机关暗器也被卸了个干净,加之受了重伤,现在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度,这个人虽然救了自己,但不能排除有更深层次的考虑,卡米尔还不能放下警惕。 


“别那么紧张,你身上那些小玩意花了我不少功夫,这里是你的东西,我放在这里了,一会你换好了敲敲门就行。” 


卡米尔挣扎着用手支撑起身体,身上的骨头咯哒咯哒的作响发出抗议,每一处都在重新衔接。 


“你为什么要救我?” 


那人挑了挑眉,把手上抱着的衣物放在枕头旁。 


“兴趣使然罢了。” 




卡米尔换好衣服敲了敲门,那人走了进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卡米尔的衣服,卡米尔穿的是斩逆堂统一发配的定国制服,腰部露出一块洁白的皮肤,和深蓝色的布料形成鲜明对比。 


卡米尔有些不满,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长发——他的头发留起来是为了遮住背心露出的一大块皮肤的,虽然刺杀中有些不便,但总比背后凉嗖嗖的一块要好的多,而长长的头发只是被一块带着束带的手镖松松的束着,很容易就随着卡米尔的动作而摇晃。 


“怎么了吗?” 


那人笑了笑,侧身错开卡米尔走进房间。 


“没有。” 


卡米尔站在门口,而那人手上正拿起刚刚放在桌子上的长刀插回他背后背着的刀鞘里,三把刀工工整整的背在背后。 


“雷狮,我的名字。” 


卡米尔的手上捏着一枚化血镖,不予回答,他依旧没法放下警惕。 


那人微微侧头,深紫色的眸子注视着卡米尔。 


“唐门的人都这么没礼貌吗?互通姓名都不会?” 


卡米尔定定神。 


“卡米尔。” 


“你不姓唐?” 


“你也不姓柳。” 


雷狮愣了一下随后仰天长笑,裹着貂裘的鞋子踏在地面上,几乎不发出声音,他一步步走近卡米尔,视线掠过卡米尔的右手。 


手指和卡米尔十指相扣丝严缝合,卡米尔陡然间接触到人身上的温度,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雷狮也就此放开卡米尔,掌心是一枚化血镖。 


雷狮把化血镖在卡米尔面前展示了一下,随即把化血镖丢出窗外,叮当一声落在石制地板上。 


“我还是挺了解你们唐门的人的,以后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好好养伤,这段时间你在霸刀不会有事的。” 


雷狮大跨步走出厢房,卡米尔呆愣在门口。 




卡米尔在霸刀山庄一住就是两个月,也算是个霸刀的人混熟了,一个叫柳昀的小姑娘和卡米尔混的尤其熟,经常跑过来跟在卡米尔身后,不断的叫着“唐家哥哥!” 


雷狮总是远远的坠在后面,眼神飘忽不知道是在看卡米尔还是在看柳昀,卡米尔有心宠柳昀,这让他想起堡里总是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师兄的小师妹,但眼神总是不能从雷狮身上移开。 


毕竟雷狮救人的动机太奇怪了,谁会因为兴趣就花大功夫救人啊? 


而且被救的这个还是个唐门,那么雷狮就难免惹上仇家,这又是一堆事,而整个起因只是兴趣使然? 


卡米尔不信。 


他总想找个机会问清楚雷狮到底想干嘛,又不好开口。 


毕竟不管雷狮的动机如何,救了他也是事实,他没有这个资格去怀疑雷狮,只能等雷狮自己开口向他提要求。 


想着想着卡米尔就望着一个方向出了神,一会肩膀被狠狠地摇晃,柳昀在卡米尔耳旁嘻嘻的笑着。 


“唐家哥哥,你又在出神了。” 


卡米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因为想事情而冷落了柳昀,揉了揉柳昀扎成两个马尾的长发,柳昀坐在卡米尔的大腿上,拣起一缕卡米尔没被束好的发丝拿在手里把玩。 


“不好意思啊,有些事情要想。” 


柳昀的声音很高,有着唐家堡小师妹没有的童真与稚气,柳昀膝盖跪在卡米尔的大腿上,双手拢着浮在卡米尔的耳边悄声说话。 


“唐家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师兄啊,你经常看着我师兄出神。” 


卡米尔没来由的有些慌乱,这是他很少出现的情绪,唐家堡的杀手要求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冷静,摈弃感情。 


柳昀的话语让卡米尔被封闭已久的沉寂得仿若一潭死水的内心重新翻起波纹,虽然只是一片树叶掉下来的程度,但至少重新焕发了活力。 


卡米尔趁柳昀还没彻底把自己那缕头发玩成一团前抢救了出来,开始给柳昀整理早上练刀时弄乱的貂裘。 


“不是,你想太多了。” 


柳昀笑嘻嘻的捏上卡米尔的脸,把卡米尔的脸拉长,扮鬼脸玩。 


“但是我看师兄经常看着唐家哥哥笑哦。” 




雷狮在望着卡米尔出神。 


雷狮和卡米尔练习的时间不一样,雷狮是早晨和卡米尔是傍晚,这个时间很奇怪,不是正常的练武时间,雷狮问卡米尔也问不出什么来,除了感慨唐家堡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以外,雷狮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自己推测因为唐门的武功大部分都是刺杀用的,需要与夜色融为一体才在晚上练了。 


令人意外的是卡米尔倒是不抗拒雷狮在一旁看他练武,卡米尔的一招一式都被雷狮熟记于心,自从卡米尔能下床开始,这一个半月雷狮天天都蹲在练武场旁看卡米尔。 


真是鬼迷心窍。 


最开始只是一时兴起,后来在卡米尔养伤的半个月里,像是调戏容易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玩,最后却把自己玩了进去,小动物依旧对你充满戒备。 


这太失败了。 


雷狮长叹一口气,眼神依旧黏在卡米尔腰间和胸腹处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上,偶尔能捕捉到卡米尔因为动作,头发晃动,后背若隐若现的雪白皮肤。 


柳昀似乎才到,环视演武场一圈,直接向卡米尔跑去。 


“唐家哥哥——” 


柳昀直接扑进了卡米尔的怀里,双手搂着雷狮眼馋很久的卡米尔的腰线,卡米尔为了照顾柳昀慌慌忙忙的停止打了一半的动作,把柳昀接进怀里。 


“下次不要这样了。” 


卡米尔板着一张脸,这在最开始还有用,而对于现在和卡米尔越来越熟悉柳昀来说,却是不足为惧,她早就知道卡米尔只是个纸老虎,虽说板着脸说不出重话,也不会像雷狮一样直接演武场上见真章,实在是好说话得紧。 


有了这个认识的柳昀只是敷衍的点点头,就开始兴奋的抓着卡米尔说自己刚刚碰到的趣事,卡米尔一看见柳昀的动作就知道她没听进去,而正如柳昀所了解的那样——他说不出重话来,也不会直接动手,除了摇摇头就没有别的措施了。 


卡米尔安静的听完柳昀说话,中间还附和了一句,在柳昀结束的时候,拍了拍柳昀的头。 


“柳昀到一边去和你师兄一起看好不好?” 


卡米尔放柔声音。 


柳昀也自知打扰了卡米尔练武,一溜烟的跑到演武场边上,雷狮旁边一起看卡米尔练武。 


“师兄你是不是喜欢唐家哥哥啊。” 


柳昀的声音难得被刻意压低,但依旧带着笑意,雷狮瞥了柳昀一眼。 


这个女孩子是著名的鬼机灵,卡米尔宠她但不代表雷狮也会像卡米尔一样宠她,至于柳昀那个问题。 


喜欢? 


怎么会不喜欢! 


不喜欢他也就不会浪费时间天天蹲在演武场旁边了。 


柳昀眨眨眼睛,笑嘻嘻的凑在雷狮的耳边,不管雷狮脸上不满的表情。 


“师兄,唐家哥哥这种性格是很受欢迎的哦,而且唐家哥哥现在还不喜欢你呢,祝师兄好运。” 


雷狮挑了挑眉,柳昀说的情况他也知道,但是他对于这个情况束手无策,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只能让这个情况越来越严重。 


“你有办法?” 


柳昀跳下演武场旁边的高台,拍拍身上的土。 


“山不过来,我就去山,师兄你可以去问问藏剑山庄那些人,和唐门在一起的是怎么做的。” 


“嗯?” 


雷狮饶有兴趣的盯着柳昀。 


“你该庆幸,唐家堡的暗卫任务还没关闭。” 


话音刚落,卡米尔打完乾坤一掷套路中的最后一式,柳昀直接扑过去。 


“唐家哥哥!你陪我去玩嘛!” 




卡米尔要走了。 


柳昀在山庄门口哭成个大花猫,双手死死的拉着卡米尔的衣角不肯放手。 


“唐家哥哥——” 


卡米尔手足无措,他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刀萝,但他确实要回去了,面对柳昀的哭腔他只能笨拙的拍着柳昀的后背。 


“好了柳昀别哭了,别哭了,你可以来唐家堡找我玩啊。” 


“唐家哥哥你不要走——” 


雷狮站在后面皱起眉头,一把把柳昀提溜起来,柳昀在空中四肢胡乱舞着大吵大闹。 


“师兄放我下来!” 


“你闭嘴吧你。” 


雷狮斜睨柳昀一眼,不肯放她下来,却是走近了卡米尔,一把揽住卡米尔的肩膀把卡米尔整个人按在怀里。 


“我回去找你的。” 


卡米尔眨眨眼睛,不知道雷狮这句话什么意思,却被雷狮一把推开。 


“好了,你回去吧。” 


卡米尔牵着马慢慢走回去,背后柳昀的哭声一声盖过一声,却是逐渐消失了。 




卡米尔的生活又恢复了受伤以前的样子,在唐家集陪着他家师妹玩东玩西,偶尔会说起柳昀——那个在霸刀的小姑娘,雷狮也时不时的浮现在他脑海里。 


“师兄,斩逆堂说有你的任务。” 


任务? 


卡米尔皱皱眉头,他才回来不久,理应还不到接任务的时候,而且他也想陪陪师妹。 


“不能换个人去吗?” 


“对方指定要你去,不过任务不算难,是个为期三年的暗卫任务。” 


卡米尔把师妹从自己身上抱下来,放在一边。 


“对方什么门派的?在哪里?” 


“对方霸刀的,叫雷狮。” 



评论
热度 ( 156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