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偷盗是罪

霜天七实月:

@独轮今天还不会画画  独轮太太的独轮太太的猫妖卡


@猛男卡呐君  我家绑画亲亲可爱kane的500fo点文 
*大盗猎豹雷x小偷猫卡 
*私设多 
*目录






卡米尔脚倒悬在房梁上,长长的尾巴垂在身后,指尖再轻巧不过的拣起桌面上的宝石,耳朵微微一动,眼睛上扬看见床上的富豪依旧在熟睡,总算是放下心来,小腿用力整个人坐在了房梁上。 
卡米尔慢慢从房梁上站起来,再爬回了他掀开的瓦片里,反身把瓦片盖上,如释重负的躺倒在房顶。 
背部被瓦片烙得生疼,卡米尔继续维持着躺倒的动作——他实在是太累了,为了偷到这颗宝石卡米尔策划了足足两个星期,这下才成功,介于这个原因,几乎不会露出笑容的卡米尔难得任由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不管怎么说,还是偷到了。” 
自言自语式的发言,卡米尔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的围巾再往上拉了拉,今晚的风似乎有些冷,为了灵便而设计出来的衣服这时候就显得有些冷了,没有被衣服包裹的腰部在冷风的吹拂下打了个寒战。 
“好了,该回去了。” 
卡米尔把宝石收好,看了看周围的方向,定定神把早就准备好的回去的地图在脑海中复习一遍,准备就此回家把宝石倒卖出去,就休息了——毕那颗宝石够卡米尔不愁吃穿的生活一年,刚刚准备起跳,卡米尔就感觉自己的尾巴被人拉住了,痛觉使他原本攢好的力瞬间卸掉,因为那人拉的力气很大,卡米尔的尾巴根还有些隐隐作痛——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卡米尔弓起身子警觉的看着背后的人,甚至亮出了利爪。 
那人站在阴影里,身形看不清晰,勉强可以看出至少对方身体比卡米尔更为高大,尽管猫的战斗力本来就不能以身材来衡量,但卡米尔还是更加小心了些——别这个时候阴沟里翻船。 
对方好像没有恶意,大大方方的走出了覆盖他身形的阴影,咧着嘴笑着冲卡米尔挥了挥手。 
“你好啊,小偷。” 
卡米尔沉着一张脸,微微呲牙从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这是警告的声音,从对方的耳朵和尾巴来看应该也是猫科动物自然懂得卡米尔的意思,对方不退反进,又往前走了一步。 
“虽说猫妖确实是天生的小偷啦。” 
对方一步步走近,卡米尔却在向后退,不知道是因为对方高大的身材,还是因为对方眼睛里毫不掩饰的自信。 
“所以说,你很聪明,要试试换个职业吗?” 
“什么职业。” 
在对方出现后说的第一句话,声音意外的低沉,和卡米尔平常清凉的声线完全不同。 
对方挑了挑眉。 
“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雷狮,是猎豹——某种意义上是你的亲戚了,然后,职业,是个大盗。” 
“那么,你要和我一起吗?” 

卡米尔坐在房梁上翻开了一本书,尾巴在半空中轻轻晃动,大概是因为看得书很有意思,所以心情格外得好。 
房间下雷狮躺在床上侧着身呼呼大睡,这看起来是雷狮的房间,因为房间里到处都可以看见雷狮个人的兴趣,尤其是墙角那一排啤酒——实际上卡米尔想过好多次要把那堆啤酒丢掉,只是每次都被雷狮阻止了而已。 
卡米尔的背后就是大开的窗户,卡米尔在翻页的时候用余光斜瞟了窗外一眼,看了以后卡米尔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动作是有多么多余,明明透过窗户已经撒进了满室春光,尤其是在卡米尔这个位置,后背都被太阳照得暖烘烘的,卡米尔用手扯了扯他的围巾——在这样的天气里围巾实在是有些多余。 
卡米尔把书合起来,又看了看下面,雷狮似乎也感受到了光亮,用手把自己的眼睛遮挡住,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眼看就又要睡下去,卡米尔赶紧跳下房梁,脚尖踩踏在木质的地板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卡米尔尝试性的用手去轻轻摇晃雷狮的肩膀,结果不仅没有把雷狮叫醒反而被雷狮紧握住,怎么都抽不出来。 
“第89次尝试失败。” 
卡米尔低头轻叹了一声,也不试图去把手抽出来了,转而用尾巴轻轻在雷狮的鼻尖摇晃,细碎的绒毛惹得雷狮有些痒痒然后打了一个喷嚏,手劲也送了不少,卡米尔一把把手抽出来,面无表情的站在雷狮面前。 
“大哥,中午好。” 
雷狮困倦的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 
“卡米尔你怎么中午才叫我啊。” 
卡米尔重新拿起刚刚跳下来时被放在床头柜上的书,转身的力度让围巾拍了一下雷狮的脸,卡米尔也不打算道歉算是对雷狮小小的惩罚。 
“我叫过,只是大哥你不起来而已。” 
“啊,是吗?” 
雷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本来就凌乱的头发站在更是奔着鸟巢的风格一去不复返,复而又笑了出来。 
“对了忘记说了,卡米尔中午好。” 

这是卡米尔作为大盗雷狮的助手的第3个年头,尽管他的身份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即使当时雷狮说的是想换个职业吗,卡米尔还是卡米尔,还是那个小偷卡米尔,只是偷的东西更高级了,但卡米尔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快乐这种情绪,不是来自外物或者来自偷到的什么东西,而是来自他现在的生活与和他一起生活的人。 
换句话说,卡米尔喜欢雷狮。 
不是对远超自己的人的敬仰,也不是对大哥的亲近,而是切切实实存在于恋人之间的喜欢。 
先不论卡米尔现在所生活的时代,同性相恋本来就是大罪。 
甚至就连雷狮本人的意见,他到底喜不喜欢卡米尔,卡米尔也不知道,不过他可没那个自信雷狮会喜欢上他,就连当初雷狮为什么会邀请自己都是个意外——只是因为自己当初无意间从雷狮手上偷走了一件他原本势在必得的东西,现在这个东西已经作为了雷狮送给卡米尔的礼物——卡米尔知道这不和逻辑,但他压根就没有试图在雷狮身上找到任何逻辑存在的痕迹。 
包括他喜欢上雷狮这一点,雷狮这个人仿佛就是一个挑战者,打破一个又一个的常规,做出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连逻辑,似乎都没法在他身上得到一丝一毫的提现,这让卡米尔陷入了迷茫。 
按照逻辑来说,雷狮喜欢上自己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但雷狮又是个不符合逻辑的人——这就为这件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增添了几分存在的可能性,仿佛是即将溺亡于水中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借着这根救命稻草艰难的浮上水面呼吸几口空气,其余时间胸腔则被快要鼓胀而出的爱意和想到这件事情不可能而带来的疼痛所充斥,比溺水还要痛苦得多。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卡米尔坚持了下来,按照他平时的性格现在早就逃的远远的,让雷狮找不到他,不知道是雷狮偶尔投过来的带着暖意的眸子,还是在某次打滑差点滑落时伸出的手,亦或是雷狮总是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卡米尔你可是我的人。”,一切都有可能,都促使着卡米尔坚持下去——万一呢,万一他也喜欢你呢。 
这些情绪翻腾在卡米尔的胸腔里,但也只能翻腾着——思绪被打断,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 
“卡米尔?你居然在发神,这很少见啊,怎么计划有变?” 
卡米尔这才想起来他们还在执行计划,今晚准备偷的是市政官员的印章——鬼知道雷狮为什么想偷这个,雷狮说的什么这才符合大盗的风范卡米尔不能理解。 
难道不该是实用至上吗? 
雷狮撇撇嘴,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所以说卡米尔你这个人太没情调了。” 

“大哥,我准备下去了。” 
一切都如计划,那个官员果然因为一些事情而离开了,他的印章就那样毫无防备的被留在了桌面上,卡米尔把一小截绳子交到雷狮手上,绳子的另一端勒在卡米尔的腰上,因为腰部没有任何布料的遮挡,绳子又勒的比较紧,现在已经勒出了一条红痕。 
雷狮的目光在那条红痕上长久的停留,在卡米尔疑惑的声音里才算清醒过来。 
“大哥?” 
雷狮眨了眨眼睛,然后垂下眸子,用眼睫毛遮盖住眼底阴暗翻腾着的情绪,复而抬起头对卡米尔露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 
“没事的,你下去吧。” 
卡米尔这才缓缓从那个洞口下去,雷狮透过掀开的瓦片看着卡米尔灵巧的动作,在空中不断找着下一个落脚点,最后轻巧的落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不得不感慨猫——真是天生的小偷,不管是用来平衡的尾巴,还是极快的反应速度都和猎豹不一样,雷狮虽然自称是大盗但其实只是大摇大摆的从里面拿了东西,然后凭借极快的速度跑出来,从来没有被抓到过才留下这么一个名称,和卡米尔完全不一样。 
卡米尔拿到了印章,对雷狮打了个手势,雷狮会意的看向下面——他们选了个好位置,可以看见大门口,但意外的是那位官员已经在打开门了,而卡米尔还在里面! 
雷狮兀的又去看卡米尔,官员已经打开了门,卡米尔直接暴露在官员随行侍卫的灯光下,卡米尔翻身躲过侍卫射过来的箭,目光又投向房顶。 
“大哥!” 
雷狮直接拉动绳子——这比卡米尔自己爬上来要快,但无疑也更为被动,雷狮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重复这个动作,当卡米尔被拉上来的时候,大腿和手臂各中一箭,留下来的汩汩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和长袜,卡米尔自己把箭拔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甚至还邀功一样的把印章放到雷狮面前晃了晃。 
“大哥,拿到了,执行计划三。” 
雷狮空白的大脑完全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只能靠他了——卡米尔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如果他不能带卡米尔跑出去,那么他们会怎么样? 
卡米尔身上的鲜红和空气里的铁锈味——猎豹总是对这些更敏感,在明显不过的告诉雷狮如果被抓住他们的下场,甚至会更糟。 
雷狮一把把卡米尔横抱起来,再一次庆幸他是猎豹,总有其他人无可比拟的速度——直接从房顶上冲出了重围,哪怕身后的人已经被远远甩开,雷狮还是在奔跑仿佛只有奔跑才能让他安心,卡米尔紧靠在雷狮的胸口,身体很轻,呼吸也很轻,仿佛下一秒就会沉沉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雷狮终于停了下来,这是他们的家,雷狮直接踹开门,又用脚把门关上,手上却是轻轻的把卡米尔放在了床上,卡米尔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依然执着的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雷狮。 
雷狮以他最快的速度找了绷带和药品过来,还接了一大盆清水,一点点的清洗卡米尔的伤口,细致的上药,最后缠上绷带,卡米尔终于绷不住眼皮耷拉着眼看就要闭上,雷狮轻轻凑过去在额头上吻了一下。 
“卡米尔,睡吧,晚安。” 
卡米尔就此昏昏沉沉的闭上眼。 

卡米尔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一个清晨,睁开眼挣扎着坐起来,就看见旁边倚在墙壁上的雷狮,卡米尔心下一片柔软凑过去想要再看看雷狮,雷狮却突然醒了过来,然后直接把卡米尔抱住。 
雷狮用的力气很大,大到卡米尔被咯得有些生疼,但卡米尔没有丝毫反抗的迹象,只是安安静静的让雷狮抱着。 
雷狮现在被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充满,只有他自己知道在给卡米尔清理伤口的时候自己有多么慌张,总是目标清晰一往无前的雷狮在卡米尔这里迷茫了起来,他甚至手都有些微微发抖,但他知道他不能抖,不然卡米尔就真的没有存活的机会了,所以他冷静的给卡米尔做完了伤口处理,冷静得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他打定主意,让什么世俗和习惯见鬼去吧,他雷狮可不怕这些,而卡米尔——没事他会扛起一切。 
雷狮放开卡米尔,目光坚定。 
“卡米尔我喜欢你。” 
雷狮没有错过卡米尔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欣喜但更多的是犹豫,雷狮用一种更为轻微的声音缓缓在卡米尔耳边叙说。 
“你是想说同性相恋是罪吧?但偷盗本来就是罪,我们两个罪人没有什么罪上加罪的说法。” 
“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卡米尔你喜不喜欢我。” 
卡米尔倒是不假思索。 
“喜欢。” 
“好了这就足够了。” 
说完雷狮对着那勾勒出一抹浅浅弧度的嘴角落下一个吻。 
“这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 ( 188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