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伯兮

霜天七实月:

*从前有座灵剑山AU
*非兄弟设,剑修雷x剑灵卡
*目录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诗经·伯兮


灵剑山上全部都知道,他们万年不回山的四师兄回来了,还带回来一把品级为先天灵宝的剑。
这可是先天灵宝啊,几乎灵剑山上所有的弟子都羡慕四师兄的好运气,于是师弟师妹们,都挤在广场上,等着四师兄出来露一手。
然后就听见掌门愤怒的吼声。
“你这是暴殄天物!”
然后就是房子砰的一声炸开,雷电从房子的中心蔓延开来,蔓延到广场上,幸好一道冰墙及时出现阻挡了雷电继续蔓延。
“你这样没法使用先天灵宝!甚至让他认主都不可能!”
他们的四师兄——雷狮站在已经被炸毁的房子中央,耸耸肩。
“可是,我已经认主了啊。”
灵剑山掌门丹尼尔脸上惊愕的表情定格,紧接着就看见雷狮腰间束着的深蓝色的长剑里走出来一个虚影,虚影是一个有着长长束发的男子,他微微向丹尼尔躬身致歉。
“在下卡米尔,是无定剑的剑灵,已经认雷狮为主。”
大概是因为认主的原因,别人无法触碰到的剑灵,雷狮却是再轻松不过的一把把卡米尔拉过来。
“我就说了啊,已经认主了。”
卡米尔面色平静,身影消失转而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不过还是离雷狮不远。
“但我还是支持你将我暂时封印。”
雷狮没好气的挑了挑眉。
“为什么?”
卡米尔双手拢在袖子里,长长的束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着。
“因为无定剑是先天灵宝,而且是有可能进阶到后天至宝等级的,以你现在的等级,没法驾驭住无定剑,那么无定剑对你而言就是废铁。”
但雷狮的关注点明显不对。
“原来你是铁剑吗?”
卡米尔平静的表情有所松动,深吸一口气。
“这不是你应该关注的重点吧?不过我不是铁剑,废铁只是一种比喻罢了。”
雷狮揉了揉鼻子,咧出一个堪称狂傲的笑容。
“我觉得我们回来的路上已经够明确了。”
“那只是因为你给了我错误的信息,让我误以为以你们现在的手段没办法毫发无伤的封印先天灵宝,才同意的不进行封印。”
雷狮却是歪过了头。
“现在这个封印哪里是毫发无伤了啊?”
卡米尔秀气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似乎对雷狮这样胡搅蛮缠的态度相当不满。
“既不会损伤先天灵宝的力量,也不会因为封印失去进阶的可能性,确实是极强的封印。”
“但是在封印解除之前你没办法出来了啊,这就不是毫发无伤了。”
雷狮一副理所当然的的样子,却一时让卡米尔无言,雷狮的理论不算对,但也绝对没有错误,经过这么长得时间,剑灵早就和剑身融为了一体,更何况先天灵宝的一大特色就是剑灵,卡米尔思考到这总算松口,打算依开始说好的那样不进行封印。
接着就又听见雷狮的声音。
“更何况我雷狮做出的决定,什么时候可以被修改了。”

灵剑山上的弟子间又多流传了几条小道消息,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的四师兄有一把先天灵宝的剑,这把剑有一个叫卡米尔的剑灵。第二条就是雷狮拒绝封印无定剑到他能用的阶段,虽然他现在用的也不差,是一柄叫雷神之锤的奇怪的剑,雷神之锤名字固然奇怪,但也是后天灵宝。
最近却有一条新的消息超过了第二条的火热程度,迅速在弟子辈间流传开来。
“你听说了吗?雷狮和卡米尔吵架了?”
灵剑山上的五师兄安迷修把他的双剑收回腰后,他的对面是万法仙门前来做客的安莉洁,也是之前放出冰墙阻挡雷电的人。
“这是你们灵剑山的事吧,告诉我真的没有问题吗?”
安迷修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穿上象征真传的红白长袍。
“他这个人狂妄自大还暴躁,我倒真希望他有一天能被天道责罚一下。”
安莉洁跟在安迷修身后,辨认着安迷修正在走的路。
“我觉得你对他存在一些偏见。”
“偏见就偏见吧,我甚至想让他和他的剑灵吵得在不可开交一些,这样就没办法出来祸害九州了。”
被安迷修恶狠狠诅咒了的雷狮打了个喷嚏,头疼的看着面前脸色冷峻的卡米尔。
“这次我是真的不能带你去。”
“我并不觉得我会成为你的麻烦,而且虽然是你们五个人的事情,但我是你的剑灵,理论上来说是不算做人类的,更何况你们是去魔界,我见过魔族能够给你们提供有用的帮助,于情于理我都该被带去。”
卡米尔双手抱胸毫不示弱的瞪视着雷狮,雷狮皱了皱眉。
“卡米尔,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提出多么有道理的解释,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魔族太危险了,你现在虽然有了战斗能力,但依然是灵体状态,一些精神性的攻击你会受到比我们更大的伤害,所以我不能让你去。”
卡米尔向前一步,脸凑到雷狮面前,几乎是一字一顿的。
“你自己都说了很危险,我是你的剑灵更应该保护你的安全。”
雷狮将一根食指点在卡米尔唇上,止住了他接着说下去的势头。
“还有,我雷狮做的决定,什么时候可以被修改了。”

安莉洁轻轻敲门,里面传来有些清冷的声音。
“进来吧。”
安莉洁推开门,卡米尔坐在平时雷狮坐的地方的对面,旁边是一柄造型古朴的深蓝色的剑,安莉洁知道那是卡米尔的本体。
自从雷狮把卡米尔从地底深渊带出来已经过了十五年,而距离雷狮以金丹的修为闯魔界已经过去了五年。
这五年卡米尔已经修炼出了半实半虚的身体,能够随着他的心意在虚实间转换,同时也逐渐恢复了原本的修为,现在大概在大乘期,对无定剑的应用已经到达如臂指使的程度,不容小觑。
“卡米尔你还在等他吗?”
安莉洁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这五年灵剑山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唯一可以称得上比较大的就是五师兄安迷修成功的把万法仙门的二师姐安莉洁拐回了灵剑山结为双修道侣,而安莉洁又在一次偶然的事情里认识了卡米尔,长久以往两人还成为了不错的朋友。
卡米尔的手捏上了无定剑的剑柄。
“我还感觉的到,雷狮他还活着。”
安莉洁却是皱着眉头。
“但是你自己也说了吧,当时滴血认主留下的联系已经很弱了。”
卡米尔垂下了眸子,手指轻轻抚摸着无定剑上古朴的花纹。
“嗯,如果当时滴血认主的时候滴的不是心头血,我甚至找不到与他的联系。”
安莉洁眨眨眼睛。
“这就是啊,没有联系的话你也没办法突破啊,你明明已经可以进阶后天至宝,而且如果用的材料比较好还有几率突破到先天至宝,但是你现在…”
卡米尔没有接话,只是低垂着眸子,用沉默在无言的争斗中对抗安莉洁的想法,最后是安莉洁先妥协,站起身来,在卡米尔的桌子上留了一个小包。
“里面是一些茶点,放心好了不是缥缈峰的食堂,是从山脚下的小店买的,你不是喜欢吃这些吗?”
卡米尔点点头,声音轻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一般。
“谢谢。”
安莉洁直接转身走出房间,带上门,房间里只剩下卡米尔一个人,空气都因为过冷而凝固,卡米尔拆开小包,从精致的茶点上捏下一块放进嘴里。
确实很甜,卡米尔却把小包重新包好放在一边。
“应该会回来的吧…”
这话说得卡米尔自己都不太信,犹犹豫豫的反复说了好几遍,只是为了加强自己对这句话的信任程度。
他当然还记得,还记得他和雷狮赌气自顾自的缩回了无定剑里不肯出来,而雷狮走之前轻轻吻了吻无定剑的剑柄。
“卡米尔,放心好了我会回来的。”
卡米尔拿起无定剑,也在雷狮当时亲吻的地方轻轻用嘴唇触碰,剑柄上古朴的金属制花纹的触感透过嘴唇传达过来,从头至脚的凉意油然而生,不复曾经雷狮在时总是温热的剑柄。
“雷狮你不是说,你做的决定没人可以修改吗…那就回来啊。”
悠悠长叹湮灭在空气中,化为灰尘飘洒。

“四长老,外面有个人要找你。”
听见弟子的通报卡米尔皱了皱眉头,许多年前他和雷狮的联系在一个清晨悄无声息的断开了,没了这层束缚卡米尔在当场突破了先天灵宝的桎梏,进阶后天至宝,一切都是突如其来的,卡米尔在进阶完成后才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巨大的悲伤包裹住了他,在大悲的情绪下,卡米尔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后天至宝和先天至宝之间的最后一层薄膜也被捅破,卡米尔成了当今世上唯一的先天至宝。
他已经是无主之物了,他已经是自由之身了,安莉洁也知道卡米尔的进阶意味着什么,在卡米尔抱着无定剑坐在雷狮小屋子的门口时,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出去看看吧,看看他所喜欢的这九州。”
卡米尔依言外出游历数十年,再度回来的时候剑术与各种术法已经登峰造极,卡米尔和安莉洁说他想待在灵剑山。
安莉洁便就找安迷修给了卡米尔一个天剑堂长老的位置,适逢天剑堂只有丹尼尔和安迷修两位长老,卡米尔却主动说。
“我想做四长老。”
安迷修沉默良久答应了卡米尔的要求,于是卡米尔就在灵剑山定居下来,平时也不管什么事,属于类似镇山神兽一样的存在——毕竟先天至宝天下也就独一份了。
而现在有人却指名道姓的要找卡米尔,而且说的特别清楚,是无定剑剑灵卡米尔,并不是现在流传天下的四长老。
一个名字在卡米尔脑海中浮现出来,卡米尔却把这个名字划去。
不会的,过了这么久,怎么还会回来呢,只是别人的吧。
卡米尔垂下眸子,挥挥手准备把弟子打发下去,说自己不见,护山大阵却突然突然有些波澜。
卡米尔皱紧眉头准备出去看看是哪个不速之客竟敢硬闯灵剑山,只是刚刚走出屋子就被抱了个满怀,鼻间全是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曾经让他想念到发狂,卡米尔听见了那人上扬的语调。
“卡米尔解除了契约,你还敢不见你的主人了啊。”
卡米尔瞪大的眸子里倒映着那人露出的过于宽泛的笑容,笑容肆意而又张扬。
“我说过的吧,我雷狮做出的决定,什么时候可以被修改了。”
雷狮咧开嘴笑着拍了拍卡米尔的背,把卡米尔整个人都要揉进身体里的力度。
“包括我当时说的那句我会回来。”
卡米尔的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是雷狮继续说了下去。
“卡米尔我问你你还肯和我缔结契约吗?不过这次不是主从契约而是双修道侣的契约。”
“我——愿意。”



评论
热度 ( 153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