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花房小语

霜天七实月:

@名字什么的 的888fo点文,原梗[你卖这些花吗?][我恐怕不卖了。][哦不,我的意思是,我买下它们,仍会把花留在这里,送给你。] 
*花房老板卡x顾客雷 
*收录于[摘自天上的星星] 
*目录
*打个广告一个走心的个人志一宣+印调







当北风与冬天让一切凝固,一切变成爱的荒原,它就会低诉花园的絮语,你就会恍然大悟。——王尔德《给妻子:题我的一本诗集》 


寒风瑟瑟裹挟着从天上飘落的雪花一路向前,最后拍打在花房的玻璃上,发出些许细碎的声响。 
卡米尔捕捉到了那些细碎的声响,抬起头来,望向窗外——不对不应该叫窗外,对于一个由玻璃制成的花房,无论哪里都是窗外,都可以一览无余的看见。 
窗外依旧是一片洁白,霜白的雪厚厚的覆盖在地面上,行道树上,把树枝压弯,雪面上干干净净的,这意味着这附近没有人来。 
也对,这种天气,没有人会愿意来花房的,卡米尔也不指望这样冷的天气能有什么生意,他只是喜欢花草,比起待在公寓里他更喜欢待在花房里——至少这里比较暖和。 
雪忽而变大,风也凌厉的呼啸而过,拍在花房玻璃上咔哒作响,卡米尔不为所动,他依旧拿着花枝剪减去多余的枝条。 
“砰砰砰。” 
不同于风拍动的声音的巨大声响引得卡米尔把目光转投向门口,门口站着一个人,穿着白色的大衣,低着头带着一个奇怪的头巾,头巾被风吹得在空中飞扬。 
“砰砰砰。” 
那人又拍了一次门板,玻璃门因为那个人的动作而摇晃,卡米尔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风和雪同时变大,纷纷扬扬的落下来,卡米尔犹豫了一会,还是打开门把那个人放了进来。 
几乎是开门的一瞬间,冷风就争先恐后的往这方温暖的小天地里挤,狂风呼啸的声音萦绕在卡米尔的耳畔,雪花也飘落进来几朵,落在卡米尔的鼻头融化了,这让因为穿得单薄的卡米尔打了个寒战,下一秒门就被关上了。 
比冰雪更冻人的一双手握上卡米尔的手,那人比卡米尔高很多,卡米尔要抬头才能看见那人深紫色的眸子,像是晴夏夜里的星空一样璀璨。 
“谢谢,不知道怎么回事,风雪突然加大了,我能在你这里躲过这场风雪吗?” 
难道还能把你赶出去吗? 
卡米尔暗暗腹诽,面上却是一派平静,只是给了那人一个眼神,点点头就又转悠进花草堆里了。 
那人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手撑着下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卡米尔的后背,卡米尔被盯得脊背发寒,花枝剪好几次差点剪错,最后终于憋不住,转过头看向那人。 
“你——” 
卡米尔话还没说完,对方就先一步打断他的话头。 
“啊你好,我叫雷狮,请多指教。” 
说完还露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让卡米尔本来想斥责对方的话像根鱼刺一样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得,只能随意的点点头,算是了解了。 
紧接着就又恢复了刚才的状态,卡米尔在打理花草,雷狮的目光黏在卡米尔的后背上,这让卡米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最后总算是认识到——自己今天大概是不能打理花草了。 
于是卡米尔把花枝剪挂在了墙壁上,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他这次没有选择背对雷狮,而是选择正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雷狮深紫色的眸子,不加掩饰的直直的盯着自己。 
不过看书比做花艺要好的方面,就体现了出来。 
至少卡米尔完全沉浸于书中给他呈现的世界就不会再注意到雷狮的目光,等到终于有声响让卡米尔惊觉的抬起头的时候,雷狮已经站起身在整理衣服了。 
卡米尔瞄了一眼外面,狂风依旧呼啸,裹着风雪席卷在花房的玻璃上,大概是注意到了卡米尔的目光,雷狮比划着给卡米尔解释。 
“我下午有点事情,快来不及了,本来以为能停的,没想到直到现在都没有停。” 
卡米尔皱着眉头打量雷狮,雷狮却是穿得已经算很厚了,可在这样的暴风雪面前依然不起任何作用,冷风还是会呼啦啦的往袖口里灌。 
雷狮站在门前打开门的时候,卡米尔把书直接重重的放在桌面上,拿起一条红色的围巾,从雷狮身后踮起脚尖给雷狮裹了一圈,围在脖子上。 
雷狮惊讶的转过头,卡米尔歪歪头,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的面部表情,但雷狮硬是从这张冷淡的脸上看出些许柔和的笑意。 
“外面冷,这条围巾你之后过来还我吧。” 
雷狮愣了一下,随即把围巾裹得更紧,扯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 
“大概明天吧,我过来还你。” 
随即冷风终于借着雷狮打开房门的契机,冲进了温暖的花房里,随着风舞蹈的雪花落在卡米尔的鼻尖上,冰冰凉凉的。 
红色的围巾也在一片白色的风雪里分外明显。 

雷狮几乎是踩着点来的。 
前天下过大雪,而今天的温度又不至于解冻,以至于花房的顶上积着厚厚的一层雪,阻挡了花房里的花草享受这难得的太阳。 
卡米尔也爬着梯子上去扫过雪,反而因为没站得稳,从梯子上摔下去,如果不是雷狮正好赶到一把把卡米尔接住,卡米尔可能现在已经在医院里,而不能还在花房里喝上一杯暖洋洋的茶。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雷狮挑了挑眉,他的手边是明显洗过的折叠好的红色围巾,在白色的桌子上分外明显,雷狮的目光打量着整个花房,突然指了指那堆花草。 
“你扫雪,是想让花草晒太阳?” 
卡米尔眨眨眼睛。 
“是的。” 
今天确实是难得的太阳天,虽然南方冬天的太阳就是一个假象,看起来暖和,其实冰冷得不带一点温度,但只是看着也好——总比维持一两个月连续不断的阴雨天气要好,别说花草了,连人身上都指不定要长蘑菇。 
雷狮把茶放在一边,茶杯与茶盘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站起身,撸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卡米尔看着雷狮心下奇怪,就看见雷狮侧过头,咧出一个笑容。 
“既然阳光照不进来,那就把花草搬出去吧。” 
是这么个理,所谓山不过来,我往山去,只是卡米尔望着他大半个花房的花草陷入了纠结,他不指望能全部搬出去,可是要决定搬哪些出去就犯了难。 
雷狮站在卡米尔身侧,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 
“卡米尔?” 
卡米尔心下有了计较,走进花草丛中,还伸手招呼雷狮。 
“你过来一下,搬这几盆。” 
卡米尔正要把手放在花盆上用力抱起的时候,手腕被雷狮抓住了,卡米尔抬起头,深蓝色的眸子里泛着疑惑的情绪,深深浅浅的望向雷狮,雷狮的手还带着外面雪水的温度,拂过卡米尔手臂的时候激起一大片鸡皮疙瘩,雷狮抓着卡米尔的袖口,按照他刚刚做的动作,把卡米尔的袖子也撸了上去。 
“当心泥土把衣服弄脏了。” 
卡米尔有些无语,只是给他晃了晃另一只手的袖口,上面零零散散的漫布着些泥点。 
“我觉得我没必要注意这些。” 
但卡米尔还是有模有样的学着雷狮刚刚的样子把袖子撸上去,光洁的手臂裸露在空气中,明明是极易受凉起鸡皮疙瘩的体质,但因为花房里开了暖气的缘故,光洁一片。 
“但是你要这样,出于主人情谊,还是陪着你。” 
说完就抱起一盆花,深紫色的花瓣挡在卡米尔的脸上,但露出了左边的眼睛,深蓝色与深紫色相得益彰。 
雷狮依旧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在愣神,虽然愣神不是问题,可是他挡住了卡米尔的路就让卡米尔不满的,他皱起眉头。 
“雷狮?” 
“啊,我搬这盆是吗?” 
雷狮很快就回过了神,依旧是宽泛的笑容,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卡米尔也就不再追究,雷狮侧身让过卡米尔,卡米尔也回答了雷狮的问题。 
“嗯。” 
等到两人搬完的时候,虽说是寒冷的冬天,依旧出了一头细碎的汗水,卡米尔满意的打量着在花房外一字排开的花草,点点头。 
雷狮则是裹上了一条深蓝色的围巾,把袖子放下来。 
“明天我再帮你把这些花搬回去。” 
“嗯。” 

雷狮成了花房的常客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的。 
接近年关,一家一家的店新开业,需要摆放花草,新年新气象,家里摆盆花各种各样的理由促使卡米尔占了花房大半面积的转眼就只占了一个角落。 
卡米尔伸手抬起一片叶子——这一盆是他第一次见到雷狮时修剪的花草,玻璃门再度被敲响,引得卡米尔抬起头来。 
外面下着雪——哦,当然不是暴风雪,只是细碎的雪花,落在雷狮的肩膀上,鼻尖上,眼睫毛上,积累薄薄的一层。 
“昨天他没说今天要来啊…” 
卡米尔轻声嘀咕着,还是走去被雷狮开了门,哪怕没有下大雪,风的温度也几近零点,吹得卡米尔打了个哆嗦,赶紧缩回温暖的花房里,而雷狮却没有丝毫要进来的意思。 
“不进来?” 
卡米尔疑惑的皱皱鼻子,雷狮却伸手指了指剩下的花。 
“你那边的花卖吗?” 
卡米尔顺着雷狮手指的方向望去,随即收回视线。 
“那几盆不卖。” 
雷狮的双手握住卡米尔的双手,和寒冬同温的冰冷的手激起卡米尔手背上的鸡皮疙瘩。 
“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买下他们,然后送给你,留在这。” 
“那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卡米尔更加疑惑,不过没有把自己的手从雷狮的手里抽出来。 
雷狮露出一个笑容,嘴角高高咧起,卡米尔甚至能看见雷狮尖尖的虎牙。 
“因为我想让这粉蔷薇变成我送给你的,藉以表达我对你的爱。” 

评论
热度 ( 16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