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神明的新娘

霜天七实月:

*雷卡双性转,主雷卡,副cp凯柠


*URARA迷路帖AU,神明雷xurara卡,狐仙凯xurara柠


*没看过的可以近似理解为占卜师和占卜师信奉的神明


*收录于安雷卡短篇集[给你365天的情话]


*目录






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在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要注定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题记






“卡米尔——还没换好吗?”


安莉洁在外面催促了第三次,而卡米尔在和室内对着面前的白无垢面色狰狞,安莉洁也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情况,直接推开门,看见已经打点好一切,就只剩穿上白无垢的卡米尔挑了挑眉。


“我就知道,卡米尔你就这么抗拒白无垢吗?”


卡米尔脸色平静,却是转向了另一边去,语气也有些低沉和郁闷。


“我也不想的···”


安莉洁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把和室的门反手拉上,开始给卡米尔套上层层叠叠的白无垢。


“我知道我知道,卡米尔你虽然是很厉害的三级urara,对神明的信仰也很虔诚,但对这个白无垢祭典一直有种别样的偏见。”


说着卡米尔就拧起了秀气的眉头,腮帮子微微鼓起。


“对啊,我不明白为什么神明要在白无垢祭典上选择新娘。”


安莉洁并没有回答卡米尔的问题,只是握住卡米尔纤细白皙的手腕,穿过白无垢宽大的袖子,最后把胸前的十字扣系上,后退了几步拍拍手,笑容很愉悦。


“对嘛,这才好看。”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别扭的扯了扯自己的袖子,不过只扯了一下就被安莉洁阻止了。


“喂喂喂别扯,好不容易整理好的。”


卡米尔这才停止了动作,不过安莉洁依旧站得远远地,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卡米尔被安莉洁审视的目光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怎··怎么了吗?”


“恩····好像还缺点什么?”


“哈?”


安莉洁打了个响指,走到梳妆台前拿起画眉笔,点了些红色的颜料,凑近卡米尔的脸颊在卡米尔的眼睛下面轻轻画上一笔,把笔放下,这次终于满意的点点头。


“卡米尔你长得真的好看。”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还没能明白安莉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安莉洁拉着走出了和室,外面是侵占了不知道哪个无辜路人身体的狐仙,百无聊赖的数着自己的尾巴,看见安莉洁出来,眼睛亮了起来,兴奋的冲安莉洁挥手。


“安莉洁!”


安莉洁似乎是邀功一样的把卡米尔从她身后推了出来,黑色的短发被一根红色的发带束着扎了一个小辫子垂在脑后,深蓝色的眸子低垂着,偶尔抬起来却是沉静又冰冷,身上穿着一件白无垢,点缀着红色的十字结,白色的右衽下是红色的左衽,一身的纯白更显得卡米尔的气质出尘,不可接近,然而眼角的一抹嫣红又给卡米尔增添几分人烟味,着实是好看。


安莉洁嘿嘿的笑着。


“怎么样,好看吧!”


凯莉笑着点点头。


“确实很好看。”




白无垢祭典上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穿着白无垢的女孩子,在这一天虽说是迷路镇一直流传下来的据说有可能会被神明选为新娘的一个活动,但这么久了,似乎一个都没有,反而成为了单纯的祭典活动。


安莉洁挽着卡米尔的手臂对着周围的小摊指指点点的,时不时凑过去,力道之大让卡米尔经常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不过被一阵风拖住了。


安莉洁精力旺盛,这看看,那看看的,相反卡米尔就非常冷静了——与其说冷静不如说是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一直都用一副冰冷的眼神注视着周围,安莉洁也发现了卡米尔对祭典不感兴趣,转过头去和凯莉说话。


说不到几句就又扯回了经久不衰的话题。


“凯莉你到底多久回去啊?”


凯莉笑眯眯的,尾巴绕过在挡在她的面前。


“我不想回去啊。”


安莉洁苦恼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凉糕,含糊不清的说。


“但是你这样我就没法用我引以为傲的狐仙占卜了,虽然我也会用其它的占卜就是了···”


话说不到半句,凯莉就眼泪汪汪的撇过头去,用尾巴给自己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安莉洁就这么想赶我回去吗?“


安莉洁不知道凯莉是不是真的哭了,反而慌了手脚,手忙脚乱的想要安慰凯莉,根本忽视了凯莉是个擅长骗人的狐仙的事实。


“诶诶诶?别哭啊?不不不,不赶你回去还不行吗?”


卡米尔抿着唇看了一会她们两个之间的闹剧,抬起头来,夜幕已经沉下,太阳躲到了远处的群山之间,隐藏在深邃的黑暗里,那边是放烟花的地方。


“安莉洁,我去那边看看?”


“诶?等等,卡米尔,当心走散——”


最后一个字刚刚落下,突如其来的人流就把卡米尔和安莉洁分开,而卡米尔也被人流冲撞的眼看就要倒下。


又是一股柔和的风,卡米尔落在了一个怀抱里,身上投下一片阴影,卡米尔愣愣的抬起头。


是一个帅气得过分的女性,大开口的右衽使得女性的肩膀和胸口露了个干干净净,深紫色为底的和服上点缀着朴素的白色线条,宽大的腰带高高的勾勒出女性劲瘦的腰肢,下半身的和服也是短款,从大腿开始露出洁白修长的大腿,宽大的和式袖坠着繁复的花纹,长长的黑色头发被高高束成马尾垂在脑后,腰上别了一把武士刀,深紫色的眸子饶有兴趣的望向卡米尔。“


卡米尔看着那位女性就这么出了神,脑子里转的无非是两个问题。


为什么这个人没有穿白无垢?


她是武士吗?


而最后还是女性扯了一个笑容出来,率先开口。


“怎么?起不来了?“


卡米尔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别人怀里呆太久了,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反而因为白无垢的下摆太长,又要摔下去,被女性拽住手腕拉进怀里。


“第三次了哦。”


第三次?


卡米尔没有细想,只是耳根泛红的把自己的手从女性手里抽出来,一点点整理好白无垢上的褶皱,再向女性鞠了一躬。


“对不起,麻烦您了,我叫卡米尔。”


女性把自己的马尾往后一撩。


“哦,你好啊,我叫雷狮。”


说完笑弯了眼睛。




卡米尔丝毫都没注意到她们刚刚进行了那么多动作而周围的时间没有变化,所有的人和物都在定格在了卡米尔倒下去的一瞬间,等到她们互通完性命才重新活动起来,耳畔萦绕的又是嘈杂的人声。


”你的同伴呢?“


雷狮的头望向一边,似乎是在看什么东西,双手叉腰,而卡米尔看了看周围,安莉洁和凯莉似乎已经被刚刚的人潮给彻底冲到了另一个地方去,怎么看都看不家安莉洁那标志性的一头冰蓝色长发,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看见。”


“唔···”


雷狮的手摩挲着下巴,半晌扯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卡米尔甚至能够借着周围的灯光看见她尖尖的虎牙。


“那你跟我一起去找你的同伴?毕竟你刚刚那样···确实放不下心来。”


卡米尔腾地就红了脸,不过下一秒就消散下去,冷静,冷静。


卡米尔不断这么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刚刚只是个意外而已,平时的自己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不过···


卡米尔抬起头,看见了雷狮仿佛闪耀着雷电的夜空的深紫色双眸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自然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雷狮都不会信了,只得顺从的点点头,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雷狮拽起,正对上雷狮放大的脸庞。


“那行,你就陪我逛逛祭典吧,好久没来了。”


好久?


卡米尔眨眨眼睛,雷狮已经在前面走动起来,卡米尔也只能迈开步伐跟在雷狮身后。


雷狮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一些常识性的,安莉洁都知道的东西,雷狮却不知道,反而是一些生僻的,冷门的知识雷狮知道的一清二楚。


雷狮正在看一家卖西洋占卜道具的小摊,卡米尔就站在雷狮旁边抬起头来看向雷狮。


雷狮的眼睛很好看,像是点缀着星星的夜幕一样深邃,黑暗却又有光亮的地方,很吸引人,更何况雷狮这一身——实在是太帅了,让人很难想象拥有这样气质的人,是一个女性,而雷狮也注意到了卡米尔的目光,那双卡米尔才在心里赞赏过的眼眸就直接与卡米尔撞上。


“卡米尔,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


卡米尔摇了摇头,就又低垂下眸子去,雷狮也没追究,直接拽着卡米尔就又向下一个摊子走去,雷狮的步伐迈得很大,下摆的衣料在卡米尔面前一晃一晃的。


“所以雷狮,你为什么不穿白无垢?”


“诶?”


雷狮走在前面,头稍微侧过一个弧度。


“因为我不会被选做新娘啊。”


“你怎么就知道你不会被选为新娘了?”


雷狮耸了耸肩。


“唔···直觉吧,不好解释。”


卡米尔眨了眨眼,也没有再问,人潮突然又拥挤起来,纷杂的人群都朝一个方向涌去,卡米尔差一点就再度被人潮挤得和雷狮分开,幸好雷狮一把抓住了卡米尔的手腕,用力把卡米尔整个人拉到怀里,卡米尔的身高比较矮,脸颊刚好贴在雷狮的胸口露出的一大块肌肤上,顺滑的触感让卡米尔的耳根有些泛红。


拜她那个冷淡的性格所赐,除了安莉洁卡米尔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更遑论如此亲密的接触了,所以当人潮稍微消散了一些,卡米尔从雷狮胸前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


而雷狮看见卡米尔这幅呆滞的表情,毫不留情的大声笑着,笑得卡米尔咬着下唇,半晌雷狮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


“卡米尔我错了····不该笑得这么狠的,作为赔偿,你想让我干什么?”


卡米尔这才收敛了点自己瞪视着雷狮的眼神,撇向深邃的夜空,是烟花即将绽放的地方。


“我想看烟花。”


雷狮的手指摩挲着下巴啊。


“烟花吗?这个好办,你跟我来。”




仅仅是卡米尔眨了几次眼睛的功夫,雷狮就带着卡米尔走到一片空地上,等到卡米尔终于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她变得诚惶诚恐。


“等等··这个地方是除了神明无法进入的神社吧···那么你你你···是····”


雷狮毫无形象笑得满地打滚,夜空上坠着的星星也昭示了对雷狮的偏爱,好不收敛的把璀璨的星光撒在雷狮的身上和雷狮的眼底,使得那双眼睛比灯火盈盈的时候更加明亮。


“对啊,你这时候才发现啊?”


卡米尔的手指绞着自己的白无垢的长袖,原本整洁的白无垢绞出了褶皱,她吞吞吐吐的。


“抱歉···之前,言语上···”


卡米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用食指抵住,正对上雷狮比星空还璀璨的深紫色眸子,嘴角勾勒出盈盈笑意。


“我既然带你来这个神社,就说明我认可你,能让神明认可的人我觉得是谁你比我清楚。”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轻轻呢喃出声。


”新娘···但为什么是我?“


雷狮站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没有看向卡米尔,反而伸手五指张开指向天空,她的眸子就顺着手臂的方向看着星空。


“卡米尔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仅仅是见到你一面,你就像是一棵树一样,扎根在我心里,和你交谈几句那棵树就抽枝发芽,逐渐成长为一颗大树,再也拔出不去。”


卡米尔没有答话,连呼吸都轻了许多,雷狮蹲下身子,在卡米尔眼角的位置轻轻落下一吻,刚好是安莉洁给卡米尔勾勒出一抹嫣红的位置。


“反正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喜欢你,不过我要走啦,我会再来找你的,你可是神的新娘啊。”


雷狮的尾音伴随着烟花炸开的声音一同消散,一股风吹来,吹得卡米尔不得不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身边早已没了雷狮的身影,而夜空里第一朵烟花正好炸开,璀璨明亮的光线掩去了星星的光芒。


卡米尔的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眼角。


“新娘吗···”


第二朵烟花炸开,巨大的声响把卡米尔的话语淹没。


————END————




小剧场:


“安莉洁?凯莉呢?”


卡米尔疑惑的看着安莉洁,不太明白那只一只缠着安莉洁的狐仙去哪里了。


安莉洁看起来有些寞落,眼神撇向一边。


“她回去了。”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继续手上整理东西的动作,随口问了一句。


“还回来吗?”


安莉洁抿着唇。


“一期一会。”






*注,一期一会的意思是,一生中只能够和对方见面一次。






lo主碎碎念,


雷总裙子的设定其实原型是网易妖刀姬那个皮肤····你们信不信····

评论 ( 1 )
热度 ( 151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