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神”说要有光

霜天七实月:

*收录于安雷卡短篇集[给你365天的情话] 
*雷卡only,现pa
*目录


*打个广告一个走心的个人志一宣+印调







我什么也没有忘,有些往事,只适合收藏。——题记 

那天,我黑暗的世界里出现了一道光。 

卡米尔轻轻的伸出手,没有触碰到任何的东西,而耳畔依旧有人声在响。 
“你看,我跟你说了我没有实体的吧?”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眨,只是感官上似乎有这么一个感觉。 
“但也不能确定你真的就是神。”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气急败坏,身旁凉嗖嗖的,有些阴森,让卡米尔抖了抖身子。 
“我真的是神!我是光神!” 
卡米尔听见声音也犹豫了起来,他按照习惯的路线,坐回了椅子上,朝着虚无,但是声音发出的方向,轻轻问了一句。 
“那你能让我看见光吗?” 

卡米尔是个盲人。 
当然不是天生就是和盲人的,他的眼睛被人划伤了。 
当时尚且年幼且住在孤儿院的他,为了保护他唯一的朋友——安莉洁,让她免受欺负,扛着玻璃渣与棍棒的毒打,直到有一个人在他的眼睛上,用碎玻璃划了一下,这种被毒打的生涯才结束。 
当时卡米尔面前一片黑暗,孩子们四散逃开鞋面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和安莉洁伏在他身上小声的啜泣,卡米尔本人其实没什么感觉,只是世界突然失了颜色有些意外而已。 
他伸出手揉了揉安莉洁的头发,再把安莉洁整个人搂进怀里,轻轻的顺着安莉洁的脊梁骨轻抚。 
“没事的,没事的。” 
安莉洁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其实到现在卡米尔对失明这个事情都没有什么感觉,仿佛他的世界有没有颜色都是一个样一般,唯一麻烦的地方就是看书比以前难了很多,其他却是没什么不同了。 
而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也只是想为难一下那个自称光神的声音——说实话卡米尔并不相信这些鬼神,觉得这些都只是人们杜撰出来的,只存在于神话之中,而现在告诉他,神明这种东西走出了书本活生生的站在了他面前? 
卡米尔不信。 
果不其然,那个声音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说话的音量也小了很多。 
“这个…我…” 
“我就说你不是光神吧。” 
卡米尔用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正对“光神”,当然卡米尔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是不是理所当然的神态,没有别人做对比卡米尔无法得知,而自己这个样子应该是相当滑稽的。 
不然“光神”怎么突然就笑出声了呢? 
“你,你好搞笑啊哈哈哈,我本来不打算给你复明的,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给你复明吧,不过要一段时间。” 
光神说完的时候卡米尔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贴上一个冰凉的事物,想来是光神的手指,但神的手指会这么冰吗?尤其是光神。 
卡米尔想了想自己童年被光照耀到的经历,是暖洋洋的,但书上也没有关于光神体温的记载,所以也不能下定论。 
卡米尔这么想着,就再听见了光神的声音。 
“我觉得我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雷狮,雷电的雷,狮子的狮,你不用自我介绍了,我知道你叫卡米尔。” 
说完卡米尔感觉自己被一个凉嗖嗖的东西抱住了,雷狮的声音近在耳畔。 
“接下来一段时间,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 
卡米尔木讷的回答。 

卡米尔的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身边多了个吵吵嚷嚷的雷狮,卡米尔看不见东西,经常就是雷狮给他指点方向,多多少少比以前方便了很多。 
要说完全没有变化也是假的,雷狮的声音高昂,用他自己得话说。 
“我不知道我长的在大部分人眼里好不好看,但就我自己而言,我肯定是觉得自己好看的。” 
适逢卡米尔正在用手指拂过书面,一个个圆形的孔在卡米尔的脑海里转换成文字,他听见了雷狮的话,转过头,试图转向雷狮的方向——实际上也很好找,雷狮在的地方总是比其他方向要凉一点。 
“嗯。” 
“喂喂,你就不好奇我长什么样子吗?” 
雷狮明显有些急了,他没想到得到的回应居然是这样,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回应,对方漠不关心的样子让雷狮觉得自己是在唱独角戏。 
卡米尔重新把手指拂上书页。 
“好奇啊,但是我看不到吧。” 
雷狮似乎被哽住了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卡米尔就感觉到微凉的气息的移动,直到聚集在自己身后。 
卡米尔想象着雷狮的样子,大概是想把自己拉进怀里的这么一个动作,双手穿过肩膀,放在自己的胸腹,后背则是紧紧的贴着卡米尔的脊背——这么想象着,卡米尔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唇角微微勾起。 
“没事的,等我一段时间,我就能让你看见光明。” 
雷狮用笃定的语气说出了承诺的话语,卡米尔也不疑有他,眼睛闭上——实际上他无论闭不闭眼前都是一片黑暗,但是他还是喜欢眼皮覆盖在瞳孔上的那种感觉,是一种安全感,就和雷狮现在给他的感觉一样。 
雷狮似乎从后面转悠了一圈,卡米尔突然听见雷狮的惊呼,他小声问道。 
“怎么了?” 
头下意识的偏向一个地方,而雷狮的声音有些磕磕巴巴的。 
“你知道吗…” 
“嗯?” 
卡米尔从鼻腔发出一个气音,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值得雷狮如此惊讶。 
“你刚刚笑了…” 
卡米尔眨眨眼睛。 
自己刚才笑了? 
卡米尔不知道,失望感没来由的缠绕上卡米尔的心脏——我长得很丑吗,因为笑得很丑所以雷狮甚至这么惊讶?他低垂下眸子,长长的刘海覆盖住他的眼睛,他的刘海很长,因为用不着眼睛,自然也就不会出现挡住视线这样的事情了。 
“怎么了?” 
卡米尔的语气也带上些许落寞,而雷狮明显没注意到,但语气冷静了许多。 
“你知道,你笑起来有多好看吗?” 
好看? 
卡米尔疑惑不解的抬起头,下意识的寻找四周空气里微凉的那个部分,紧接着自己的唇角接触到凉意——大概是雷狮伸手想勾住自己的唇角吧。 
“所以你要多笑笑啊,很好看的。” 
“嗯。” 
卡米尔听罢又是轻轻勾起了唇角,不过这一次,他低下头,把自己的笑容藏在了垂下的鬓发里。 

雷狮是神吗? 
当然不是。 
他只是一个鬼魂。 
一个看着卡米尔可怜性格恶劣的鬼魂——哦,当然,可怜只是雷狮认为的。 
毕竟,孤儿,盲人,无论哪一个标签丢出去都能获得人们的同情,更何况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 
真是可怜。 
真是恶劣。 
雷狮性格有多恶劣?恶劣到能欺骗一个这样可怜的人,当然恶劣了。 
他还伪装成神的样子,向卡米尔许下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承诺,欺骗卡米尔的感情,甚至还以此为乐,常常在心里偷笑。 
你看这个人,这么单纯的就把信任交付与我,多傻啊。 
但是慢慢的,雷狮开始后悔了,后悔欺骗卡米尔,后悔让卡米尔把信任交付与自己,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要是…我没这么做就好了。 
雷狮不想看见卡米尔失望的眼神——这个认知是从关于微笑的那次讨论中得出的,卡米尔垂下的眸子隐藏在刘海下朦朦胧胧得,却看得雷狮一阵揪心,当他想伸手捂住心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穿过了身体。 
对啊。 
我没有心了。 
那怎么,会痛呢? 
雷狮不明白,他做鬼魂这么久还是不明白,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卡米尔迷茫绝望甚至崩溃的眼神就脊背发寒。 
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 
雷狮想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但他只是一个鬼魂,一个只会杀人的鬼魂,一个并不是光神的,欺骗了卡米尔的鬼魂。 
他甚至不能暴露在阳光下,这也是他当初选择卡米尔的一个原因——卡米尔家里一片黑暗,他可以自由活动。 
他想让卡米尔重见光明。 
卡米尔是应该生活在阳光下,能被阳光的照耀刺得流出生理性泪水的人。 
而不是这样蜷缩在黑暗里,与孤独为伍。 

雷狮想,他找到了解决办法。 
一个鬼魂,在黑暗的夜里,要让一个车子失事撞上护栏有多简单? 
只要人死了,眼角膜就能给卡米尔了。 
这个人也是签订了捐献眼角膜的合约的,同时也和卡米尔的眼睛非常契合。 
只要这个人死了就好了。 

雷狮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偏执的癫狂里。 
他不敢想象卡米尔的表情,对他是厌恶…还是什么更深沉的情绪呢? 
但无论是怎样的情绪,雷狮都不愿意看到——明明曾经是那么肆无忌惮的鬼魂,现在却愈发束手束脚。 
雷狮暗暗唾弃着自己,却还是远远的逃离了卡米尔的房间,走出房间蹲在墙角的阴影里的一瞬间,雷狮整个人被迷茫所填满。 
我接下来该去哪? 
结果还是跟在了卡米尔身后,卡米尔没有问明原因,只是乖乖的去做了手术,而在做手术的前一段时间,他常常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发呆——也不是望,只是头对着一个方向出神。 
他是在等我吗? 
这个认知让雷狮雀跃几乎不能控制住自己冲上去的冲动,走到一半就又停了下来。 
现在卡米尔对自己的想念是建立在他并不知道自己做了的前提下,如果知道了… 
结果不堪设想,而卡米尔聪明又敏锐,雷狮没有那个自信从卡米尔缜密的心思下瞒过去,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干脆不出现在卡米尔的眼前,这样至少可以保持自己在卡米尔心里的形象,不至于完全崩塌。 
雷狮一直跟着卡米尔,走墙根,从墙壁之间钻过去,各种各样的方法让自己躲在阴影里,也不跟丢卡米尔。 
雷狮目送着卡米尔走进医院,安安静静的等在长椅上,听见卡米尔和护士的聊天。 
“所以你是为什么之前并不着急,而这下突然这么急迫的想要做手术呢?” 
卡米尔眨眨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扇动。 
“我觉得你不会相信。” 
说着勾起了唇角。 
“我见到了一个神,而我想看见他只能恢复光明。” 

等到卡米尔走出手术室时,眼睛被缠上了厚厚的白布,隐隐约约有光能够透出来,失而复得的情绪并没有令他多兴奋,但他依然雀跃着——他终于能看见了,那些美轮美奂的光线,和那个之前在他家小住的光神。 
白布被一层层的拆掉,卡米尔面前所见的逐渐变得明亮,最终呈现在卡米尔面前的是这个美好的世界,和一束透过窗户投下来的光,他的眼睛被明亮的光线刺激得流出眼泪来。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那束光,指尖暴露在光线下,温暖的感觉,和雷狮完全不同。 
“我这算是,和雷狮牵手了吗?” 
卡米尔轻轻呢喃出声,指尖突然感受到一股凉意,凉意越来越轻,最后化为一缕青烟从指缝间溜走了。 
他在恍惚间听见空气的回响。 
“那当然。” 

卡米尔成了知名的作家。 
接受访谈的时候被提问。 
“是什么支撑着你度过那段黑暗的时期?” 
卡米尔微微一愣。 
“我以前遇见过一个人,不对,也不算人吧,他让我的世界透进一束光,而现在我的世界充满了光明,他也就以这种方式陪在我的身边了。” 

我的世界里充满光明,黑暗无所遁形。 




Lo主碎碎念, 
倒数一段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懂,雷总会消散的原因是,他听见了卡卡说的话,然后走到阳光下和卡卡牵手,指尖相接触,所以卡卡才会感受到指尖一股凉意,最后雷狮就消失了,消失前回答了卡卡的问题。 
“那当然。” 
好了我知道你们要给我寄刀片了qwq【顶锅盖逃走 

评论
热度 ( 136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