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芄兰——《从相亲开始》

霜天七实月:

*插画师雷x科研员卡


*私设多,卡卡有带眼镜


*有双安成分


*目录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带悸兮。——诗经·芄兰




金闲着没事邀请卡米尔去喝茶。


与其说是闲着没事,不如说是被安迷修和安莉洁含糊其辞的态度折磨到崩溃,心里的好奇几乎要冲破束缚,像是几百万只猫爪在心里挠痒痒一样,他憋的受不住了,主动找了卡米尔。


“所以你到底怎么和雷狮在一起的啊?包括上周的婚礼,你们也没说清楚,那句缘妙不可言真的把我梗住了。”


卡米尔喝了一口金泡的茶,虽然金泡茶的手法不是很好,但本身茶叶的韵味足够掩盖手法的缺陷,依然清香四溢。


相较于卡米尔的心平气和,金可以说是上蹿下跳了,后来干脆直接扒拉着卡米尔的肩膀,眼巴巴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颇为无奈的笑了出来,茶杯在手里旋转了一个方向,茶水的雾气把卡米尔深蓝色的眼眸晕染上一层浅浅白。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雷狮是相亲认识的。”




才刚刚迈过23岁的卡米尔第三次被他的好友安莉洁催婚,卡米尔和安莉洁是同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到现在关系都非常好。


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卡米尔被安莉洁吵得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的研究材料,安莉洁一拍桌子,脸凑到卡米尔面前意图营造出压迫感。


“卡米尔!我告诉你你这次必须去!”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取下了眼镜,稍微把椅子向后退了一点。


“怎么?这次又是什么年少有为?这些相亲的一个都不靠谱,更不能信那些红娘的嘴,年纪大的叫成熟,长得帅的就算了,长得丑的那叫老实可靠,什么人渣都能在红娘嘴里吹上天。”


安莉洁被卡米尔哽住,一时半会接不上话。


卡米尔重新戴上眼镜,翻开了刚刚在看的材料。


“而且我一个gay,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找到相亲对象,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卡米尔,性别男,性取向为男,在好友安莉洁的帮助下被迫试图通过相亲找到真爱。


安莉洁委屈的缩成一团,小小声的嘀咕着。


“可是这次的真的很好啊,照片我也看过了,长得可温柔了,还是个挺出名的画家。”


末了,安莉洁又拽了拽卡米尔的袖口。


“你就去这最后一次好不好?你这次去了还不满意下次我就不让你去了。”


卡米尔转过头,对上安莉洁仿佛小动物一样水润润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他,拒绝的话在嘴边打了个咕噜又转了回去。


“好吧,那就最后一次。”


安莉洁兴奋的捏了捏卡米尔的脸。


“我就知道卡米尔最好了!”


“唉,是是是。”




卡米尔到咖啡厅的时候,对方还没有来,卡米尔按照对方给出的信息坐在了预定好的座位上,直接拿出了研究资料继续看。


下周要交报告,但数据好像有些不对,卡米尔皱紧了眉头,把眼镜取了下来,揉揉眼睛算是休息一会。


桌面被轻轻叩响,卡米尔抬起头对上一双可以说是盛气凌人的眸子,嘴角勾起一个高昂的弧度,紫色的眸子里满溢的是飞扬的神采与狂傲。


“卡米尔?”


卡米尔点点头,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底却暗暗质疑起安莉洁的审美起来。


这也叫…温柔?


卡米尔再多看了对方几眼,略微有些长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脑后,只是卡米尔完全没有资格说对方,他的头发长到及肩,平时总是用一根束带扎起一个小小的马尾,对方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指尖不耐烦的敲击着桌面,脸上满是倨傲的神色看向窗外。


卡米尔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外表不是温柔的,那么看样子他性格也完全和温柔不沾边,他看到的真的和安莉洁说的是同一个人?


却是对方先开口说话,脸上咧出一个过于宽泛的笑容。


“卡米尔你好,我是雷狮。”




雷狮一走进合租的房子就听见一声突破天际的哀嚎。


这声哀嚎突如其来又极具穿透性,雷狮捂住耳朵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对着哀嚎的主人吼了回去。


“安迷修!!!你发春啊!!!”


雷狮和安迷修是合租的室友,同为一个杂志《凹凸周刊》的签约插画师,两人属于见面要么互相嘲讽要么直接开打,但却意外的在某些方面极具默契这样一个尴尬的关系。


安迷修虽然被吼了一句,也不生气只是转过头来看向雷狮,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把雷狮看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又怎么了?”


“你知道凯莉这个恶魔干了什么吗?”


凯莉?


雷狮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凯莉是《凹凸周刊》的编辑,公司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怕他,并不是因为她权利大过天,只是因为当她找上你了,说明你即将倒霉,而且是倒大霉了。


“凯莉她…跟我说看我一直没有找到女朋友很惨…然后就把我的信息挂到了同性交友网站上去!!!!还告诉我这周有相亲!!!对方还是男性!!但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啊!!”


安迷修几乎是咆哮的说完了这段话,而雷狮在知道事情和自己无关以后就放心的笑了出来,现在更是躺在地上抱着肚子笑成一团。


“安迷修恶有恶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气势汹汹的指着雷狮,指尖都在颤抖。


“恶有恶报的不该是你吗!!!我善良又正直,甚至还没找到心仪的小姐就要被迫承担这样的灾难,果然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吗?”


雷狮坐直身子,翻了个白眼。


“可以可以,戏精戏精,中二病别整天想着给自己加戏。”


安迷修却是冷静了下来,眨了眨眼睛,突然像是见到再生父母一般抓着雷狮的肩膀。


“等等我记得雷狮你不也是个gay吗!那要不你替我去吧!”


雷狮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嫌弃的看着安迷修。


“喂喂喂,你自己说的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种灾难你自己去承受就好了,别拉上我,再说了我眼光特别挑,你就不担心对面被我嘲讽哭?你的骑士道精神呢?”


安迷修歪着头想了一会,摸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


“如果你是说颜值的话,这个人可能还真的很合你胃口。”




卡米尔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握上雷狮伸出的手。


“我记得没错的话,今天和我相亲的应该是一位叫安迷修的先生,而您是?”


既然知道不是相亲对象,卡米尔甚至带上了敬语,雷狮伸出的手停留在空中也不嫌尴尬,就着他伸出的位置捏了捏卡米尔的脸。


“你要听完整的解释吗?”


大约半小时后,卡米尔听完了一个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兄弟情深的故事,故事里面的雷狮为了维护好友安迷修根本不存在的贞操,挺身而出,承担起了相亲这么艰巨的任务。


卡米尔挑挑眉,且不说就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按照现在大概了解到的雷狮的性格他会不会这么做,这个故事本身就有巨大的逻辑漏洞。


“照你说的,你是不情不愿被迫过来的,那么为什么一开始不解释,非要我问出来才解释清楚,这根本不合逻辑吧。”


雷狮长叹一口气,靠着宽大的沙发椅背上,手指敲打着木制的扶手。


“如果我说我看到你的照片对你一见钟情呢?”


卡米尔眨了眨眼,甚至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愚蠢,愚蠢到他不想回答的程度。


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对比不屑一顾,突然握住卡米尔的双手。


“我知道这件事情很奇怪,但更奇怪的是地球几亿几千万的人,我特别喜欢你。”


卡米尔被雷狮的动作镇住了,沉默了很久一把把手从雷狮的手里抽出来。


“你不觉得…很尬吗?”


雷狮翻了个白眼,挥挥手又重新靠了回去。


“是吧,我也觉得特别尬。”


卡米尔满脸的惊讶,只差没把“那你还说???”这几个大字写到脸上。


“没办法,原本要和你相亲那个安迷修让我一定要试试,他还自称情话小王子,看起来一点都不靠谱。”


说完雷狮撇撇嘴。


“我一直都觉得被他这种尬聊撩成女朋友的…脑子都有点不正常。”


雷狮突然又咧开嘴笑了,两颗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


“说起来你该庆幸今天来的是我,不然你就要面对安迷修的尬聊了。”


卡米尔虽然很不想说话,但他必须得承认——雷狮说的对,相较于那个提出这个尬聊建议的安迷修,还是雷狮更让他放松一些。


“我比较好奇他还说过什么更尬的话吗?”


雷狮挑了挑眉。


“当然说过,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得,如果生活很苦的话,你要不要搬进我甜甜的心里。”


卡米尔一个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也是个人才了,能尬到这个程度,果然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居然觉得你挺好的。”


卡米尔刚刚说完,雷狮就拿出手机晃了晃。


“那这样,我们要不要加个微信?”


卡米尔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指针指向4点一刻,差不多也该走了。


于是卡米尔也拿出了手机加了雷狮的微信,直接站起身。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聊吧。”


雷狮也懒得站起身,一只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冲卡米尔挥手告别。


在卡米尔离开后,雷狮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安迷修。


雷狮:


安迷修同志,组织会记得你的大义献生和为组织做出的贡献的。


安迷修:


你又背着我黑我????还是干了什么更不可告人的事情???


卡米尔走出咖啡店给安莉洁打了个电话,在安莉洁雀跃的询问下回答安莉洁。


“相亲挺愉快的,对方很好玩,不过不是你介绍的那个叫安迷修的人,是一个叫雷狮的人。”


说完卡米尔顿了顿,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我觉得,我们两个可能真有机会发展下去。”




似乎是印证了卡米尔的那句话,雷狮和卡米尔愉快的发展了下去,从最开始只是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天,到后来能互相通报今天的行程并且约着一起出来去哪个地方吃东西——雷狮摸清楚了卡米尔的喜好,总是隔一段时间就能告诉卡米尔哪里出了新的甜点,然后以此为借口拖着卡米尔出去玩,不让他整天宅在实验室做实验写报告。


但是促成他们两个的另一对,进展比他们还快。


安莉洁和安迷修用了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就迈过了初见到熟识的过程,大跨步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因为安莉洁没有女性朋友的原因,这个“伴娘”的位置只有卡米尔来做,而卡米尔在给安莉洁整理头纱的时候问出了他好奇很久的问题。


“你和安迷修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你不觉得他说话很甜吗?”


卡米尔一脸愕然,之后告诉雷狮,雷狮耸了耸肩,咧出一个笑容。


“尬聊聊成女朋友的,脑子都有点问题?”


卡米尔面色平静,但语气里充斥着欲哭无泪的气息。


“我现在收回前言还来得及吗?”




至于后面他们是怎么正式确定关系的,卡米尔完全不想回忆。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雷狮的微信发来一条消息。


“想摧毁地球,想四处犯罪,想睡你,但如果可以睡你,前边的我都可以放弃。所以,你有一个拯救世界的机会。”


适逢卡米尔刚刚洗完澡出来,手上的水没有擦干净,一个踉跄把手机摔到了地上,连他自己也差点摔倒在地。


“安迷修教你的?”


对面的雷狮回复很快。


“没有,我自己想的,我也知道很尬,但我觉得我们的进度居然被安迷修的尬聊超越了,这让我很不爽。”


卡米尔一时无言,只能打了一串点过去。


“所以卡米尔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卡米尔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打出几个字,尽然有些虔诚。


“我以为按你的性格是不会问我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拉着我就去教堂的,既然你问了我还是会回答你,我愿意。”


“好了就等你这句话了,我们明天结婚吧?别的什么我都准备好了。”


“…………”


卡米尔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雷狮。




说到这,卡米尔再喝了一口茶,坐在对面的金懒洋洋的趴在桌面上,眼睛里却是盛满好奇。


“然后呢?”


卡米尔伸手揉了揉金的头发。


“然后你不是知道吗?就是上周的婚礼了啊。”


金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


“对哦,接下来就是上周的婚礼了。”


话音刚落,金的脑门就被卡米尔敲了一个爆栗。


“好了,你想听的故事听完了,我也有事该走了,下次还可以找我聊天——如果有这么好的茶水的话。”


卡米尔晃了晃手里空荡荡的茶杯,站起身准备回家。


金突然拉住了卡米尔。


“对了,你在婚礼上出的那个迷题,以微信聊天为载体,贯彻黑遍安迷修的中心思想,走甜食为中心的路线,达成步入婚姻殿堂的最终目标,第一句是什么啊?我没记错吧。”


卡米尔停下脚步,拧了拧金的鼻尖。


“第一句啊,第一句是,从相亲开始。”


————END————










Lo主碎碎念:


感谢全程的尬聊提供者——我的话痨男朋友,鬼知道他哪里看到的,真的尬,尤其是你要不要搬进我甜甜的心里那句话,给我的心灵造成了暴击。





评论 ( 1 )
热度 ( 189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