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糖罐48h】最后一份礼物

霜天七实月:

*用的太太的圣诞卡私设


*参加雷卡糖罐,   @彭沙卡拉卡 我滴妈太太是我的下一棒,好紧张


*目录












“圣诞节会有圣诞老人来给你送礼物的,所以你要早点睡哦。”


坐在小孩旁边的母亲合上了故事书本,把床头的灯拉上,亲吻了小孩的额头,想要离开房间,却被小孩不依不饶的抓住了衣角,小孩的脸上还有着孩子气的婴儿肥,一双诚挚通透的大眼睛水灵灵的望着她的母亲。


“但是我们家没有烟囱,圣诞老人该怎么进来呢?”


母亲柔和的笑着,轻轻把小孩子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我们虽然没有烟囱,但有窗户啊,圣诞老人会从窗户前进来的。”


小孩依旧睁大眼睛望着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却是关上了门,小孩子也就只能缓缓闭上眼睛。




进入深夜,原本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城市也少了几分人烟味,逐渐变得寂寥,大抵是圣诞夜的原因,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那么突然有个奇装异服的人出现自然也就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卡米尔作为圣诞老人行走在街上,夸张的服装让他有些瑟缩的拽了拽自己的帽子,连带着驯鹿角的装饰都滑落下来,一个姜饼人从卡米尔红色的围巾里钻出来,他挥舞着手臂似乎是想拍打卡米尔的脸颊让他注意到自己,却因为自己手短脚短的原因,即使拍打上去也没有什么感觉,丝毫没有引起卡米尔的注意。


雷狮只能摇晃着头,让自己的头巾拍在卡米尔的脸颊上,总算是让卡米尔知道自己在叫他,卡米尔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在路灯的照耀下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翳,因为雷狮在围巾里的原因,卡米尔只能看见姜饼人棕色的头部。


“大哥怎么了?”


看起来也许是不可思议,姜饼人居然是圣诞老人的大哥,但事实就是如此,只是在雷狮不被允许进入人界不得已用了这样一个身体而已。


雷狮伸长自己的小手小脚,却只能在围巾上弄出些许褶皱,这种无力感让雷狮皱紧眉头,但姜饼人贫瘠的表情让他所想的一切都无法表达,卡米尔大概是感受到了雷狮身上的低气压,停住了脚步从围巾里把雷狮拿了出来,放在手心与自己的目光平视。


“大哥,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请一定直说。“


姜饼人在卡米尔的手心蹦蹦跳跳的,最后似乎是总算是认命的一屁股坐在卡米尔的掌心,卡米尔能感受到姜饼人粗糙的质感。


“就是,卡米尔你最后一个礼物打算送给谁啊?”


卡米尔眨眨眼睛,抬起头望向整个城市,手上握着的篮子被卡米尔捏紧,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糖果。


城市这个时候依旧是热闹非凡的样子,只是街上人烟稀少平添几分荒芜的感觉,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扇透着暖黄色光芒的窗户大开着,似乎等待着圣诞老人的到来。


雷狮见卡米尔不答话,又在卡米尔的掌心跳了一下。


“卡米尔,你还没做好决定吗?“


卡米尔长叹一口气,目光从远处的城市收回来,自己找了个长椅坐下,掌心依旧捧着雷狮。


“对啊,最后一份礼物不知道送给谁比较好。”


雷狮也学着卡米尔换了个方向坐在卡米尔的手心,姜饼人的头歪了一下,大概是想表现不耐烦,不过由于脸上没有表情的原因看起来有些滑稽。


“卡米尔你快点决定吧,我想回去了,而且现在也逐渐冷下来了。”


这句话是真的,已经进入十二月接近年关的日子,冷风没有停歇的吹拂着,吹得卡米尔的围巾和雷狮的头巾都呼呼作响,更是好几次差点把卡米尔裹着绒毛的兜帽都吹下来。


确实是要快点做决定了。


卡米尔这么想着。




母亲对着窗外不断的祈祷着。


她的孩子前些天被告知没有几天可活了,不如带回家好好过个圣诞节,让她走得开心一些。


母亲听到这句话,眼泪直接就顺着脸颊留下来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她的女儿,她最珍视的善良的女儿要离开人世,而孩子依旧睁着一双不解的眼睛望向她的母亲,说出的是童真的话语。


“妈妈?你怎么哭了?我不疼的哦。”


说完还冲母亲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学着母亲常做的那样,拍了拍母亲的后背,而母亲的眼泪也就戛然而止,搂着她的女儿,死死的搂着。


今天晚上的时候孩子的状态就已经不太好了,甚至在餐桌上咳出了血,母亲不知道孩子还有多长时间能活,只能照常给她讲故事哄她上床睡觉,而孩子似乎对圣诞老人很感兴趣,拉着母亲的衣角。


“圣诞老人回来的吗?”


母亲揉了揉孩子的脑袋。


“圣诞老人会去乖孩子家里的。”


孩子忽然就笑了,乖乖的躺会了床上,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是个乖孩子,圣诞老人一定会来的!我好想见见圣诞老人啊。”


母亲犹豫着,说不出话来,只能揉揉孩子的头。


现在她依旧祈祷着,祈祷着圣诞老人的来临,希望圣诞老人能够给她的孩子送上一份礼物,送她平安的离开。




卡米尔原本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从篮子里拿出手套戴上,再把雷狮放进自己的围巾里,向后退了几步,鞋面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雷狮本来昏沉的睡意被卡米尔打散,艰难的从卡米尔的围巾里探出一个头来。


“卡米尔,你想好最后一个礼物送给谁了吗?”


卡米尔点点头,没有答话,只是在地面上跳了几步,直接在半空中飞了起来,他飞越了城市,冷冽的风从他身边穿过,吹得雷狮重新缩回了卡米尔的围巾里,吹得卡米尔的围巾在空中猎猎作响,尾部白色的毛球上的毛乱糟糟的裹成一团,卡米尔最终停了下来,停在边缘处一栋小屋子的窗前。


雷狮重新小心翼翼的把头伸出来,打量了一下周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屋子,平平无奇,而屋子的边上透明的落地窗旁,一位母亲靠着玻璃沉沉睡着,她睡得并不安稳,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颤动着。


雷狮压低了声音,他也感受到了这家不同的氛围,自知不该打扰。


“卡米尔,这就是你选择的最后一个?”


卡米尔点点头,把雷狮从围巾里拿了出来,放在篮子的边缘上,在半空中向前跨出一步,鞋面轻踏着窗棂。


风吹拂着白色的纱织的窗帘,吹拂着卡米尔的围巾,卡米尔的身影在屋里拉下长长的影子,一直拉到屋子里熟睡的孩子的头上。


卡米尔从窗棂上跳了下去,鞋底与木质地板相接触,发出一声及轻的碰撞声,里面的孩子猛地睁开眼睛,打量着卡米尔。


孩子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轻轻吹一口气就能烟消云散,孩子也很瘦,瘦得能清晰的看见骨骼的形状,她轻声问着卡米尔。


“你是圣诞老人吗?”


雷狮忽然说不出话来,他看着面前的那个孩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从篮子的边缘跳下来,趴在孩子的床边,抢在卡米尔之前开口。


“那当然!”


孩子依旧执着的望着卡米尔,直到看见卡米尔也点了点头,才绽开一个笑容,直接扑到卡米尔的怀里,与卡米尔平视,明亮的眼睛让卡米尔都有些不敢直视。


“那说明我是个乖孩子是吗!”


卡米尔依旧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说不出话来,而雷狮也知道卡米尔为什么说不出话来,耀武扬威的在床头柜上跳了跳,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孩子把目光投向他。


“你当然是个乖孩子,正是因为你是个乖孩子,我们才会来给你送礼物。”


而这个时候,卡米尔也刚好把孩子放回床上,再从篮子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礼物盒,交到孩子的掌心,卡米尔张了张嘴,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你的礼物。”


卡米尔的声音远比平常干涩,他已经陷入了古久而又深沉的回忆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样,雷狮注意到了,抬起头看了卡米尔一眼。


孩子抱着礼物特别兴奋,眼睛笑成一轮弯月,卡米尔望着孩子的笑脸不知所措,只是低下头想要离开,却被孩子抓住了裤脚。


“是不是乖孩子死后可以上天堂?”


卡米尔沉默良久,点了点头,孩子似乎是放心了一样,松开了手,把礼物递给卡米尔。


“那就好了!圣诞老人我的礼物已经拿到了,我只是想上天堂望着妈妈而已!圣诞老人这么辛苦送给别人礼物,虽然我没有准备礼物,但这个东西,能够当成是我送给圣诞老人的礼物吗?”


卡米尔的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来,雷狮适时跳上了卡米尔的衣服,短短的手脚艰难的抓住卡米尔衣服上细碎的绒毛,一点点的向上爬,最后钻进了卡米尔的围巾里。


“不用了,这个你留着就好了,那我们走了,希望你过了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然后直接在围巾里用手掌磨蹭着卡米尔的颈脖,卡米尔从回忆里回过神来,也是勉强勾出一个微笑,揉了揉孩子的头,转身离开了。




依旧是呼啸而过的冷风,只是这次的心境大不相同了,在这样的冷风里,雷狮的声音就显得极轻了,但卡米尔依旧很清晰的听见了。


“那孩子有点像你。”


卡米尔抿着唇一言不发,城市被他远远的甩在身后,逐渐越变越小,反而是月亮在一步步的放大,城市这个时候灯一盏盏灭了,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即将响起,圣诞节即将过去,雷狮缩在卡米尔的围巾里,继续说着。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记得你当时也是那么告诉我,希望以后能上天堂继续守着我,只是你不那么爱笑而已。”


卡米尔他当然记得,那些古久的回忆没有被删除,只是被卡米尔放在了一个角落仔细的收藏着,那些在时间缝隙里挣扎的回忆,那段呼吸都是一种痛苦的回忆,以及最后闭上眼以后的死寂。


恰好天界到了,雷狮从卡米尔的围巾上跳下,逐渐恢复成了一个高大的身姿,他看见了卡米尔轻轻颤抖着的身子,一把把卡米尔搂进怀里,卡米尔能感受到雷狮温暖柔和的气息围绕在自己身边,原本颤抖的身子忽然就停了。


卡米尔的额头接触上一个温暖的东西,大概是雷狮的唇瓣,雷狮顺着卡米尔的脊梁骨像安抚猫咪一样轻轻顺着毛。


“不管怎么样,都过去了,而现在我陪着你,就是唯一的真实。”


雷狮把卡米尔从怀里拉出去,牵住卡米尔的手,接过卡米尔手中的篮子,冲卡米尔勾勒出一个弧度浮夸的笑容,卡米尔甚至能够看见雷狮露出的尖尖的虎牙。


“那么我们走吧?回家。”


卡米尔眨眨眼睛,确实如雷狮所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那些古久的回忆就该放在角落里积灰,而他现在,能够感受到风的吹拂,阳光的照耀,水的流淌,人的温度,这就足够了,这就是真实。


释然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卡米尔回握住雷狮的手,跟上了雷狮的步伐。


“好。”



评论
热度 ( 139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