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苍黄反复

霜天七实月:

*和 @Blood. 的联文


*暗礁AU,前文见雷卡【暗礁】


*目录
*打个广告一个走心的个人志一宣+印调








虽说是重头开始,但谈何容易,毕竟雷狮可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就算会在卡米尔面前放软性子,但长久以往必定酿成大祸。 
负面的能量越累越多,是会压在心底,晕染出一大片黑暗的。 
试想,你喜欢的人在你面前,你伸出手就能触碰到他挺拔的脊梁骨;向前一步就能看见他头顶的发旋;微微侧头就能与他深蓝色的眸子对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忍得住。 
但只要稍微做出些许逾矩的动作就会对上一双深蓝色的,泛着粼粼波光的大海的平静的眸子。 
像是一盆凉水从上浇到下一样,雷狮被浇了个透心凉,什么别的想法都没有了,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继续忍受恋人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却只能以朋友的身份交往的现状。 

不对,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鬼知道是什么奇怪的治病方法让卡米尔只忘记了自己一个人,其他人——甚至卡米尔那条围巾已经去世的原主人都没有忘记,雷狮站得稍远看见卡米尔把一束花放在没有刻字的墓碑前,忘着墓碑沉默半晌才转过头向雷狮说话。 
“走吧。” 
卡米尔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盖住他的眼睛,雷狮从细碎的头发间捕捉到了海水的波澜,毕竟卡米尔这个人真的像大海一样,很多时候看上去平静无波的海面,底下却是翻腾的暗涌,那么学会读懂卡米尔隐藏在平静的面具下的话语,就是一门重要的功课了。 
凑巧,雷狮会,他当然发现了卡米尔一闪而过的悲伤,不过也当然,以前一个那么照顾自己,把自己当做亲人来宠的姐姐一样的角色,为了保护自己而死掉,成为无法抹平的伤口也是理所应当的。 
雷狮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把卡米尔搂进怀里,凑在卡米尔的耳边轻声说话告诉他你不用什么都憋着,你还有我,你是我的指挥官,我是你的白鸽,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依靠我呢?放声哭出来就好了,我会照顾你的,我会布置好一切的。 
哦,当然,雷狮知道这些都不是卡米尔需要的,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拥有独立的人格,他不甘心当任何人的附庸,无论他多么喜欢这个人,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判断——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反而做得不如卡米尔彻底,需要反省。 
雷狮只是想告诉卡米尔他还有个地方可以回去,而不至于沦落到一个人缩在冰冷黑暗的角落舔舐伤口的地步,只是他的手伸到一半就顿住了。 
卡米尔的脊背挺拔——雷狮从最开始就痴迷于他这一点,他会在溢满暧昧气味的情况下,用手指顺着脊梁骨一路滑过娇嫩的皮肤,看见卡米尔平日清冷的眼尾沾染上情色的一抹桃红。而现在,卡米尔的脊背依旧挺拔,他背对雷狮站着,瘦弱的身躯像是在警惕着什么一样,直直的立着。 
雷狮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想起,卡米尔的肩膀好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肯垂下。雷狮一直把这个当做卡米尔作为独立人格的一部分,现在看来却被安上了另一个完全不同意味。 
卡米尔,真的需要他吗? 
或者,换个说法,卡米尔真的需要作为恋人的他吗? 
你看现在,卡米尔忘记了雷狮,但他并不是对雷狮置之不理,而是按照一个正常指挥官对待白鸽的那种态度,两人之间有正常友好的交流,而卡米尔——确实看起来很开心,他能够听安莉洁挽着他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一个下午,也能够在凯莉的医务室陪凯莉做各种实验,还能够和安迷修在资料室泡一个下午,甚至比以前的生活还开心吧? 
就算不开心,那么至少和以前自己是卡米尔恋人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除了偶尔卡米尔露出的那种眷恋而失落的眼神。 
所以,卡米尔真的需要作为恋人的雷狮吗? 
我,真的需要重新让卡米尔想起过去吗? 
雷狮的手在半空中停顿良久还是收了回来。 

下午的时候,两个人踏着最后一抹霞光走进暗礁,身后是被重重关上的暗礁的门,熟门熟路的找到安莉洁的办公室,卡米尔手指弯曲轻轻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卡米尔向雷狮打了个手势,随即轻轻的打开的房门,安莉洁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似乎对卡米尔回来这件事情没有知觉,卡米尔慢慢的走进房间,而雷狮则乖乖的待在外面——当然雷狮能这么乖只是因为卡米尔刚刚那个手势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动,卡米尔轻手轻脚的从安莉洁的桌面上取走一份文件,夹在腋下走出房间,然后再轻轻关上门。 
这是个完美的计划,但肯定不可能这么完美的实施。 
如果是以前的雷狮肯定能做到,但对于现在这个因为心理压力过大而精神恍惚的雷狮而言,什么突发情况都有可能出现。 
比如,平地摔。 
在卡米尔关上门,雷狮转身准备开溜的瞬间,雷狮发出巨大的声响,以一个完美的平地摔的姿势,脸庞与冰冷的地板亲密接触,把安莉洁从睡梦中吵醒。 
也算是很完美了。 
卡米尔是知道安莉洁恐怖到极致的起床气的——如果不是这样他也就没有必要放轻脚步了,他花了大概两秒的时间来思考,到底该和雷狮一起面对安莉洁的怒火,还是一个人逃跑。 
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个选项,拍拍雷狮的肩膀,在雷狮从地上爬起来揉着生疼的脸颊的时候,冲雷狮露出了一个怜悯的表情——用一张平静的脸,着实有点吓人,把雷狮吓清醒了。 
下一秒,卡米尔的身影快速消失在一个转角处,而背后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雷狮想起来了,安莉洁的起床气,他机械的转过头,对上安莉洁灿烂的笑脸。 

“所以你最近,怎么这么精神恍惚?” 
安莉洁泡了一杯咖啡,蒸汽在空中翻腾,安莉洁喝了一口,就被烫得申了申舌头,眉头也皱紧,而她的对面——雷狮坐在一张白色的扶手椅上,手指绞在一起似乎很纠结的样子。 
安莉洁盯了一会雷狮,发现对方没有丝毫想说的意思,眼珠转了一圈,露出一个有些恶性质的笑容,身旁似乎都出现了小恶魔,她刻意放缓声音,声调也拉平。 
“如果你不说,我差不多就要以影响任务完成的理由,开除你作为卡米尔白鸽的身份,让你恢复自由身和编号87545搭档去了。” 
编号87545?雷狮想起了那个有些聒噪的前队友,额角一跳,而且他也不想失去和卡米尔搭档的机会,那么他该做什么也很明了了。 
“我总觉得…卡米尔他不需要回想起我和他以前的记忆。” 
雷狮垂下眸子,难得的露出迷茫与困扰的神情,诚然,雷狮自从上午以后这个问题就一直沉甸甸的压在心里,合着之前积攒下来的负能量,极速发酵,沸腾,像是沸水一样在心底冒泡泡,每一个泡泡都在质疑着雷狮。 
卡米尔真的需要想起来吗? 
万一卡米尔反而是现在比较高兴呢? 
你能保证你们以前的回忆就没有让卡米尔伤心的部分吗? 
雷狮想了很久,他不能,任何感情总是有分分合合,纠结与伤痛几乎是感情的代名词,永远不可能拔除的荆棘上的刺,所以他反而更加迷茫。 
到底,该怎么做。 

真是难得,那个一往无前的雷狮竟然会这么迷茫。 
安莉洁几乎是用看笑话的眼神在看雷狮,然而越看火气越大,雷狮迷茫的样子确实让安莉洁感受到了雷狮对卡米尔的重视——就雷狮平时那个性格,别说因为别人的生活迷茫了,就算朋友在他面前哭丧着脸,眼皮都不会动一下,反而会还那人一个超级恶劣的笑容。 
而现在,雷狮是在非常认真的为卡米尔的生活考虑,甚至会用委屈自己的方式,只是为了卡米尔高兴而已,这换到以前对于雷狮而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这样,也无法浇灭安莉洁心里一截一截冒出的火焰,于是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事情——直接捏住雷狮的领子,眼神可以说是恶狠狠的盯着雷狮。 
天知道她一个指挥官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还是说女人一到自己注意的人就力大无穷?不管怎么样,雷狮感觉到自己的领子绞在一起,勒得他脖子生疼,不仅如此,略微的窒息感也使得雷狮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这才使得他能够清晰的听见安莉洁接下来说的话。 
“你就这么放弃了?你也太看不起卡米尔了吧,你会不知道你对卡米尔有多重要?” 
雷狮无力的张张嘴,按他的想法想下去,实质就是觉得自己在卡米尔心底的地位也许没这么重要,而这不仅是对自己的质疑,更是对卡米尔的不尊重。 
爱情是双向的,如果只是一方对一方的喜欢是不成爱情的,只有双方都把对方放在一个极其重要的地位,这才是爱情,爱情不是简单的依附,不是一句喜欢就能解释得通的事情,是双方的平等、信任与心意相通。 
雷狮似乎想通了一般,而安莉洁也明显察觉到雷狮的变化,捏住雷狮领子的手指松了不少,半晌才彻底放开,冲雷狮挑了挑眉。 
“现在该干嘛要我教你?还是需要像你第一次告白时那样给你下个命令?” 
雷狮咧出一个堪称狂妄的笑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子。 
“不用,那样也太不雷狮的。” 
说完伴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雷狮直接冲了出去,而安莉洁望着自己的手指皱紧了眉头。 
“疼,下次不这样了…一个二个都是这样的,自己想不通钻牛角尖,非要别人提点。” 

雷狮在卡米尔的房间找到了卡米尔——当然,他是直接推门进来的,没有敲门的前戏,他理所应当的看见了卡米尔有些诧异的双眸。 
如果这就诧异了,那接下来可怎么办,眼珠子瞪出来吗? 
雷狮有些发愁的想着,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他反手锁住了门,门锁发出清脆的“咔哒”声,然后他缓缓走近卡米尔,逐渐接近,最后他吻上了卡米尔的唇。 
“卡米尔,我觉得用这样的方法你恢复记忆的几率会大一点。” 
卡米尔的瞳孔放大,而雷狮带着恶性质的笑容加重了这个吻,卡米尔被吻得迷迷糊糊,似乎理智集体离家出走一般,只是在朦胧间想到一个问题。 
幸好雷狮把门锁了。 

评论
热度 ( 105 )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晓梦 | Powered by LOFTER